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戏说]公元前204年大选,汉党刘邦VS楚党项羽纪实◆

向下

◆[乱弹戏说]公元前204年大选,汉党刘邦VS楚党项羽纪实◆

帖子  huns 于 周四 五月 06, 2010 12:12 am

公元前206年的大选,是在秦二世嬴胡亥的秦党土崩瓦解之后展开的。秦党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赢得全国大选的党派,在长达500多年“春秋战国时代”中,他们利用自己地方偏僻、竞选资金充足的优势,先后夺取了关东各州的州长、议会席位,并先后吞并了韩党、楚党、齐党等“关东六小党”,并顺手解散了自称正统的“周天子党”,打破了周天子党800年来垄断总统职位的历史。公元前221年,秦党伟大的第37任主席——嬴政获得了全国36个郡的全部538张选举人票,在竞选委员会主任李斯、筹款委员会主任王翦、宣传策略委员会主任蒙恬等人的帮助下,终于登上总统宝座,并一举拿下参众两院所有议席和全国36个州长席位。
  
  但是,嬴政担任总统期间,大量增加国防开支,修建“北方草原防御系统”,简称长城,使政府财政赤字不断;又征发70万劳动力修建新总统府——阿房宫和总统陵园,国库拿不出钱来,只好大搞减税。虽然百姓怨声载道,但嬴政毕竟是一铁腕总统,又有充足的竞选经费,楚党、齐党虽然阴谋翻盘,但每次都被秦党铺天盖地的竞选广告吞没,秦党指责齐党以诸子百家为幌子,暗地勾结恐怖分子张良,阴谋在博浪沙刺杀嬴政总统,幸亏被中央情报局特工破获,否则国家安全必将受到严重危害。在经过精心宣传后,嬴政向国会提出了《焚书法》和《坑儒法》,秦党议员当即以全票通过,齐党的宣传手册、竞选广告全部被堆积焚烧,齐党上层头目都被当作“基地”组织成员,被取消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齐党顿时一蹶不振。
  
  楚党在江南拥有非常强大的群众基础,嬴政为了压制楚党,多次到江南拜票,坐着船从会稽郡一直跑到长沙郡,接见群众累计达500万人次,印发秦党传单3000万份之多,史称“百日大拜票”活动,楚党势力遭到了严重打击,在地方选举中纷纷落马。然而,就在嬴政到江东拜票时,楚党选举委员会主席项梁、副主席项羽混在人群中仔细观察,发现秦党的竞选策略无非那么几招,项羽甚至发出了“老子也可以取代他当总统”的豪言壮语,但终于由于竞选经费不足,不敢发起挑战,眼睁睁看着嬴政拉走了300万张选票。项梁利用手头的一点资金,在江东开设“楚党选举培训班”,培训了一批号称“八千子弟兵”的竞选骨干力量,这群人既有筹款能力又有宣传能力,还具有很高的个人魅力,楚党又渐渐强大起来。
  
  公元前208年,第一任秦党总统嬴政在河北沙丘拜票途中不幸病逝,享年50岁。嬴政生前指定副总统嬴扶苏继任总统,但国务卿李斯害怕嬴扶苏用国防部长蒙恬取代自己,就与白宫办公厅主任赵高合谋,派刺客暗杀了扶苏、蒙恬,硬是让资历最浅的参议员嬴胡亥接任总统。此举一出,天下大哗,秦党党员纷纷指责胡亥违宪,胡亥听信了赵高这个狗头军师的馊主意,大肆开除反对派党员,剥夺反对派党员的竞选经费,搞的秦党人人自危,动荡不安。国务卿李斯发现情况不对,就想向参议院提出弹劾胡亥,可惜还没来得及提出,赵高就先下手为强,说服胡亥罢免李斯,任命自己当国务卿。秦党内部一片兵荒马乱,大财团纷纷抽出资金,秦党竞选队伍士气低落,各地州长、议员席位纷纷失守。
  
  胡亥刚上台没几天,陈胜、**两个农民就在楚地的大泽乡成立了一个新的“张楚”党,靠着几个逃避兵役的农夫,居然夺下了陈郡的州长席位,并建立了一支十多万人的支持者大军。陈胜大胆地提出了“总统州长宁有种乎”的竞选口号,并把自己的竞选广告挂在杆子上,到附近各州去发动地毯式宣传,一时整个楚地都是张楚党的竞选广告,张楚党副总统候选人**洋洋得意地说:“照这样下去,两年之内一定能拿下白宫!”就在张楚党民意测验支持率不断攀升之际,陈胜却骄傲轻敌起来,居然挪用财团捐赠的竞选经费给自己修州长官邸,结果很快被陈郡参议院弹劾,只当了六个月的州长就销声匿迹。陈胜任命的竞选班子成员周章、武臣等人,也纷纷借机成立新的政党给自己拉票,结果在秦党的集中火力之下全线崩溃,一个州长席位也没拿到。张楚党就这样昙花一现的消失了。
  
  击败了张楚党这个竞争对手,胡亥刚想喘口气,楚党的项梁、项羽、刘邦等人纷纷跳将出来,到广大农村去发动选民,楚党的支持率一下子攀升到十五年来的最高点。楚党这次还推出了一个极有魅力的总统候选人——义帝熊心!据说这位熊心是楚党前总统候选人楚怀王的后代,虽然楚怀王在大选中败给了秦昭王,连竞选总部所在的南郡州长职务都给秦党一举拿下,但许多楚党人还是认为他非常富有人格魅力,他的曾孙子熊心当然也不会例外。果然,熊心赢得了广大楚地农民选民的支持,赵党、韩党等阴谋东山再起的小党也纷纷走到了楚党的大旗下。赵党利用楚党资助的竞选经费,在巨鹿州长竞选中一路遥遥领先,胡亥再也坐不住了,连忙派遣“拜票专家”章邯到巨鹿进行竞选辩论。章邯果然是一竞选高手,第一轮州长选举辩论就把赵王骂的狗血淋头,赵王民意测验支持率狂降20个百分点,虽然韩党、齐党先后投入竞选经费帮助赵党,但回天无力,眼看秦党的章邯就要夺取州长宝座。
  
  关键时刻,赵王找到熊心求救说:“我们韩赵魏三党的一半竞选经费全压在巨鹿了,要是巨鹿拿不下来,我们可就全完了!”这时项梁已经在前往洛阳拜票途中心脏病突发去世,他的侄子项羽连夜赶往巨鹿参加第二场州长竞选辩论,以破釜沉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泰山压顶的气势,一举将章邯引诱进自己的辩论陷阱,连续丢分。辩论结束后,项羽又向报纸捅出章邯在辩论中使用遥控器,接收场外指导的丑闻,章邯的支持率顿时降到最低点,赵党和楚党联合夺取了巨鹿州长选举的胜利。这次胜利,也敲响了秦党的丧钟!
  
  (未完待续)
  巨鹿选战失败后,秦党内部土崩瓦解,总统胡亥的民意测验支持率降到20%,秦党在南方的主要力量——南海州长赵佗干脆扯旗闹独立,带着几百万竞选经费脱离了胡亥阵营,成立了“南越党”,一举拿下桂林、象郡的州长席位。眼看胡亥众叛亲离,赵高见风使舵,游说参议院弹劾胡亥,胡亥总共当了一年多总统就被赶下台了,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弹劾的总统。副总统子婴继任总统,第一件事情就是罢免赵高,并将其开除出党,派人和楚党讲和,企图平分天下,苟延残喘。但楚党的刘邦、项羽两大竞选天才哪肯住手,仗着手中竞选资金多多,向秦党的老巢——关中地区投放了长达240小时的恶意广告,把秦党从第一代祖宗开始一个个骂了个体无完肤,并集中火力抨击了秦党的增税政策以及严刑峻法政策。刘邦还亲自抵达咸阳,向咸阳选民承诺:“我上台之后,将推动国会废除刑法,废除焚书坑儒法,只保留杀人罪、伤害罪和抢劫罪!”凭着这“约法三章”,刘邦在关中支持率大增,顺利拿下州长职务。
  
  子婴眼看败局已定,急忙跑到刘邦竞选总部和他握手,希望给选民留下“宽容谦虚”的印象。可惜大选日已经迫在眉睫,楚党民意测验支持率领先太大,子婴怎么追也追不回来了。一个月后,大选结果揭晓,楚党总统候选人熊心获得32个郡的498张选举人票,秦党总统候选人嬴子婴只获得可怜的30张选举人票,连任失败,被迫黯然离开白宫,完成了天下统一后的第一次政党轮替。熊心的竞选搭档项羽当选副总统,天下36郡的州长职务也分别被楚党、齐党、赵党、南越党等瓜分,秦党连国会席位都没拿到一个……这次大选失利后,秦党离心离德,竞选经费全被抽走,骨干成员改换门庭,连竞选专家章邯都投奔项羽,做了楚党的首席竞选顾问。秦党垮台了,楚党上台了,然后……楚党内讧开始了。
  
  首先发难的是副总统项羽。项羽认为,楚党之所以能在大选中势如破竹,主要是自己帮助夺取了巨鹿选战的胜利,大大提高了反秦联盟的士气,不仅夺取了州长席位,也提高了楚党在河北乃至全国的民意测验支持率。而熊心坐在竞选总部什么事都不做,却白拣了一个总统宝座,是可忍,孰不可忍!再说,刘邦不过一个沛县农民,靠手下的萧何、曹参等马仔敲诈工商业者,骗来大笔竞选资金,居然夺取了关中州长职位,这可是自己都垂涎三尺的地盘啊!是可忍,孰不可忍!项羽于是指使章邯在关中整刘邦的黑材料,把刘邦婚外恋、酗酒、结交黑社会的种种罪状全部抖了出来,关中选民顿时感到自己受了欺骗,集体要求重新选举州长。可怜刘邦屁股还没坐热,就在重新选举中败下阵来,州长职位落入章邯之手……幸亏听从萧何的计策,刘邦把剩下的竞选经费全部投入汉中州长竞选中,总算抢了个汉中州长的职务,不至于成为无业游民。
  
  吃了这个大亏,刘邦自然对项羽恨之入骨,只是碍着熊心总统的面子,不好跟项羽闹翻而已。谁知刚过几个月,项羽趁熊心总统到长沙视察之机,派出刺客将其枪杀,导演了一场“枪击案”的千古迷案。由于项羽财大势大,又控制了中央情报局,因此无人敢指证他,他顺理成章地继任楚党第二任总统。刘邦看到这个天赐良机,当即拍案而起:“组建新党,为熊总统报仇!”与手下马仔萧何、曹参、陈平等人一道退出楚党,组建了自己的“汉党”。竞选目标是前204年的下一届总统大选,首先目标是夺回关中!
  
  刘邦对自己党的筹款能力是很有信心的,汉中、巴蜀都是大财团聚集地,加上萧何这个筹款能手,竞选资金绝对不成问题。重要的问题是缺乏宣传策略高手,面对项羽铺天盖地的恶意广告,刘邦阵营根本拿不出应对策略,坐看自己的支持率节节降低。这时,萧何向刘邦举荐了一个宣传能手——淮阴人韩信。韩信虽然知名度不高,但精通竞选兵法,只是在项羽手下不得重用,才跑到刘邦阵营来混口饭吃。刘邦跟韩信聊了五分钟,一拍即合,相见恨晚,当即任命他为自己的竞选策略委员会主席。轰轰烈烈的楚汉选战,至此正式拉开帷幕。



  楚汉选战开始时,项羽占尽优势,刘邦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只有发生奇迹,才可能夺下总统宝座。大致形势是这样的:
  
  项羽的竞选总部设在彭城,属于西楚地区,西楚、东楚、南楚三个大票仓基本全是项羽的地盘,州长、议员也都是项羽的人,号称楚党的“铁票”。淮南的彭越、九江的英布也是项羽竞选班子的大老,只要有他们在,楚地的120张选举人票铁定归项羽。再往北是齐地,那是齐党的地盘,不过齐党分成三股力量互相争斗,后来又跑出来一个田荣,企图并吞三齐,统一齐党,向总统宝座发起冲锋,无奈他竞选经费太少,在齐地还可以掀起点风浪,想跟项羽斗简直是找死。齐地的90张选举人票,项羽想拿是很容易的事情。再往北就是赵党、燕党、魏党的地盘,这三个党都胸无大志,宁可支持项羽连任总统。洛阳一带是韩党的地盘,韩党竞选委员会主席张良曾是基地组织高级成员,是搞政治暗杀的行家,一贯偏向刘邦,是项羽的心腹大患。最西边是关中州长章邯,他现在已经是楚党的人了,其演讲能力远远超过刘邦,仅次于项羽,刘邦想跟他斗那是死路一条。所以总体看来,刘邦除了能拿到汉中、巴蜀的60张选举人票,可以争一争河南的12张选举人票外,其他地方一票都捞不到,剩余466票全是项羽的。
  
  刘邦的竞选总部设在汉中,虽然有巴蜀财团的大把竞选资金支持,但汉中毕竟是个小城市,连CNN的电视转播都看不到,更别说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了。刘邦做梦都想把竞选总部迁到关中去,但关中现在是章邯的地盘,怎么办?只有抢。究竟怎么抢法,韩信给刘邦制订了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竞选方针,萧何、张良一看,大喜,拍着桌子叫道:“这下章邯死定了!”韩信这就率领十万志愿者大军,浩浩荡荡杀奔关中拜票去了。
  
  公元前206年,汉党竞选策略委员会主任韩信突然出现在《关中日报》头版头条。在《关中日报》的独家专访中,韩信严厉指责章邯州长严重***受贿,在栈道修建工程中收了包工头的红包,建出来的栈道都是豆腐渣工程,根本不防火,一点就着。为了证实消息的可靠性,刘邦还专门派樊哙去关中栈道放了把火,八百里栈道在一夜之间烧了个精光,史称“栈道门”事件。此消息一出,章邯民意测验支持率大减,不得不成立“栈道门调查特别委员会”,并亲临栈道废墟进行现场办公。谁知道这恰恰中了韩信的调虎离山之计,韩信趁章邯不在,急忙在长安召开记者招待会,声称章邯早年跟一陈仓女子搞婚外恋,有一私生女,一直在陈仓长大,经过陈仓医院的DNA鉴定,证明确实是章邯之女云云(其实陈仓医院早已被韩信用100万大洋买通),这种没有道德的小人怎么配当州长?此言一出,举国大哗,史称“陈仓门”事件。
  
  可怜章邯州长为了修复栈道,在第一线连续工作了48小时,等他回到长安时,各大报纸的头版早写满了“陈仓门事件”的大标题,CNN和CBS都在第一时间推出了“章邯私生女”的独家专访。章邯错过了最佳反击时间,现在已经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在各大媒体的一致抨击下,只好宣布主动辞职,刘邦趁机在补缺选举中不废吹灰之力夺回了关中州长的职务,关中彻底倒向汉党。韩信初出茅庐第一仗,就把楚党打了个灰头土脸,史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经典战例,关中的40张选举人票也成了汉党的囊中之物。
  话分两头,虽然刘邦在关中打了个大胜仗,项羽这边也没闲着,利用竞选委员会主任范增的计谋,把齐地全部拿下了。原来齐党小头目田荣不知道从哪里拉来一大笔竞选经费,在齐地展开了一场浩大的宣传攻势,企图把亲项羽的三个州长赶下台,自己取而代之。面对田荣的嚣张气焰,范增建议项羽采用“引蛇出洞”战法,先保持沉默,任凭田荣买断CNN广告时间,在齐地大街小巷贴满竞选传单;过了一个月,田荣竞选经费开始枯竭,范增遂亲自捉刀,写了一篇题为《是齐地人民的救星,还是倭寇手下的跳梁小丑?》的重量级文章,指责田荣的竞选经费是日本财团赞助的,要不然他在东海上居住了那么久,哪来那么多钱?接着,范增又花高价雇佣演员数十人,依次在电视屏幕上露面,详细地描述自己“亲眼目睹田荣收受日本财团政治献金”的过程,说的有鼻子有眼睛,比单田芳的评书还更具娱乐价值,田荣的支持率一夜之间暴跌20个百分点,资助人也纷纷抽出经费,田荣的政治生命宣告结束。范增又趁热打铁,推出了题为《爱国英雄项羽》的系列电视宣传片,历数项羽担任总统来抵制日货、增加军费的“爱国事迹”,项羽在齐地的支持率一路飑升,眼看齐地的90张选举人票也是唾手可得了。
  正当项羽阵营集中竞选资金猛攻齐地,企图一举拿下齐地这个大票仓时,刘邦阵营却想出了一个更毒辣的主意:到敌人后方去,让他来个后院起火!经过竞选策略委员会主任韩信、宣传委员会主任陈平等人的周密调查,发现项羽把他的整个竞选班子都带到齐地去了,老巢彭城竟然空无一人!虽说彭城父老大多支持项羽,但也绝不是铁板一块,如果看准这个大好时机,在项羽的竞选总部煽风点火一番,对楚党肯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于是,汉党总统候选人刘邦、副总统候选人刘盈、竞选策略委员会主任韩信、竞选班子碰头会召集人张良、宣传委员会主任陈平、拜票委员会主任周勃等人倾巢出动,乘上“汉党必胜”号竞选小火车,浩浩荡荡杀奔彭城而来。
  
  刘邦到达彭城后,听说项羽还在齐地,一时半会回不来,不禁大喜过望,当即召开记者招待会,CNN、ABC、CBS、FOX、美联社、合众社、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记者数百人到场,亲耳聆听了刘邦朗诵的《炮打项总统——我的一张大字报》,其中列举项羽十大罪状:指使章邯污蔑刘邦,阴谋夺取刘邦的关中州长职位;不听熊总统号令,在巨鹿选战前夕擅自将选战协调委员会主席宋义开除出党;阴谋暗杀熊总统,制造“枪击案”,篡夺总统宝座;生活作风极端不检点,有严重******问题……等等等等。刘邦本来以为这十大罪状是百万吨级的原子弹,即使不能把彭城炸飞,至少也能炸飞一半,谁知CNN记者听了之后直摇头:“什么破烂玩意!我们还以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独家大新闻呢。”彭城父老听到“十大罪状”的广播后,更是群情激昂,打着“誓死拥护项总统”“楚党必将以压倒优势赢得大选”的横幅,在大街上进行十万人游行,把刘邦居住的香格里拉酒店围的水泄不通。张良看到情况不妙,连忙对刘邦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还是先回关中吧!”刘邦却嘴硬地说:“怕什么怕!等项羽回来,跟他舌战三百回合再走!”同时悄悄打电报给留守关中的筹款委员会主任萧何:“彭城选战不利,宣传经费花的差不多了,还没有打开局面。你务必要榨干巴蜀大财团的油水,保证源源不断的经费供应!”
  
  第二天早晨,刘邦正准备召开第二次记者招待会,只见周勃面如土色地跑进来说:“不好啦!项羽乘坐‘空军一号’专机,从齐国都城临淄飞回彭城了!现在正在机场发表演讲,CBS现场直播!”刘邦忙打开电视,只见项羽拿着厚厚一叠材料,严肃地讲道:“经过联邦调查局特工的连夜调查,发现刘邦早年担任沛县泗水亭长期间,累计偷税漏税30次之多,逃避兵役3次,虚开增殖税专用发票不计其数。最高检察院已经准备对其提起公诉,如果证据属实,犯罪嫌疑人刘邦将面临10年以上、30年以下有期徒刑。”刘邦看后,嗤之以鼻:“想拿这种脏水泼我?骗谁啊?你谋杀熊心又该判几年徒刑?”谁知项羽话锋一转,又说道:“据调查,刘邦在沛县有一个私生子,叫做刘肥,是跟一个乡下妇女通奸后生下的……”刘邦当即面如土色,暗暗叫道:“完了!这件事情怎么被项羽知道了?大敌当前,我家里先要四分五裂了!”当即下令竞选班子乘上火车,星夜赶回关中。回到关中,只见留守委员会主任樊哙哭丧着脸迎上来说:“昨天24小时内,我们的支持率猛降12个百分点,再这样下去,恐怕连关中的选举人票都保不住了!”刘邦开始惶恐不已,但看到萧何费尽心机筹集来的2亿刀竞选经费,不由笑逐颜开:“怕什么!日子还长着呢!”
  
  彭城选战失利后,汉党竞选班子总结教训,认为要打败项羽必须采取“多点开花”的战略,在多个方向上同时出击,让楚党防不胜防,顾此失彼。竞选班子当即决定,由韩信、周勃组成“北上拜票小组”,带上1亿刀竞选经费到河北拜票;由刘邦、张良组成“东进拜票小组”,带上另外1亿刀竞选经费到河南拜票。刘邦强调指出,这次拜票是大选成败的关键,如果两路都成功,基本可以打败项羽;如果有一路成功,至少可以整顿再战;如果两路都失败,那就别想进白宫了,还是回汉中卖红薯去吧。
  
  韩信一行轻车简从,悄悄翻过太行山来到河北,却发现赵党已经严阵以待,在邯郸、巨鹿、河间等郡都贴满了“支持项总统连任”的传单,赵党主席、邯郸州长赵歇更是明目张胆地提出:“赵党和楚党都是一家人,坚决把汉党扼杀在萌芽状态!”韩信精心研究了赵党内部的矛盾,拉拢了赵党变节分子张耳,得到了不少赵党竞选秘密情报,拟订了“诱敌深入,背水一战”的竞选策略。韩信故意放松自己竞选总部的保安措施,引诱赵歇派人去放***,又用针眼摄象机将赵党放***的全过程摄制下来,在CNN播出,标题为“请看赵党的卑鄙伎俩”,赵党支持率立即大跌。接着,韩信又祭出最凶狠的一招——“私生子战术”,污蔑赵歇不是赵党元老的儿子,而是项羽的私生子,是项羽派来篡夺赵党领导权的,并有当年为赵歇接生的护士做证云云,赵党内部当即一片混乱,支持率一落千丈。韩信趁胜追击,花高价买通赵党竞选总部的保安,在赵党的竞选总部里贴满了“刘邦当选,天下太平”的汉党竞选传单,搞的赵党人心离散,疲于奔命。在韩信强大的宣传攻势下,连赵党主席赵歇都以为自己真的是项羽的私生子,精神崩溃,在办公室开枪自杀,死前还留下了“项羽,我恨你!”的“政治遗嘱”,被纽约时报用做头版头条标题,项羽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河北选战,遂以汉党的全面胜利告终。
  
  河北虽然大胜,但在河南,汉党却被打的灰头土脸。刘邦、张良亲自到“战场州”、拥有11张选举人票的重镇成皋拉票,却和项羽、范增率领的拜票大军不期而遇。刘邦在这边召开新闻发布会,项羽就在隔壁召开专家座谈会,并且将手头一切资金投入成皋狂轰滥炸,一时间项羽竞选广告与刘邦竞选广告的比例达到3比1,刘邦支持者根本不敢出头。双方对峙三个月,刘邦的民意测验支持率越来越低,不仅拿不到成皋的11张选举人票,附近地区的30张选举人票也有失守的危险。幸亏这时张良灵机一动,提出扰乱项羽阵营军心,促使其内乱,从而让其不攻自破。第二天,《成皋日报》上立即出现了“范增***竞选经费,项羽当了冤大头”的通栏大标题,CNN也播出了关于范增假公济私的独家报道,项羽阵营内部立即疑云重重,项羽决定收回竞选资金,一切大事再也不让范增过问。范增哪里受的了这个气,当即宣布辞去楚党竞选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回家养老,结果在回家的路上突发中风去世,楚党阵营从此再也没有合格的宣传人才,只能处处被动挨打了。
  
  范增死后,楚党虽然还有充足的竞选经费,却再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来,一天到晚只会抓住刘邦“偷税漏税”“酗酒”“婚外恋”几个话题翻来覆去的说,选民的耳朵都起了茧子,产生了逆反心理,甚至改为支持刘邦了。面对项羽阵营的指责,刘邦接受了张良的意见,无论是真是假,一概矢口否认,甚至连自己的亲儿子刘肥都不认了,说谎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张良又主持设计了《你的好邻居——刘邦》的系列宣传片,强调刘邦出身基层干部、关心民间疾苦、勤劳勇敢的“亲民”形象,同时指责项羽是纨绔子弟,除了吹牛啥都不会,巨鹿选战胜利纯粹是瞎猫逮到死老鼠,执政几年来净干污七八糟的事情,搞的经济萧条、失业提高、民不聊生,谁脑子锈掉了才会投项羽的票呢!项羽看了这个系列广告,大发雷霆,当即给刘邦发短信,里面只有一句话:“刘三,你敢跟我电视辩论吗?”
  
  刘邦深知项羽气宇轩昂,口若悬河,力拔山兮气盖世,连号称竞选专家的章邯都不是对手,何况自己这个贼眉鼠脸的土流氓?自己这副尊容,在电视广告里配合灯光效果,还可以蒙骗一群人,一旦真到了辩论场上,非露馅不可,到时候还有谁投票给汉党?因此刘邦装模作样的给项羽回了一封信,说我们竞选争的是大政方针、品德修养,不是耍嘴皮子,你辩论水平高,不过匹夫之勇,顶个鬼用!并将项羽的来信和自己的回信都透露给华尔街日报,成为第二天的头版新闻,给项羽安上了一顶“有勇无谋”的大帽子,项羽的支持率立即呈自由落体运动,筹集竞选资金也出了不少问题,楚党内部离心离德,眼看汉党胜利的曙光已经逼近了。
  
  离大选还有一个月,韩信带着他在河北收编的一套竞选班子,浩浩荡荡杀奔齐地。齐地本来是项羽的铁票,自从项羽制造“日本财团捐款事件”搞倒田荣后,楚党在齐地的支持率就一直维持在60%以上,汉党根本打不开局面。韩信经过周密调查,决定采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战略,推出了以“项羽卖国贼”为总主题的系列电视广告,第一集名为“项羽是中国人吗”,提出项羽的外貌特征与中国人很不相同,尤其是重瞳子这个特征,很像是西亚的阿拉伯人,可能是东突分子在中国留下的后代。第二集名为“项羽在国外做些什么”,揭露了项羽与闽越酋长无摇、百越酋长吴芮等人签定卖国边界条约,将中国的神圣领土闽中、长沙割让出去的阴谋。第三集名为“从项羽的服饰看他的卖国政策”,指出项羽平时一贯穿紧身的战袍,而不穿宽衣大袖的汉服,这分明是不把中国文化放在眼里;另外,项羽担任总统以来,一次也没有登陆过汉网,更别说发帖子了,这已经充分证明其卖国贼的本质。在广告的最后,韩信义愤填膺地高呼:“项羽!选择汉服还是胡服,选择代表中华文化的汉网还是代表蛮夷文化的新浪,希望你好好考虑!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无论你怎样倒行逆施,汉服都是会普及的,汉奸都是会被打倒的!”这一系列广告播出后,项羽支持率立即一降再降,项羽阵营的竞选官员纷纷辞职,CNN在大选综述节目中说:“韩信真是个天才,一边打击项羽,一边为汉网做广告。”据纽约时报揭露,韩信随后从一家著名的“汉服生产厂商”领取了1000万刀的巨额回扣,并被汉网封为“当代最伟大的民族英雄”。
  
  到了大选前夜,项羽看到自己在所有民意测验中都落后于刘邦,知道获胜希望不大,但仍幻想能够保住楚地的120张选举人票,或许还有一线希望赢得大选。投票日当天,项羽一个人微服出访,却发现楚地的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汉党的竞选海报,去投票的选民身上都戴着汉党的宣传徽章,电视里刘邦的镜头也比项羽整整多出三倍,不禁气急败坏,大骂楚党竞选官员:“你们都瞎了眼睛吗?怎么任凭汉党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宣传委员会主席钟离昧遗憾地耸耸肩说:“没有办法,我们的竞选资金用完了,大财团都把钱捐给刘邦了!”项羽无话可说,只好一个人开着车,到附近一个叫垓下的小镇住下,在旅馆房间里观看大选现场直播。到了午夜,项羽看到楚地的各州一个一个倒向刘邦,支持自己的州几乎没有,不由大叹“天绝我也!”从此不知去向。
  
  凌晨1点,根据CNN统计结果,刘邦已经赢得23个郡的311张选举人票,超过了当选总统必需的270票,铁定赢得本次大选,刘邦竞选总部顿时欢呼雀跃,刘邦发表了当选演说,宣布汉党对楚党取得了压倒性优势,政党轮替再次成功。至于后来刘邦趁机修改宪法,把总统任期由4年变成200年,又规定副总统必须是总统的儿子,以至于建立起实际上的家天下,就不在本文的叙述范围之内了。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6006.shtml



  
  
  楚汉战争是一场持续三年多酷烈的社会动荡,时间是从汉元年八月,持续到汉五年十二月。刘邦的汉军经常有组合上的变化,现仅就史料中已成为独立作战部队的,加以归类。
  
  一、刘邦军
  形成时间,自始至终。
  组成:平阳侯曹参(后为独立部队)、信武侯靳歙(亦可能初属吕泽、后为独立部队)、清阳侯王吸(一度为独立部队)、汝阴侯夏侯婴、阳陵侯傅宽(亦可能属吕泽、后属韩信)、广严侯召欧(亦可能属吕泽)、广平侯薛欧(一度同王吸为独立部队)、博阳侯陈濞(亦可能属吕泽)、曲周侯郦商(后为独立部队、后属彭越)、绛侯周勃(后为独立部队)、舞阳侯樊哙(后为独立部队)、颍阴侯灌婴(一度为独立机动部队,后属韩信,再后为独立部队)、堂邑侯陈婴(可能一度为一独立部队)、汾阴侯周昌、梁邹侯武儒(亦可能属吕泽)、成侯董渫(亦可能属吕泽)、蓼侯孔藂(后属韩信)、费侯陈贺(后属韩信)、阳夏侯陈豨(亦可能为独立部队)、东武侯郭蒙(或属于吕泽)、棘蒲侯陈武(后或为独立部队或属吕泽,因其击齐且不属韩信。)、武彊侯庄不识(又属丞相甯,不详为何人,或言即安国侯王陵)、贳侯吕元(亦可能属吕泽)、海阳侯摇毋馀(亦可能属吕泽)棘丘侯襄(亦可能属陈豨或吕泽)、肥如侯蔡寅(亦可能属吕泽)、河阳侯陈涓(亦可能属吕泽)、淮阴侯韩信(后为独立部队)、芒侯昭、故市侯阎泽赤(后为河上郡之守备部队)、魏其侯周定(此人破秦年即为侯,不知为何老不长进)、祁侯缯贺(亦可能原属陈豨或吕泽),平侯沛嘉、鲁侯疵(亦可能属吕泽)、故城侯尹恢(或属于吕泽,因为其功比厌次侯)、阿陵侯郭亭(亦可能属吕泽)、昌武侯单甯、高苑侯丙倩、宣曲侯丁义、斥丘侯唐厉(后或为独立部队,因其攻项羽为东郡尉)、台侯戴野(后属刘贾)、安国侯王陵(后为独立部队)、乐成侯丁礼(后属灌婴)、蒯成侯周緤,高胡侯陈夫乞,复阳侯陈胥(亦可能属吕泽),阳河侯(《汉书》言卞诉),棘阳侯杜得臣,涅阳侯吕胜,平棘侯执(《汉表》作林挚,亦可能属吕泽?,柏至侯许温,栒侯温疥,磿侯程黑,宋子侯许瘛(亦可能属吕泽),猗氏侯陈遬,清侯空中(徐广曰:空,一作窒。亦可能属吕泽),彊侯留胜,彭侯秦同(亦可能属吕泽),甯侯魏选,阏氏侯冯解敢(可能亦属于陈豨),安丘侯张说,襄平侯纪通父纪成,龙侯陈署,繁侯彊瞻(亦可能属陈豨),高京侯周成父周苛,开封侯陶舍,禾成侯公孙耳,堂阳侯孙赤(亦可能属于吕泽),祝阿侯高邑(亦可能属于吕泽),长修侯杜恬,营陵侯刘泽,广阿侯任敖(后为上党郡守备部队) ,须昌侯赵衍,临辕侯戚鳃,宁陵侯吕臣,汾阳侯靳彊(亦可能属于吕泽),戴侯彭祖,衍侯翟盱、乐平侯卫无择(亦可能属于韩信),平州侯昭涉掉尾,中牟侯单父圣,博阳侯周聚,阳义侯灵常,下相侯冷耳(亦可能属于吕泽),戚侯季必(亦可能属于吕泽或灌婴?,壮侯许倩(亦可能属于吕泽、靳歙),桃侯刘襄(原为项氏亲或名项襄,亦可能为曹参部属),纪信侯陈仓,煮枣侯赤(《汉书》作革朱,亦可能属于吕泽),鄢陵侯朱濞,平都侯刘到(亦可能属于灌婴),平定侯齐受,中邑侯朱通,山都侯王恬,松兹侯徐厉(亦可能属于吕泽),荆王刘贾(后独立)。醴陵侯越,壮武侯宋昌,樊侯蔡兼,申屠嘉。
  
  2、参加战斗范围。
  汉元年定三秦之战;汉二年出关击韩王郑昌之战;汉二年击降殷王之战;汉二年东击楚之战,于定陶、阳夏、彭城等地破楚,后又为楚所败。汉二年与楚战于荥阳京索间;汉二年平反叛者王武、程处等之战,此战甚至有可能延续到汉三年;汉二年破楚于荥阳之战。汉三年荥阳保卫战;汉三年与黥布军会战于叶、宛。汉四年成皋保卫战;汉四年破曹咎于成皋之战。汉四年,与楚相持广武之战。汉五年追楚于固陵之战,汉不利;汉五年破楚于陈、阳夏之战;汉五年破楚于垓下之战。其中堂邑侯陈婴于汉五年楚灭后,击定楚余部于浙江,或与灌婴及陈贺同行。
  
  
  二、 吕泽军
  形成时间,亦可能与楚汉战争相始终。此部队的名称及战功不见于史,但可以肯定其存在。
  1、 组成 此部队成立于反秦战争中,《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多次提到的二队或即指此部队。可以确认的部属有阳都侯丁复、曲成侯蛊逢(《汉书》作虫达)、东武侯郭蒙、都昌侯朱轸、博成侯冯无择、俞侯吕它之父、成陶侯周信。不能完全确认的或者还有雍齿,信武侯靳歙、汾阳侯靳彊、阳陵侯傅宽、阳夏侯陈豨。雍齿为吕泽部下的理由是,其于秦二世三年加入刘邦阵营,此前他得罪刘邦,日后刘邦定天下后,仍想将其处决,只因其功多,不忍下手。估计其在秦三年不会直接加入刘部,而可能加入刘之盟军吕部。靳歙、靳彊、傅宽为吕泽部下的理由是,在反秦战事期间,这些人加入刘邦阵营,而其加入的地点恰好是记载中刘邦没有到过的地方。靳歙从起于宛朐,靳彊从起于阳夏,傅宽从起于横阳,后二地均非刘邦所及。而刘邦部战宛朐的时间又迟至秦二世二年,与陈豨等起于前元年不合。故只能认为这些人加入的是当时刘邦的盟军吕泽部。
  另有可能属于吕泽军的刘邦功臣还有广严侯召欧、隆虑侯周灶,博阳侯陈濞,梁邹侯武儒(因其功比博阳侯,亦可能属于刘部),成侯董渫,贳侯吕元,海阳侯摇毋馀,肥如侯蔡寅,河阳侯陈涓;柳丘侯戎赐,故城侯尹恢,任侯张越,棘丘侯襄,阿陵侯郭亭,绛阳侯华无害,东茅侯刘钊,斥丘侯唐厉,安国侯王陵,厌次侯元顷,朝阳侯华寄,磿侯程黑(亦可能属刘邦),宋子侯许瘛,侯空中(徐广曰:空,一作窒。亦可能属刘邦),彭侯秦同(亦可能属刘邦),堂阳侯孙赤(亦可能属于刘邦),鲁侯疵(亦可能属刘邦。其人于定三秦时战死,功比樊哙)、祝阿侯高邑(亦可能属于刘邦),高陵侯王周,谷陵侯冯谿,戚侯季必(亦可能属于灌婴或刘邦?,煮枣侯赤(《汉书》作革朱,亦可能属于刘邦),菌侯张平,松兹侯徐厉(亦可能属于刘邦)。
  上述人等属于吕泽的理由并不充分,有些仅仅是根据其早期身份为二队将而定;有些则是根据其职衔与长期追随刘邦之樊郦滕灌明显不同而推测。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即这些人的受封并不少,但战功则无明确记载。最需要注意的或许是安国侯王陵,《史记*陈丞相世家》称其昔为县豪,于反秦时不愿属沛公,而实际情况是《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言其从起于丰,并别定东郡。如果他没有随刘邦起义,则定是随吕泽起义,而且和后者在一起战斗了一段时间。因为其当时的职位只是厩将,此职不当担此定秦一郡之重任。倘若如此,他极有可能一度是吕泽的部下。
  
  2 参与战斗范围
  汉元年定三秦之战,(朱轸)擒翟王;(朱轸)汉二年破废丘,擒章邯之战;汉二年击彭城时攻占下邑,史称其将兵先下砀,估计参加了定陶之战;汉三年与项羽战于下邑,失利;参加荥阳保卫战,失利(吕泽逃出荥阳或晚于刘邦,他是在冯无择的保护下出逃的);(郭蒙)汉三年敖仓守卫战;(丁复)汉四年击龙且之战;(丁复)汉四年破项羽军叶;估计也参加了最后对项羽的围歼。但吕泽本人可能没有参加汉二年破废丘之战,因为当时其将兵据下邑,而项羽于此年末或下一年初占领下邑。
  
  
  三、彭越军
  汉二年,汉东击楚时才加入汉阵营。后与汉配合作战,又不时服从于楚。
  组成:成阳侯意(《索隐》曰成阳侯奚意),武原侯卫胠。汉将曲周侯郦商一度为汉授命的梁相国,估计也要在某种程度上受彭越指挥。
  作战范围:汉元年受田荣将军印击梁地,破楚将萧公角等;汉二年以三万人归降刘邦受梁相国印战梁地,汉三年击楚将项声、薛公于下邳,破楚军;与刘贾等乱梁地,破坏楚军粮道。汉四年,攻下睢阳、外黄等十七城;接受齐田横逃难,继续反梁地,汉五年,与汉王共击楚于垓下。
  
  
  四、陈豨军
  此部分原或属吕泽,汉定三秦后析出。主要作战区域是河北,击魏、击代、击赵,乃至于击燕王臧荼。此部分无记载,但可以肯定是存在的。
  其组成或许有
  祁侯缯贺、繁侯彊瞻、阏氏侯冯解敢、棘丘侯襄等。这些都是刘邦功臣。根据相关记载,即汉十一年代地叛乱的平乱情况,其部下有张春,綦毋卬 ,宋最,乘马絺,尹潘、赵既、冯梁、孙奋、太卜、解福,程纵、郭同、侯敞。雁门守圂、云中守遫、丞相箕肆、将军勋、丞相程纵、将军陈武、都尉高肆。此等皆见于汉平陈豨叛乱时,估计在楚汉交战期间,此等人就是陈豨部下。
  
  总体作战范围不详。
  可考作战范围:汉元年或参加了击三秦之战,因为汉击三秦几乎是全力以赴,除留守汉中及东出武关的部队,汉之所有武装都参与其事。汉二年,参与击定代战役,估计为击代之残部。汉三年,或参与击赵残余部分。汉五年,击燕。汉二年,汉出关击楚时,章邯尚未亡,汉军重要将领,包括吕泽均出击,其时当留有重要将领监视章邯,似乎只有陈有可能应此大任。因陈加入刘部的地位较高,入汉即已封侯,估计其作战能力甚好。故汉全力东击楚时,极可能留其在关内监视章邯残部。另外,不详其是否参与了最后的对楚决战。
  
  
  五、黥布军
  此部于汉三年始加入汉阵营。
  组成
  肥诛,平原君朱建。
  其余组成不详。
  总体作战范围不详。估计在其原封国九江一带作战。
  汉三年,与刘邦在宛、叶一带作战。汉五年,与刘贾等击定淮南。
  
  六、韩信军
  原为汉军主体,经汉二年彭城失败后,成为独立部队。
  组成:蓼侯孔藂,费侯陈贺,北平侯张苍,乐成侯丁礼(后属灌婴)、深泽侯赵将夜,中水侯吕马童,杜衍侯王翳,赤泉侯杨喜,昌侯卢卿,共侯卢罢师,下相侯冷耳(亦可能属于刘邦),戚侯季必(亦可能属于吕泽或刘邦),乐平侯卫无择,松兹侯徐厉(亦可能属于吕泽),另有傅宽,曹参,灌婴等先后同属韩信。另陈贺于汉五年脱离其部与灌婴、陈婴等击定楚残部。
  
  作战范围:汉元年从击三秦;汉二年,从击楚至彭城,汉兵败散,韩信复收兵与汉王会荥阳,击破楚京、索之间;击魏,袭安邑 ,虏魏王豹,定魏为河东郡;击代,破代兵阏与,擒夏说;击魏及代事,亦可能是汉三年发生;汉三年,东下井陉击赵,斩陈馀泜水上,禽赵王歇;往来救赵,拒楚,因行定赵城邑。汉四年,击齐,破齐历下,击斩龙且。汉五年,与汉会兵垓下破项羽。
  
  七、刘贾军
  汉元年即有,不详其当时是否是独立部队。
  汉三年成立,主要作战区域为河南。
  组成:
  台侯戴野,甘泉侯王竟。汉太尉卢绾。
  作战范围:
  汉元年,从汉王击三秦,参与定塞地;汉二年,从出关击楚;汉三年(本传作四年?受命入楚后方作战,与彭越军协同作战,扰乱楚后方;汉五年,围寿春,招降楚大司马周殷,举九江,与汉王等会战垓下,项羽死后受命击临江反王共尉,定临江为南郡(此战后与靳歙配合,但靳非刘贾之部下)。
  
  八、曹参部
  成立于汉二年。
  组成不详。
  汉四年击齐时,傅宽曾一度归其领导。可能为其部者或者还有:桃侯刘襄。
  作战范围:
  汉元年,从击三秦,;汉二年,从出关击楚,击龙且、项他定陶,取砀、萧、彭城,与楚战,兵败西退;击王武、程处等;与韩信击魏王豹;汉三年,击代,斩代相国夏说于邬东(本传作赵相国夏说),别围赵将戚将军于邬城,破斩之;引兵归汉王;汉四年,从韩信击齐,破齐历下,还定济北郡,攻著、漯阴、平原、鬲、卢,击龙且军于上假密,斩龙且,虏周兰,得故齐王广相田光,其守相许章,及故齐胶东将军田既,汉五年,未参加垓下会战,留平齐地。
  
  
  九、灌婴军
  成立于汉二年。
  原为刘邦直属,汉二年出关后,开始以独立作战为主。至汉三年或汉四年,又归相国韩信统辖。在韩信部,其亦有相当时间为独立作战。汉五年,又一度并于刘邦部。项氏灭,其又成为一独立作战部队。
  组成:
  乐成侯丁礼,中水侯吕马童,杜衍侯王翳,赤泉侯杨喜,吴房侯杨武,涅阳侯吕胜,戚侯季必。另外或还有:平都侯刘到。
  作战范围:
  汉元年从击三秦;汉二年从出关,击降殷王;击龙且、项他军定陶;出任汉骑兵统帅,破楚于荥阳东;别击楚后,绝其饷道;击楚将项冠,破之鲁下(此战或与靳歙部配合);汉三年后,属韩信,破齐、击杀龙且;汉四年别将击楚将公杲于鲁北,破薛郡长;度淮,击广陵,破项声、郯公下邳,斩薛公;破楚骑于平阳;汉五年,降彭城,虏项佗;降留、薛、沛等郡县;汉五年,从击项羽于陈,破之。于东城击斩项羽;渡江,破吴郡、豫章、会稽郡,还定淮北。其击吴、豫章,或与费侯陈贺、堂邑侯陈婴同行。不详其节制情况。
  终刘邦一生,灌婴别破军十六,降城四十六,定国一,郡二,县五十二,得将军二人,柱国、相国各一人,二千石十人。其中大部分当为楚汉战争中所为。
  
  十、郦商军
  成立时间当为汉元年定三秦时。
  组成不详。
  作战范围:
  汉元年从汉王击三秦。别将定北地、上郡。其定上郡事尤重要,因上郡即当时之翟国。汉二年从汉王击项羽,出钜野,与钟离昧战;又一度以梁相国身份配合彭越作战。或在汉四年,从汉王攻胡陵。
  
  十一、靳歙军
  此部原或属吕泽,后析出成为一独立部队。
  组成不详。或有壮侯许倩。
  作战范围:
  汉元年,从定三秦,别击章平军陇西,此或与郦商部协同;汉二年,从击楚,彭城失败后,击王武,略梁地,击邢说军破之菑南,破楚军荥阳东;汉三年,别之河内,击赵将贲郝军朝歌破之。从攻安阳以东至棘蒲,下七县,别攻破赵军,降吏卒二千四百人,从攻下邯郸,别下平阳,身斩守相,降邺;从攻朝歌、邯郸,别击破赵军,降邯郸郡六且县。还军敖仓,破项籍军成皋南,击绝楚饷道;起荥阳至襄邑,破项冠军鲁下(或与灌婴配合),略地东至缯、郯、下邳,南至蕲、竹邑。约在汉四年,击项悍济阳下,还击项籍陈下,破之。汉五年,别定江陵,降江陵柱国、大司马以下八人,身得江陵王,因定南郡(此战或与刘贾、卢绾配合)。
  按 靳歙在汉三年之战多言“从攻某”,此从,不知指何人。如为韩信,《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不讳此事。估计为陈豨之类的日后反叛者。
  
  十二、张耳军
  原为项羽所封之常山王,汉元年为陈馀所败,归汉。常作为韩信的助手作战。估计其如果存在,当是汉三年以后的事,极可能是此年韩信东击齐后,张耳才得以独立作战,收拾赵地未平者。
  组成:
  张苍。张敖。贯高,赵午。
  作战范围:
  汉元年,陈馀借齐兵破常山,张耳归汉,时汉王方围废丘。汉三年,与韩信击代、赵,破赵井陉,斩陈馀泜水上,追杀赵王歇襄国;楚兵数渡河击赵,张耳、韩信往来救赵,因行定赵城邑;汉四年,韩信击齐,张耳守备赵地。
  
  十三、樊哙军
  其成立于汉元年,独立性质时断时续。
  其组成不详。
  原属于刘邦部,汉元年击三秦时,曾作为一支独立部队作战。
  击三秦之西丞于白水北。击雍轻车骑于雍南。其后以将军广武一岁,不详其当时独立与否。汉五年,击楚于陈。
  
  十四、王吸、薛欧部
  汉元年组成。
  作战范围:汉元年从武关出,东击楚。受阻于阳夏。
  此后的作战或与刘邦军同,或仍为一独立作战部队。此二人的身份均为将军,击项羽及钟离昧。
  
  十五、周勃部
  汉元年组成。原与击三秦之汉军为一体,围章邯于废丘后有独立作战行动。
  组成不详。
  作战范围:
  汉元年击三秦,围废丘后,击盗巴军,守峣关。汉二年,东击楚,攻曲逆,守敖仓。汉五年,击楚残部泗水郡、东海郡。
  
  十六、韩王信部
  成立于汉元年。
  组成不详。陈平一度为其亚将。
  作战范围:
  汉元年,击楚立之韩王郑昌,破之。汉立韩王信为韩王,定故韩之地。汉二年,从汉击楚于彭城,估计其亦在其列。汉三年,与汉王守荥阳,陈平为其属下。荥阳失守后,被俘。后逃逸归汉,仍为韩王,从击破楚。
  
  十七、其余有独立作战事迹者。
  1.唐厉部
  此部成立时间或在汉三年前后。《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称其以东郡尉定九城。
  
  2、棘丘侯襄,以执盾队史前元年从起砀。破秦。以治粟内史入汉。以上郡守击定西魏地,功侯。
  
  3、阏氏侯冯解敢,以代太尉汉王三年降。为雁门守。以特将平代反寇。侯。千户。
  
  4、阳都侯丁复,以赵将从起邺。至霸上,为楼烦将。入汉定三秦。别降翟王。属悼武王杀龙且彭城。为大司马,破(项)羽军叶。拜为将军,忠臣侯。七千八百户。
  
  5、武彊侯庄不识,以舍人从至霸上。以骑将入汉。还击项羽,属丞相甯。功侯。用将军击黥布侯。
  
  6、河阳侯陈涓,以卒前元年起砀。以二队将入汉,击项羽。身得郎将处,功侯。以丞相定齐地。
  
  7、故市侯阎泽赤,以执盾初起,入汉为河上守,迁为假相,击项羽。侯,千户。功比平定侯。
  
  8、北平侯张苍为代相,上党守。
  
  9、高陵侯王周,以骑司马汉王元年从起废丘。以都尉破田横、龙且。追(项)籍至东城。
  
  有关刘邦军事集团作战序列记载,可以参见《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年表中某属某,后一某,常为一独立作战单位。依此原则,当还可有皇部,丞相甯部(今人陈直以为此丞相甯,即为安国侯王陵,可备一说),甚至雍齿部。如乐平侯卫无择以队卒从高祖起沛,属皇訢,以郎击陈馀。(《惠景间侯者年表》)另外,汉四年击齐时,陈武部、陈涓部如果不是属于吕泽的话,似为独立部队。另外斥丘侯唐厉亦似为一独立部队,其事迹有破项籍于武成。
  整个楚汉战争,据当时亲历者口述,仅刘邦部之作战就为大战七十余,小战四十(《刘敬叔孙通列传》)。估计刘邦部之外的战斗,也不会低于此数。故功臣争功时说:“臣等被坚执锐,多者百余战,少者数十合”。(《萧相国世家》)然而,有史可鉴者,寥寥无几。其中的一大原因,或许是汉初政治斗争的结果。汉初反叛者有韩王信,陈豨,黥布,戴反叛之名者有韩信,彭越。而后二者之反似有证据不足之嫌。正因为这个区别,故史料中韩、彭的战功可以见到。而前数人的战绩,除韩王信有击降韩王昌、黥布佐刘贾下九江之外,纪、传中均不见战功。此现象与这些人当初封爵状况不符。从地位及战功来看,韩王信至少有安定韩地,牵制临江国不从楚之作用;黥布亦有牵制衡山国及汉五年垓下会战平定九江左近地区之功。至于陈豨,其受封之地之重要决不在曹参监齐之下,故其功劳或与曹参相爵。
  之所以笔者得出如此结论,是因为《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透露了陈豨的部分战功。以此推论,其他人的战功缺如之原因,或在于此。而吕泽部战功的缺乏,则是因为汉初刘、吕之争的结果。看来,《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所云吕泽“发兵佐高祖定天下”之说并非虚语,而刘邦封其为令武侯,吕太后称制后追封其为悼武王,都说明吕泽是以作战见长的。吕泽的部下丁复、蛊逢为汉初十八大功臣之列,其中丁复之受封户仅次于曹参、周勃,而超过樊郦滕灌,更说明了吕泽部的战功非同一般。总之,因为汉初政治斗争的复杂激烈,刘邦集团的作战序列已不可能完全弄清。只能根据现有史料,整理成目前规模。其得其失,望有识赐教。
 


  也谈陈下之战
   近读施丁先生《陈下之战与垓下之战》(载《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98*6期30——37页,转载于《中国人民大学复印资料——先秦、秦汉史》1999*2期66——73页),颇觉新鲜,其中不乏真知灼见。然而有关陈下之战的问题,尽管施先生所言颇有助于理解那一段历史,但对其所征引史料的准确性,笔者很有一些不同看法。
  施先生以为,陈下之战的重要性,超过了垓下之战,最终参加会战的韩信、彭越等,对于楚汉之战的最后胜利贡献可疑。其言曰:“就楚汉相争的决胜阶段来说,陈下之战是垓下之战的先声,垓下之战是陈下之战的发展;没有汉方在陈下的强劲秋风,是不会有楚方在垓下的遍地落叶的。”这段话原则上或没有错,至少可以部分纠正前人自汉以来就认定刘邦百战百败,一战而有天下之偏见。笔者在此仅就陈下之战的史实问题,求正于施先生。
  
   笔者以为,施先生所引以下史实无助于证明其有关陈下之战真相的观点。
  1、 有关丁义。施先生以为丁义所统骑兵为燕人。此说不当。也据《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燕将温疥于汉四年即“以燕将军汉王四年从,破曹咎军”,亦因此功被汉封为栒侯。另有汉之平州侯昭涉掉尾,于“汉王四年,以燕相从击(项)籍”。据此,则燕军自有其将,无需汉将丁义为之帅。《秦楚之际月表》不载燕助汉时间,《汉书*高帝纪》以汉四年八月,燕助汉骑。《通鉴》从之。实则于此年初破曹咎时,燕已加入了汉阵营。故《汉书》此记载不能看作为燕初助汉。
  2、 有关靳强。靳强击钟离眛事,不能肯定为此时之事。靳强击钟离眛,只表明有过此事,而没有任何时间地点之界定。汉击钟离眛非止一次。仅汉四年,汉破曹咎于荥阳后,即围钟离眛于荥阳东,经项羽解救而汉军终无功。有关汉与楚将钟离昧之战,可见于《史记》的,还有《樊郦滕灌列传》,郦商“出巨野,与钟离昧战,疾斗”。《高祖功臣侯者年表》载,广平侯薛欧“以将军击羽将钟离昧,功侯”。故靳强之击钟离昧,不能肯定为汉五年击固陵事。另外,靳强之所从起,史、汉异文,未必《汉书》优于《史记》,《汉*功臣表》称其从起栎阳,《史记》作从起阳夏,时间是前二年,即秦二世二年;《汉书’》作从起栎阳,时间为前三年。事实上,沛公军汉元年十月至霸上,此前不及至栎阳。而沛公于前二年破李由军于雍丘,其地与阳夏甚近,故靳强于前二年加入沛公军的可能更大一些。鸿门宴时,刘邦所从四将之一为靳强。如果靳为由秦地加入的新人,受此重任似不合情理。故,不能推论《史记*功臣表》原文为“从起栎阳,至阳夏”。
  3、 有关尹恢。施先生以为,尹恢是以守淮阳的身份参加陈下之战的。此说没有根据。尹恢完全可以是在汉十一年,黥布反时,为汉守淮阳的。而尹恢的右丞相一职,也不一定是楚汉战争汉一方的丞相,完全可能是汉封天下后,刘邦因诛彭越而封其子刘友为淮阳王时的丞相,此职位与其所封的时间及战功相当。
  4、 有关灵常。施先生以为灵常之击钟离昧及陈公利几为击陈下一时事。似不能如此简单断定。如施先生所言,陈公利几是在陈下之战楚汉交争的关键时刻叛楚归汉的,但从其归汉即封为颖川侯一事来看,不像是兵败投降,而是战场投机的结果。汉定天下后,陈公利几又叛汉,此时又有一战。故不能排除灵常之击陈公利几为汉定天下以后之事。
  5、 有关灌婴。施先生以为,灌婴在陈下之战前的横扫楚地的军事行动是出于刘邦的命令,而不是受命于韩信。此说相当有理,但无过硬证据。史载,韩信破齐后,欲为齐假王,汉王立其为齐王,征其兵击楚。此即灌婴击楚后方之背景。当时灌婴属韩信,当是受韩信之命,只不过刘邦或干预了一些作战内容。直至汉四年末或五年初,灌婴与刘邦会师于颐乡,才算与韩信正式脱离了关系,而真正属于刘邦。故灌婴击楚后方一事,至少算是受汉与齐的双重领导,不能将功劳完全算到刘邦头上。
  另外,关于韩信未参与陈下之战事,史料中没有给出有力的证明。韩信废王为淮阴侯后,过樊将军哙家,“哙跪拜送迎,言称臣,曰:大王乃肯临臣”。据樊哙事迹,没有其受韩信指挥的记载,其如此恭敬当另有原因。或在陈下、或在垓下,有樊哙曾一度受韩信指挥的可能。
  从汉败固陵到汉胜陈下,其时间过短,如无强有力的外援,取得如此变故,难以想像。史料中固然不乏“大破楚于陈下”之类的记载,然这种大破未必是决定性的。如汉大破楚军于荥阳东(汉二年),楚大破汉于固陵(汉五年),均与大局无碍。汉与楚决胜垓下时,韩信数十万众尚不能轻易胜之,可见楚军保持了较好的战斗力。如果楚未在陈受到毁灭性打击,为何又仓皇南逃呢?这倒与施先生所说的汉屠城父等地有关。因为汉占据了楚南下之要津,兼之楚都彭城已失,楚军主力将面临无根据地作战的危险。故尽管楚军尚有作战能力,在这种即将陷入汉军重围的局势面前,也只能选择继续南下的方针,与在陈受挫的关系不是特别密切。这也是个人的推测,与实际情况当有不小出入。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题外话:
  施先生对于刘邦在陈下之战中的作用论述颇精当。其实刘邦在整个楚汉战争中并非如汉人所说那样无能,他实在是一个勇挑重担的角色。当时对于项羽作战,是整个楚汉战争的重头戏,皆由刘邦独力对阵。这样才使得其他人可以乘项氏被捆住手脚之际,有所作为。就当时情形而言,项羽无人能敌。如果不是这样,刘邦日后的皇帝就不可能令人心服口服,也不可能有效调动指挥各战场的作战。在这一点上,施先生与本人可谓不谋而合,令人大起吾道不孤之慨。今后如有可能,不妨与施先生深入探讨。本文原打算投贵院学报,转念懂楚汉之人毕竟不多,施先生知道也就行了。为议方便个人存档,作成文章式样。
  
  本人从事秦楚之际研究有年。今作一《秦楚纲鉴》,欲将前人失于梳理的历史重新作一遍,以期对后人有个交待。如近期未获出版,或还将与施先生讨教今人的新发现,以期使拙作扎实一些。也算是对司马迁尽了一点微薄之力、恭敬之心。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8628.shtml


  吕氏在秦楚之际的战绩考证
  
   在《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及《吕太后本纪》中,司马迁对吕太后之兄吕泽的定语是”发兵佐高祖定天下”。但仅有此定语,而无实际战功,则不足以服众。是否因为吕泽是吕太后之兄而享有了其不应该享有的名望呢,抑或另有隐情,其实际战功被人为地淡化了。细考《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吕氏战功受到人为淡化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现根据有限的史料,让我们来看一看,吕氏在秦楚之际究竟做了哪些事情。
  
   一、吕氏在反秦战事中的作用
  
   有关吕氏主要是吕泽在反秦战事中的作用,史无明文,而依《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的说法,吕泽也仅是以刘邦客的身份参与反秦事业的。此界定显然与其佐高祖定天下的评语不符。根据《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东武侯郭蒙”属悼武王,破秦军杠里、杨熊军曲遇”一事,吕泽肯定是带兵将领。值得一提的是,郭蒙是在反秦战事中唯一被明确标识为吕泽部下的人。而这正说明吕泽是一支独立部队,因为所有没有标明属性的功臣,都被理所当然地认为属于刘邦。只是在考虑到吕氏有一支独立部队,那些原本被认为属于刘邦的功臣,或有相当一部分要考虑其是否属于吕泽了。那么,其在反秦战事中究竟起过什么作用呢?现只能从刘邦及其核心武将的战绩之外寻求被历史遗漏的蛛丝马迹。
  
   根据《高祖本纪》及《曹相国世家》、《绛侯周勃世家》、《樊郦滕灌列传》,刘邦起兵之初的作战轨迹大致可以确定。但《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一些人的早年事迹,则与上述内容不符。具体来说有傅宽、靳歙、陈?、丁复、郭蒙、雍齿、蛊逢、王陵、高邑、靳?、冯?诸人的早年事迹不符合刘邦反秦的作战轨迹。
  
   据《高祖本纪》,刘邦于秦二世元年九月起兵,此月为当年的最后一月,刘邦的作战似只有战胡陵、方与(《汉书》将此事放在二年,与《秦楚之际月表》同),余均不可见,亦不可能。而阳夏侯陈?是此年从起宛朐,信武侯靳歙亦从起宛朐,只是靳歙起宛朐之时间不详,估计与陈?同时的可能性较大。既然刘邦此年(甚至在秦灭之前)没有在宛朐作战,那么陈、靳二人在宛朐追随吕泽的可能性就相当大。阳陵侯傅宽从起地横阳,亦非刘邦作战轨迹,且其从属时间不详,估计也存在从吕氏起事的可能性。其时间或者是秦二世二年、三年刘邦部定魏地时的事情。至于东武侯郭蒙则明显为从吕氏起事者,则吕泽的作战路线与刘邦时有吻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刘邦功臣汾阳侯靳?”以郎中骑将前二年(即秦二世二年)从起阳夏”,而阳夏又不在刘邦部的作战轨迹之中。与阳夏地望相近处为雍丘,估计刘邦与项羽战李由于雍丘时,吕泽在阳夏作战。很显然,靳?只是追随了刘邦势力的支流,亦可能即吕泽部。在前二年加入刘邦武装的功臣还有谷陵侯冯?,起事地点为柘,此地在刘邦及其主要战将的作战轨迹上均无所见,则可认为其以加入吕泽所部而间接加入到刘邦的阵营。基本上可以断定,吕泽在反秦时期是一支与刘邦部有密切联系,又具有一定独立成分的武装。而到了楚怀王命令刘邦西进击秦时,吕泽所部也相机配合刘邦部的行动。并且其作战范围超出了西进的限制,甚至于可以考虑其是否参与了过河救赵的战斗。
  
   刘邦功臣中还有一些人的出身和职衔颇能令人想象其非刘邦核心部队成员。如阿陵侯郭亭、菌侯张平均为秦二世元年从起单父,厌次侯元顷于秦二世元年从起留,而如前所述,此年刘邦的作战半径还没有波及上述地点,只是在秦二世二年,刘邦才于上述地点作战。倒是吕氏的作战范围到过单父,其证据为《惠景间侯者年表》有成陶侯周信,其”以卒从高祖起单父,为吕氏舍人”。这里单父与吕氏得到了有机的联系。如果说上述记载是可信的话,只能认定以上人等所加入的是吕泽部队。功臣表中有一个称呼曰”连敖”屡屡出现,笔者以为此官职属于吕泽所独有(或其部以此官职命名者众多)的可能性较大。《惠景之间侯者年表》中有俞侯吕它父吕婴以连敖从高祖破秦,日后,又因与吕氏有牵连受诛。这人极可能是吕泽的部下甚至族人,该表又称此人功比朝阳侯。而朝阳侯华寄又恰好是以连敖入汉。所谓功比某人,往往表明两者经历战功相似,有较多的可比性。前面提到的郭亭也是连敖身份,而且极可能为吕氏部属。《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就称,河陵侯郭亭”定三秦,属周吕侯”,透露出郭亭的早期归属或就是吕泽部下。另外有连敖身份者还有隆虑侯周灶,广严侯召欧,祁侯缯贺,煮枣侯赤以越连敖从击秦。当然,刘邦部也有可明确指认的连敖,即入汉后的连敖韩信。但入汉之后,刘、吕两部应该合为一体了。
  
   功臣官职或出身中还有”二队将”、”越户将”、”越队将””慎将”人等若干,笔者以为他们可能大部或全部与吕泽有联系。因为除了二队将,,还有上队将之称,祝阿侯高邑即是以上队将入汉。是否可以把吕氏所属部队看作为刘邦的二队,此问题向来无解,但也应该存在这个可能性。因在司马迁的叙述中,似未将吕氏铁定为刘邦的部下。所谓”客”也好,”发兵佐高祖定天下”也好,均表明了吕氏拥有某种自由度。不知此自由度是吕后掌权后刻意美化自己家族,还是事实原来如此。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