☆楚君王僭越篡位考略☆

向下

☆楚君王僭越篡位考略☆

帖子  huns 于 周四 五月 06, 2010 12:01 am

楚君王僭越篡位考略

在楚国历史中,僭越篡位者有据可查的至少不下于七例,其中叔弑侄而代者有三例。
   公元前约九、十世纪之交,周孝王时代,周王室渐渐衰微。楚国第四代君主熊渠趁机扩张。兴兵伐庸、杨粤,以及鄂地。熊渠还分封三个儿子为亶王鄂王越章王,封地皆在楚蛮僻地。到了周厉王时代,厉王以其残暴著名,尚欠与之抗衡实力的熊渠畏惧周王室讨伐,撤消三子王封号。熊渠死后,长子早夭次子挚红继位。挚红死后,其子继位。三叔执疵弑杀侄儿而代立,即熊延。
   公元前741年,周平王三十年,蚡冒死后其子继位,叔叔熊通杀蚡冒之子而篡位。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楚武王,我很怀疑明永乐大帝是不是从他这里获起篡位灵感,几如出一辙。这次篡立,也许是楚武王在位时间太长,亦太过强势,所有篡立证剧皆消之殆尽了,使我们无法得知更多的细节。
   第三位叔杀侄儿而代立者是楚灵王。公元前545年,楚康王十五年冬,楚康王驾崩,楚康王子熊麇继位,是为郏敖,康王二弟王子围为令尹。类似于楚成王幼时的令尹子元,此人除了狂追文夫人外,缺少半点狼子野心,终为天下笑。这时的郏敖幼年,实际军政大权掌握在王子围手中。
   康王二弟王子围看来吸取了文王之弟子元历史的教训,他是打定主意觊觎王权的野心家。公元前541年,郏敖四年春上,王子围与晋、齐、宋、卫、陈、蔡、郑国的大夫,许、曹国君会盟于虢,他的野心在国际间也昭然若揭。《左传·昭公元年》记载,王子围公然使用楚王的服饰设施,这件僭服之事让各国代表认定了王子围必篡位而代立,果不其然,这年冬季时机终于来临,王子围前往郑国,尚未出境听闻郏敖生病,立即返回借“入问王疾”,以其冠缨绞杀郏敖。
   弟弑其兄也有三例。公元前822年,周王室因为周厉王出逃,据《史记·周本纪》记载,朝政暂由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史称“共伯和干位”。周王室出现了暂短的“中兴”现象。就是说周宣王初立不久,决心“复文武之境土”。
   此时,楚国也恰逢熊霜时代,据《史记·楚世家》记载:“熊霜六年,卒,三弟争立。仲雪死,叔堪亡,避难于濮;而少弟季徇立,是为熊循。”楚国正紧张地进行争夺君位的宫廷内斗。楚国有些习俗与中原大不同,比如左为大,而中原则右为大,再比如立幼为君。楚成王为了效法中国立长为君,白白丢了王命。据《左传·文公元年》记载“楚国之举,恒在少者。”被认为是母系时代的遗留,因楚位于蛮荒之地,必有落后于中原文明之举。所以,熊霜后才会古怪地产生“三弟争立”事件。
   屈原在《天问》中写道“吾告堵敖以不长,何试上自予,忠名弥彰”,意思是说,熊恽杀堵敖而自立,何以忠直之名愈高?楚文王伐黄返回而驾崩,堵敖继位,也不过是十余岁的孩子,而熊恽更是年幼。他们转入宫廷斗争中,完全是被贵族朝臣所操纵。但客观上,楚成王成了杀兄篡位者。
   公元前516年,楚康王、灵王时代,楚国政局极为不稳。如上说,郏敖四年,康王二弟子围绞杀了郏敖,代立为王,是为楚灵王,此君就是楚国以好细腰出名的那位君主,搞得宫中多饿鬼。楚灵王十一年冬,发兵去攻打吴国。正值大雪飘飞,士兵们只着单衣铁甲,于寒风之中执兵器。楚灵王头顶皮帽,身穿皮衣,足踏锦靴,立于中军帐前吟诗赏雪,连叹“好雪”。使兵士们身心俱寒。次年,楚灵王领兵围攻徐都时,楚康王三子平,四子晰、五子弃疾,如法炮制楚灵王十二年前的一幕,发动了宫廷政变。政变成功后,分配权利以年龄长幼来进行。便推楚康王三子平为王,四子为令尹,五子为司马。
   因楚灵王生死不明,五子弃疾利用这个政局动荡之机,图谋置三、四子于死地。诈称楚灵王驾到,郢城便骚动不安,子干和子晰吓得双双自杀(另说被弃疾杀死)。弃疾代立为楚平王。楚平王更是史上有名,夺自己的太子秦妇,后世唐明皇是不是从中得以无耻的参照不得而知。杀伍奢及子伍尚,伍子胥逃奔吴国。楚昭王时,伍子胥率吴军破楚,掘墓鞭平王尸,一代君王落得如此鞭尸下场,惟楚平王尔。
   以上说了一大篇,其原因是我关注楚穆王的篡位史而已。
   父王死之前要吃熊掌,儿子不同意,父王便很生气,上吊而亡。这是幼年本人从祖父那里听来的楚王传说,他把这件历史事情讲得温婉而少血腥儿。想想做少儿的确不错,只要是对孩子讲出事情,即使再过激烈残暴之事,一经童话抚恤,也会坏得美妙和得体。
   但现在当我面对历史中的楚穆王时,我久久无法遣散心中的阴郁,那是一种对人性深处绞杀般的摧残,使我不吐而不快。于是,我查看楚史,希望从楚国一些宫廷政变中找到与楚穆王可以相媲的生动细节,然而我只是更进一步感到楚穆王篡位的独特性。
   《史记·楚世家》记载这次宫廷政变的详细始末。楚成王因楚国多立幼为太子,为了与中原风俗接近,决定立长为太子。斗勃(子上)当时是成王的令尹(相国)。子上当即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一是楚国立嗣,多为少子,且成习俗,历代较少改变。他作了一些铺垫,便话锋一转,加重语气说,商臣有着黄蜂一样的眼睛,是不是眼珠凸出?丑恶难看,还是黄蜂蜇人眼更显出本性凶残来,我们无法判断,至少是他不是面善之人。子上进一步形容,他说话声音有如豺的厉嚎,这种人必定性格心狠手辣,如果立为太子,必定后患无穷,以至造成国家混乱。楚成王以为子上对商臣多有偏见,没有听从,依然立了商臣为太子。
   商臣得知相国子上曾力阻立他为太子,便怀恨在心,一直伺机报复。这不,机会终于来了。
   公元前627年,晋楚两国开战。楚军抵泜水以南,与晋军隔河相望。晋军大将阳处父并不想与楚国正面冲突,便派使者对子上(斗勃)诈曰:如果挑战应明火执仗,请不要趁对方军队过河袭击对方,最好各退三十里。子上误判晋军是诱激楚军渡河,乘机袭击,同意先退兵三十里。晋大将见楚军退去,便告知自己的将士,楚人已经被我们强大的军威震慑,吓得败逃而走,晋军装着凯旋而归的样子回国。这时,楚军退了三十里后,久不见晋军,才知晋军已经使诈撤回。这时楚国国内谣言四起,太子商臣趁机诬告子上,说他贪生怕死,被起晋人吓破了胆,不敢与晋军开战。
   楚成王听到了几种对子上不利的谣言,暴跳如雷,派人送一把让子上自裁的宝剑,子上羞恨交加地自杀而死。与子上同时征伐的成大心,将真相告知楚成王,王才后悔不迭。事后调查的结果表明,是太子商臣制造事端。楚成王这时发现了商臣乃是邪恶之人,对他厌恶之极,便筹划废立太子之事。
   商臣善于察言观色,也有很强的规避风险的能力。楚成王对他的冷淡,他已嗅出了几分危险,周围常和他套近乎的人,突然莫明其妙地对王子职亲热起来,他更是感到一种来自最高权利方的变化。
   他找来自己的老师潘崇,这是一个诡计多端的人物,正好与商臣太子臭味相投。他很快就帮忙太子耍了个弄清楚王心思的花招。晏请江后,她成王之妹,江国王后,也就是商臣姑妈。潘崇对个性她了如指掌,这是一个脾气暴躁受不了半点委屈的女人,肤浅得心里也藏不住半点事情。她近段一直住在宫中,定会知晓许多内情。
   商臣便快速行动,极尽讨好之能把***请到太子宫殿里,毕恭毕敬地迎拜,尽礼仪之周全,生怕有半点差池。哪知酒过三巡之后,商臣的轻狂劲就显露出来了。他再也不向江后尊酒献菜,与潘崇等人谈些另外的话题,冷漠江后于一旁。这还大算,他大谈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了,就不应该继续活下去了,因为美不复存在,活着只是污染环境。他特别列举自己的姑妈,年轻时是多么貌美惊人,现在这个样子呢?实在是肥得让人惨不忍睹呀。江后进太子宫殿之前,被商臣待侯得飘飘然,哪知几杯浊酒下喉,商臣本性暴露,这几乎让这位姑妈大跌眼睛。她被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搞得如坠云雾之中,也被深深地伤害和激怒了。***跳将起来大怒而去,高声叫骂商臣。这样的轻狂之徒,怎能执掌社稷?难怪王兄要废尔立职为太子的!
   真相大白后,知道自己的王位不保,商臣瘫坐一旁,六神无主求救似地看着潘崇。于是历史上最为一次著名的篡位对话便由此产生。阴谋家潘崇问商臣,你愿意对王子职俯首称臣惟命是从?自然不愿意,本来王位是商臣自己的,现在这只煮熟的鸭子飞了,今后还得如履薄冰地生存下去,因为他的存在对于王子职是个隐患。如果王子职为王之后,便要对他欲加之罪;你愿意过一种失去故乡颠沛流离的生活?这个想都不用想的,寄人篱下,遭人追杀,东躲西藏,自取其辱。还有就是坐以待毙,听凭命运的安排,这个更不是他商臣的性格。以上三条,都做不到。潘崇也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拿出与主子狂赌了一把,他慢条斯理加重语气地说道,如果以上都做不到,只有一条绝路可走,绝去逢生之路,只怕太子不忍下手。商臣毫不犹豫地回答,值此生死悠关之际,还有什么不可以做的?两人终达默契,同时说道,欲掌王权,必行大事。宫庭政变就这样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楚成王过得太自信了,自以为强大无比,对自己的宫殿却疏于防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杀人之夜,商臣以王宫有事为由,出动他自己的卫兵,很快就控制了王宫,等一代枭雄楚成王清醒过来时,他已经成了阶下之囚。楚王色厉内荏喝问围攻王宫的兵土,尔等竟敢造反?兵士明白真相后,一个个胆战心惊不知所措了。这些兵士们垂头丧气,一时茫茫然不知所措。潘崇一看情形急了,大声叫道,尔等走进王宫的一刻,即是犯了大逆不道之罪时,要家灭九族的。就是楚王肯赦免尔等,楚法定也不会饶恕。吾们已经同在一条贼船之上,心乱者斩,志不坚者死,言退者杀无赦!兵土们一听,事已至此,把楚王剁了吧。
   楚成王一见大势已去,便以亲情示之。他对商臣软语求之,尔与吾父子一场,最后满足寡人一个微不足道的愿望。王父喜吃熊掌,已命厨师烹调,等吃了熊掌,虽死无怨。潘崇这时可不能让商臣心软,这可是家灭九族的大罪,必将血流成河,他扛不起。他厉声叫道,熊掌难熟,尔想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定难得逞。说罢,将已经准备好的丝带,扔到楚王是脚下,要他兵不血刃的体面死去。楚王见无力回天,仰天长呼子上的名字,悔不该当初不听忠良之言,酿成今日之祸事,有何面目见地下之忠臣。后世的崇祯帝是用头发遮面,无颜见先祖先帝。看来君王羞愧而死,选择方式如出一辙。
   楚王大叫斗勃之后,把丝带套在脖子上,潘崇求楚王速死,以免夜长梦多,便令两个兵士一人扯住丝带一端,狠狠地一拽,可怜一代枭雄,片刻之间,气绝身亡。
   这时,出现了一点意外,使商臣和潘崇虚惊一场。江后冲了出来,扶楚王尸身大哭,连连后悔不迭,大叫说是她害死了楚王,便将套死楚王的丝带往脖子上一扣,要随楚王同去。潘崇一不做二不休,令兵士如法炮制,江皇后一命呜呼。
   第二天,商臣以楚成王暴疾驾崩诏告天下,名王言顺的继位。
   楚国历史上几位篡位者,如熊延、熊通以及楚成王,王位来得并不一定光彩,但都为楚国的扩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楚武王,被后世评价甚高,而淡漠了他的王位合法性。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楚武王的敢作敢为,没有楚成王的不遗余力打通中原,就没有楚庄王“问鼎轻重”成为战国时期最为重要的政治力量。
   楚穆王弑杀篡位之举,就是在当代的我们看来,依然令人发指。但从历史功绩来看,他也是大有可取之处的君王。公元前624年,也就的商臣当上国王的二年。他见秦、晋两国互相讨伐,灭了江国,应该是他姑妈嫁的国家。这个江国是晋国属国,而国王乃本秦姓。晋秦大战无法分身之时,楚穆王看准了这个机会,吞并了江国。江国改设为县级单位,楚国把在淮河两岸控制的息、弦、黄、江等国和地区连结成了一个整体。
   另据《左传·文公十二年》记载:公元前615年,就是在今安徽六安市东北一带,有几个小小封地上,一些割据的小氏族,有舒蓼、舒庸、等部落。群起叛楚,楚穆王当即立断,亲率大军镇压,叛楚势力土崩瓦解,楚国的势力从淮南一带,向江淮地区扩张。
   我前篇关于说郑的文章中提到过,楚穆王亲率大军征讨郑国,在一个叫“狼渊”的地方(今河南许昌一带),不仅狠狠地教训了反复无常的郑国,还囚禁了郑国的公子坚,公子龙和乐耳,迫使郑国臣服于楚。返回途中,得知太子伐陈兵败,大怒。哪知打了胜仗的陈国人,被一场小胜吓坏了,忙备上贡品,前往楚穆王中军营中求和,楚穆王大喜。
   楚穆王最大贡献在于,他为楚国贡献了“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一代霸主,就是楚成王之孙,楚穆王之子的楚庄王。
   我们以今人的目光审视楚穆王的功与过时,我们依然无法淡漠他就是一位弑父窃国者。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