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学宗教]蒙古帝国与教皇的精神交锋☆

向下

☆ [国学宗教]蒙古帝国与教皇的精神交锋☆

帖子  huns 于 周四 五月 06, 2010 12:05 am

蒙古帝国成立以后,在1236-1242年间,蒙古帝国远征欧洲并进行残酷的屠杀和破坏,引起了欧洲各基督教教国家的极大恐慌。教皇英诺森四世接到中东欧被蒙古蹂躏地区的报告后,派遣加宾尼等人出使蒙古帝国,希望和蒙古人交涉,让他们停止屠杀基督教徒,并了解蒙古帝国情况。加宾尼于1245年4月16日出发,用大约两个月时间,到达伏尔加河蒙军西征军总指挥拔都的营地,向拔都递交罗马教皇给蒙古可汗的信件。拔都此时正在和窝阔台家族发生激烈矛盾,为了避免火上加油,就拒绝接受信件,而是将加宾尼等人送往哈剌和林的蒙古中央权利所在地。
  
  加宾尼等人经过漫长劳累的旅途,穿过花剌子模等地,最终到达哈剌和林行宫,刚好赶上蒙古可汗贵由登基仪式。他们在贵由帐营居住了四个月。于1246年11月开始返回。于1247年秋天到达里昂,向教皇呈献了贵由的回信,和自己见闻的详细报告。作者大约在1248-1252年间去世,他的报告却广泛地流行于欧洲各国,并被翻译成为各种文字。加宾尼报告是宝贵的第一手历史资料,成为后世研究蒙古帝国的必读书籍。
  
  下面的信件是意大利主教约翰·普兰诺·加宾尼带给蒙古可汗的。



   教皇英诺森四世致蒙古皇帝的信:
  
    人类由于第一代男人的罪恶而堕落了,由于魔鬼因嫉妒而提了一个狡猾的建议,使人类堕落。天父上帝,怀着难以形容的慈爱心情注视着人类的不幸命运。并且由于他极伟大的慈爱精神,渴望仁慈地把人类拯救过来。因此大发慈悲,从天堂的崇高宝座派遣他的独生子降临凡人世界,作为他的代表——他的独生子,是由于圣灵的作用,在一个优先挑选出来的童贞女的胎中怀孕,并在那里穿上人类肉体的衣表,然后从那里经由他母亲的童贞仍在关闭的门,来到人世,以一种人人可以见到的形像显示了他自己。生来就具有理智的人性,适合于用永恒真理,作为其最最精选的食粮来取得营养,但是,由于人性,作为对其罪恶的惩罚,被束缚在致命的枷锁上,以致它的能力大为削弱,因此它必须使用从可见事物得出推论的方法,来努力了解理智食粮的不可见事物。
  
    人类的造物主已经可以见到了。虽然他的本性并没有变化,他却长着同我们一样的肉体,这是为了,由于他是可见的,他就可以***追随于可见事物后面的不可见的事物回到他自己身上,用他有益的教导来塑造人们,并用他的教导向人们指出达到完美境地的途径、遵循他神圣生活方式的典范和他的福音教导。他不惜屈尊忍受在残酷的十字架上死去的痛苦,是为了可以通过他的现世生命受刑结束,让人类永久死亡的刑罚也从此结束─这种刑罚,是人类世世代代由於他们第一代祖先的罪恶而蒙受的─并使人们可以及时地从他带着死亡苦味的圣餐杯中喝到永生甜蜜的露汁。在我们和上帝之间的中保。应该既有短暂的生命,也有永恒的全福。这样,由於有短暂的生命,他就可以同那些注定要死亡的人们一样,由於有永生的全福,他就可以把我们从死亡过渡到永生。
  
    因此,他为了替人类赎罪,献出自身作为牺牲,而且,他击败了不使人类得救的敌人,把人类从奴役的耻辱中抢救出来,使之享受自由的光荣,并为人类打开了天堂国度的大门。然后,他从死亡中复活,升入天堂。他把他的教皇留在世上,并且在教皇由于三位一体的证据而证明了他对人类的巨久不变的爱以后,把保护人类灵魂的责任交付给教皇,希望教皇留心地注视着人类的得救─为了人类的得救,他曾经降低了他崇高的尊严;他把天堂的钥匙交给教皇,有了这把钥匙,教皇和他的继任者们就有了向一切人打开和关闭天国之门的权力。我们虽不配当比重任,由于上帝的安排,现已继任教皇之职。
  
    因此,我们在履行一切岗位上承担的其他责任以前,把我们警醒的注意力集中到拯救你们和其他人的问题上。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特别倾注心血,以勤奋的热情和热情的勤奋孜孜不倦地始终注视着这个问题,以便我们能够在上帝慈悲的帮助下,把那些误入歧途的人们引导到真理之路,并为上帝赢得一切的人。
  
    然而,我们不能在同一个时间里亲自来到各个不同的地方,这是我们人类状况的本性所不许可的。因此,为了使我们不显得在任何方面忽视那些远离我们的人们,我们派遣谦卑谨慎的人到他们那里去,作为我们的代表,通过他们,我们便可履行我们教皇对他们的天职。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们认为把我们衷爱的孩子、葡萄牙人劳伦斯传道及其方济各教会的同伴派到你们那里是合适的,他们就是这封信的信使,他们有非凡的宗教精神,品行高尚,精通《圣经》知识,因此,你们如果遵循他们的有益教导,就可以承认上帝的真正儿子耶稣基督,并通过皈依基督教,来崇拜他的光荣名字。因此,我们劝告你们全体人民,请求、并真诚地恳求你们,出于对上帝和对我们的敬畏,和善地接待这些传道人,并象接待我们一样,用体贴的方式接待他们,并且在他们代表我们向你讲的那些事情上,以不虚伪的诚实态度对待他们。我们并且请求你们,除了关于上述对你们有益的事情上同他们商谈外,还发给他们一份护照和他们在来回旅途中所需的其他必需品,以便在他们愿意时能够回到我们身边来。
  
    我们认为把上面提到的几位传道人派到你们那里是合适的,他们是我们从众人中特别挑选出来的,经过多年的证明,他们是一贯遵守并精通《圣经》的,因为我们相信,他们遵循我们的救世主的谦恭精神,因此对你们会有很大帮助。我们无法找到对你更为有益、更能让你接受的传道士、或其他能力更强的人。
  
    由于不仅是人类,而且甚至无理性的动物,更确切地说,甚至组成这个世界的各个成分,都被某种天然法则、按照天上神灵的模式结合在一起,造物主上帝将所有这些分成为万千群体,使之处于和平秩序的持久稳定之中,因而,我们被迫以强硬措词表示我们对你的狂暴行为的惊讶就并非是没有道理的了。  
    
    我们听说,你侵略了许多既属于基督徒又属于其他人的国家,蹂躏它们,使之满目荒凉。而且,你以一种仍未减退的狂暴精神,不仅没有停止把你的毁灭之手伸向更为遥远的国度,而且打破天然结合的纽带,不分性别和年龄,一律不饶。你们挥舞着惩罚之剑,不分青红皂白地向全人类进攻。因此,我们遵循和平之王的榜样,并渴望所有人类都应在敬畏上帝之中和谐地联合起来共同生活,兹特劝告、请求并真诚地恳求你们全体人民:从今以后彻底停止这种袭击,特别是停止迫害基督徒。而且,在犯了这样多和这样严重的罪过之后,你们应通过通省过忏悔来平息上帝的愤怒——你们的所作所为,严重地激起了上帝的愤怒,这是毫无疑问的。
    
    你更不应该被在下列事情鼓励下,进一步犯下野蛮罪行,这就是:当你们们挥舞暴力之剑进攻其他人类时,全能的上帝到现在还允许很多民族在你们面前纷纷败亡;这是因为有时候上帝在现在的世界,会暂时不惩罚骄傲的人,因此,如果这些人不约束自己,在上帝面前低下头和内心表示谦卑,那么,上帝不仅可能不再延迟在今生对他们的惩罚,而且可能在来世格外加重其恶报。因此,我们认为把我们钟爱的孩子及其同伴,即这封信的使者,派到你处是合适的。他们有非凡的宗教精神,德行圣洁,精通《圣经》知识。请出于对上帝的敬畏,象接待我们一样和善地接待他们,并且在他们代表我们向你讲的各项事情上诚实地同他们商谈。当你就上述事项、特别是与和平有关的事务同他们进行了有益的讨论时,请通过这几位教士使我们充分地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驱使你去毁灭其他民族,你未来的意图是什么,并请给予他们一份护照和他们在来回旅途中其他必需品,以便在他们愿意时,即可回到我们身边来。
  
    1245年3月13日 于里昂




  
   蒙古可汗贵由致教皇英诺森四世的回信(1246年)
  
    我们,在长生天力量下的宇宙大国
  
    我们的命令:──
  
    这是送给教皇的一份译本,以便他可从回回语言收到并了解信中的内容。
  
    在可汗的国土举行大会时,你提交的请求书,已从你的使者那里收到了。
  
    如果你的使者返回你那里汇报,那么你,教皇,和你所有的君主们一道,应该立刻亲自过来来为我们效力。那时,我会详细告诉你一切规矩。
  
    你又说,你曾向上天祈求和祷告,希望我接受洗礼。我不懂你的这个祷告。你还对我说了其他的话:“你夺取了匈牙利人和其他基督徒的一切土地,使我十分惊讶。告诉我们,他们的过错是什么。”我也不懂你的这些话。长生天杀死并消灭了这些地方的人,是因为他们既不服从成吉思汗,也不服从(窝阔台)可汗,又不遵守长生天命令(成吉思汗和可汗都是奉派来传播长生天的命令的)。他们象你所说的话一样粗鲁无耻、傲慢自大。他们杀死了我们的使者。任何人,怎么能违反长生天的命令,依照他自己的力量抓人或杀人呢?
  
    虽然你又说,我应该成为一个虔诚的聂思脱里(基督)教徒,崇拜上天,并成为一个苦行修道者,但是你怎么知道长生天要拯救谁、对谁真正表现出慈悲呢?你怎么知道你们的这些话是得到长生天批准的?从日出的地方,到日落的地方,一切土地都已被我征服了,谁能违法反长生天的命令完成这样的事业?
  
    现在你应该真心诚意地说:“我愿意投降并为你效力。”你个人位居一切君主之上,应立即过来为我们效力并给我们进贡。那时你才会得救。
  
    如果你不遵宁长生天的命令,如果你不理睬我的命令,我就把你当做敌人。同样,我会让你明白这话的意思。你不按照我的命令做,其后果只有长生天才知道了。
  
     (回历644年6月末)
  
     可汗的大印
  
     在长生天力量下的大蒙古帝国、全人类统治者的命令,命令所到之处的臣民必须恭敬地服从。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24897.shtml


蒙古帝国皇帝与罗马教皇的精神交锋和联盟 2008/08/12

(驻意大利使馆政治处 杨雁雁)
  对于欧洲中世纪的人来说,中国是一个未知世界,几乎不存在。在想象中,那是迷人的异国风情与可怕的形象并存的地方。在13世纪,蒙古帝国的铁木真组建强大的军队,1215年攻陷中都(现北京)并占领繁荣的中国北方后,掉头直指西方。1241年,成吉思汗继任者窝阔台制下的铁骑象飓风席卷欧洲的心脏。他们入侵匈牙利,掠夺波兰,消灭了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的军队,然后转向奥地利,一直杀到了亚得里亚海边的弗留利(现意大利东北方)和达尔巴提亚(现克罗地亚)。正如意中世纪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所称:“(蒙古军队)到亚德里亚海洗战马”。12月11日,窝阔台的死讯遏制了蒙古军队大规模的军事攻势,蒙古铁骑又象潮水般地退回了境内。

  欧洲处于一片恐慌,最终各国君主决定以外交手段解决问题。于是,一些勇敢的传教士,在马可·波罗到达上都的30年前,作为教皇的外交使节,远赴万里之外的东方,开始了传教和外交相结合的使命。1245年在里昂举行的主教大会上,讨论了“反对鞑靼人的举措”(Remediium contra Tartaros),教皇英诺森四世(InnocenzoⅣ)决定向蒙古宫廷派遣由方济各会修士乔瓦尼·迪皮安·德尔·卡尔皮内(Giovanni di Pian del Carpine)率领的宗教外交代表团,向大汗递交一份教皇勅令。勅令发出了两个信号:
  “我们强烈地向您表示我们的忧虑,因为你们已经占领了众多的基督教和非基督教的国家,你们蹂躏那些国家后使之成为荒凉之地,他们仍在顽强地抵抗你们伸向更远处的破坏之手……我们警告、祈祷并且强烈地哀求你们放弃新的进攻,尤其是放弃对基督徒的迫害”。
  “我们遵循“和平之王”的榜样,希望所有的人都团结起来,并和谐生活在对上帝的信仰中。”
  窝阔台之子贵由汗(Guyuk)接见了卡尔皮内修士,傲慢而自信地答复英诺森四世:
  “如果教皇您及所有的国王希望与我们达成和平,就别犹豫到我们这里来,听听我们的回答和愿望……您说,我造成了大量基督徒,尤其是波兰人、莫拉维人和匈牙利人的人间惨剧,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他们不服从长生天的旨意,也不忠于成吉思汗,所以长生天下令消灭他们并把这个使命托付给我们。……从太阳升起到日落的所有土地,都从属于我。谁能违背长生天的意志?如果您不遵循长生天的意志,不听从我们的建议来祈和,就意味着向我们宣战。其结果,只有长生天才知道。”
  “您希望我们受洗礼、成为基督徒,我同样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你们西方人,以是基督徒为荣而蔑视其他人。但你们怎么能够知道,上天把他的恩宠给了谁了呢?我们热爱长生天,长生天赋予我们力量,踏遍东方和西方……”
  随后,法国国王“圣人”路易派遣多明我修会修士安德烈·德朗朱莫、教皇英诺森四世派遣古列尔莫·德鲁布鲁克修士相继来到东方,向蒙古帝国的当权者递交书信。忽必烈甚至委托商人马可·波罗的的叔叔们-马太和尼可洛带信给教皇克莱门特四世,请其“派遣至少100名能工巧匠和宗教专家”。波罗家的两位叔叔在返回元朝大都时,给忽必烈带来了两份礼品:教皇格里高利十世的复信和马可·波罗。
  在接近13世纪末时,元朝与***地区的对立已经相当严重;伊斯兰教几世纪以来,一直是基督教的敌人。欧洲发现,蒙古军队既入侵基督教世界,也侵略了伊斯兰国家,他们并没在宗教信仰的基础上选择敌友。因此,欧洲君主们希望试探与蒙古帝国建立起反伊斯兰教的联盟。这个建议似乎得到了元朝皇帝的支持。1289年,元朝皇帝致信给法国国王表示:
  “我们同意您派遣的使节说的话,我们将在虎年冬天的最后1个月出兵,在春季的第1个月的第15天到达大马士革。我们将遵守诺言,在约定的时间派出军队。我们将占领耶路撒冷,并将其归还给您”。
  1302年,海山汗致信教皇博尼法乔八,催促他派兵反对苏丹:“我们正在做我们应当做的事情。您应当动员您的军队,派遣他们与功丹作战。不要迟于我们约定的时间。……您向滕格里祈祷,并准备好您的军队吧!”
  但随着东西方政治形势的风云变幻,这种精神上的军事联盟并未变成现实。
  这些信件目前均保存在梵蒂冈的秘密档案中。通过特殊渠道,在意大利特莱维索市举办的一次元代文物展览中才得以重见天日。
  7个多世纪后,当我们翻开这段尘封的历史,怎么也没有想到,崇尚金戈铁马的蒙古帝国,竟然与欧洲的君主们神交已久,在外交书信上或唇枪舌剑或温言礼让,促成了中西方当权者的直接对话,使相互之间的了解明显增加。可以说,与西方世界的正式官方往来可以追溯到蒙古帝国(元朝),从卡皮尔内到马可·波罗,中西方在13世纪的交往实在是丰富多彩,令人目不暇接。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