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河:中国天文学对人类文明基因的伟大贡献☆

向下

☆林河:中国天文学对人类文明基因的伟大贡献☆

帖子  huns 于 周六 五月 22, 2010 12:18 am

天文知识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必不可少的科学知识。几乎所有的古老文明都有令人惊叹的天文知识。如古埃及在距今六千年前,就已经把一年定为365天,美索不达米亚在距今6000年前就发明了阴阳历法。在巴比伦的泥板书上,也出现了《观天图》。而中国的天文学知识,却只能追溯到三千年前的甲骨文。比西方似乎要晚了两三千年,与中国的古老文明很不相称。这是什么缘故呢?为此,我再访问了林河先生。

记者 :林老,据我所知,生产力先进的民族必定有先进的天文学知识,根据您“中华民族的农耕文化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先进的生产力”的观点,那么,中华民族的天文学知识是不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先进的呢。

林河 :中国古代的生产力是全世界最先进的,中国古代的天文学当然是最先进的。中国制定的历法精度在十六世纪以前一直居于世界最高水平;中国古代天文学家的观测数据,更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有文字记载太阳黑子、哈雷彗星、超新星等天象的国家。中国3000年前的甲骨文就记载过五次日食,比西方的记录要早2000多年。孔子的《春秋》一书记鲁隐公时发生的日食,比希腊人泰尔所记的日食要早130年。

中国早在公元前1057年就有了哈雷彗星的记录,比西方早了500年。

中国战国时的天文学家甘德就已发现了木星的卫星,比意大利人伽里略发现木星卫星要早1970年。

中国人的陨石记录比国外要早1847年。

中国人发现太阳黑子比西方要早1700多年。

中国人在唐代就发现了恒星运动,比西方要早1000年。

中国在西汉时的彗星运行图,比耶鲁撒冷的彗星图要早100多年。

北宋的苏颂所创造的“水运浑象仪”是世界机械钟表的祖先,它比西方发明的机械钟表的擒纵器要早六百年。

中国古代天文计算采用的赤道坐标现已由现代天文学所采用。因此,中国也就成为了世界上领先采用赤道坐标的国家。中国的赤道式天文仪――璇机玉衡,创始于2400年前,完善于1231年的简仪、直到今天,西方观察天上的恒星时,除了把望远镜代替了肉眼观察以外,其它方面并无创新。

中国古书《竹书纪年》有:“夏桀十年,五星错行,夜中星陨如雨。”为世界上最早的流星雨记录。《诗经》有“彼月而食,则维其常”,为世界上最早的月食记录。

其它如行星运行、日珥记录、陨石雨记录、新星记录、子午线实测、地动仪、干支记日法、四分历、授时历、十八月历、天文学专著、天文仪、天文台、观星台、避雷针、气象记录、风向器、湿度器、雨量器、测风站、云图、火炮除雹法等等,中国都领先于世界。

中国的天文学落后于西方,是从16世纪中叶,哥白尼提出“日心说”开始的。,从此,欧洲的天文学迅速发展,很快就取代了中国的领先地位。

记者 :据我所知,古埃及在距今六千年前,就已经把一年定为365天,美索不达米亚在距今6000年前就发明了阴阳历法。在巴比伦的泥板书上,也出现了《观天图》。而中国的天文学却只能追溯到三千年前的甲骨文时代。比西方似乎要晚了两三千年,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林河 :你说的这些比中国古老的文明,大多是西方的考古学家从地下发掘出来的,过去并不为人所知。西方的考古学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而中国的考古学,由于封建社会的闭关自守、固步自封,国弱民穷,科技凋零,因而落后于西方了。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的考古学才真正受到重视。但是,就在这不长的时间里,中国便已发掘出了震惊世界的楚文化、马王堆汉文化宝库、秦始皇兵马俑、玉蟾岩世界最早的人工栽培稻等等地下文物。由此可知,还不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文物埋藏在地下。在天文学方面,20世纪90年代,河南省濮阳市西水坡出土的六千五百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了迄今世界上最早的用蚌壳铺砌的《天文图》,就是很好的证明。中国著名的天文学家伊世同评论道:这个《天文图》比埃及金字塔中的《天文图》早2000多年,比巴比伦的《界标天文图》早3000余年。因此,无论是从文献学和考古学来说,中华民族的天文学都是世界古天文史上最先进的。

记者 :中华民族崇拜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但“中国龙”究竟有多久的历史了,却一直找不到答案。“濮阳龙”的出土,是不是意味着找到了答案了呢?还请您为我们详细讲述一下。

林河 :可以。1987年秋,河南省的濮阳西水坡发现了规模较大的古墓群,在发掘中发现了古人用蚌壳摆塑的三幅“龙虎图像”,一幅是《北斗、龙、虎星座图》(M45号),一幅是《人物御龙28宿星座图》(T215号),还有一幅是《龙虎鹿28宿星座图》(T176号)。.由于下一年就是龙年,因而颇受社会关注。但在当时,许多人只认为它有可能是古人的“图腾崇拜”,却没有人认识到它将是改变世界天文史的天文星座图。

过了一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编辑冯时,发现在《北斗、龙、虎星座图》(M45号)的北边,也就是墓中亡灵的足下,有一组用人腿骨和蚌壳合组的图像,因而联想到它是不是“北斗星座”的问题,便到中国天文博物院伊世同院长家去请教。于是,引发了伊世同院长到发掘现场去实地考察的念头。

中国著名的“龙凤文化”研究专家王大有研究员,于1992年到1995年多次对“濮阳龙”作了实地考察,终于发现了它是古代天文图的秘密。

在“95濮阳龙文化与中华民族学术讨论会”上,各方面的专家云集,王大有研究员在会上宣布了“龙虎图”实际上是“星座图”这个秘密,顿时引起了与会学者的轰动,中国天文博物院伊世同院长还特意和一些台湾来的学者又到实地去考察了一次。但并没有找到王大有研究员所说的天文图。他问王大有研究员:“我怎么没有找到你所说的星体?”王大有研究员指着照片对伊院长说:“你看这些照片,凡是星体,中心一蚌多是仰置,腹心向上,四周肯定摆尖长蚌,蚌背向上”。伊院长看后由衷地佩服说:“果真是星体,看来只有你才能发现这秘密。这么多人看了,都没有识别出来,你告诉了我,我也没有找出来,艺术家的眼睛就是敏锐”。

对于濮阳星座图的研究,中国同行们的意见是一致了,但要想得到西方同行的认同,却还要化些力气。这是因为,自从西方的强权政治搅乱了世界的和平安宁以后,强权政治便泡制出了“西方中心论”和“西方优秀论”这两大理论体系,蓄意抹杀东方文化的历史,以便使他们的强权统治合理化。在这种理论的影响下,一些不懂历史的科学家很难不受其影响。总认为东方文化发源于西方,牙根儿不相信东方文化会比西方文化的历史悠久,也不相信东方文化会比西方文化优秀,很难接受“东方比西方优秀”的现实。当伊世同教授与一位荷兰同行谈起濮阳发现的天文星像图时,荷兰学者简直像是在听一个神话,连连摇头摆手,根本不相信濮阳天文图的年代会有6500年。伊世同教授便将带来的蚌壳样品请他测定,这荷兰学者将样品交给荷兰的权威机构重新测定后,得到的数据依旧是6500年左右。在证据面前,不相信也只得相信了。于是,濮阳的《星座图》又一次奠定了中国古代天文学领先于世界的地位。

这些情况也告诉我们:现代的科学门类越来越广,分工越来越专,使得专家们的知识面越来越窄。在某一方面是专家,在另一方面却是“科盲”的情况已经无法避免。要想科学产生飞跃,单靠一个学科的专家去研究,难度是相当大的。必须走多学科共同研究、集思广益的道路,才能取得较大成功。这次的发现,就是考古学家、天文学家、编辑记者和艺术家等不同学科的专家齐心协力、共同研究的成果。





记者 :中华民族在6500年前不但能够绘制出如此高超的星象图,而且能够根据星座的形象,赋予它龙、虎、斗的名你,的确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但不知濮阳的星象图,有哪些文化内涵呢?

林河 :濮阳的这三幅“龙虎星象图”的文化内涵都丰富极了!先谈濮阳M(“M”代表墓葬)45号大墓的《北斗、龙、虎星象图》:一、它是中华龙文化的重要源头:虽然中国也出土过比濮阳龙更早的龙,如内蒙古兴隆洼陶器上的龙纹,就比濮阳龙要早好几百年,但从文化含义上看,“蒙古龙”似乎还是野性的龙,它的凶恶形象看上去只能使人感到畏惧,而看不出它会给人带来利益。“濮阳龙”却已是完全被人驯化了的龙,是一条可以供人类驱使的龙马,大巫师就是驱使着它们去行云布雨、上天下地、为人类的生产生话、幸福美好服务的。二、它是中华民族独具特色的宇宙观、世界观的重要源泉:在有神论世界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宇宙观、世界观。在西方,神的权威是丝毫不容侵犯的,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只因为想获得一些智慧与幸福,偷吃了上帝的智慧之果,便被上帝驱逐出了伊甸园,剥夺了他们永生的权利,令他们到人间去饱受痛苦与煎熬,而且祸延子孙,让子孙们世世代代都背着“原罪”的包袱,为他们不知远去了多少世代的祖先没完没了的赎罪。一位胆敢将天火偷盗给人类的普罗米修士,就受到了宙斯永远绑在岩山上暴晒及派饿鹰每天啄食心肝的残酷惩罚,人们只能屈从于上帝的绝对权威下诚惶诚恐地生活,还要无时无刻地赞美上帝的恩德,心甘愿地接受上帝的专制统治。而在中国,原始神灵与人类的关系,却是平等互爱、相互依存、无私***的关系,神灵保佑人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畜安康、刀兵不犯,人们便用美酒佳肴、轻歌曼舞酬谢神灵,如果求雨不应、祈福不灵,人们也可以将大神抬到太阳下去晒、到大雨中去淋,甚致还可以放到尿坑里去浸、到烈火中去烧。中国的原始神灵都有一颗无私***、造福人民的慈悲心肠。如盘古神为人类开天辟地,奠定了天地乾坤,死后还将左目化成太阳、右目化为月亮、四肢化为四极五岳、血液化为江河,筋脉化为地理、肌肉化为田土……只见他的无私***,却见不到他的半点私心。抟土造人的女娲神,为她造出的人类炼石补天、杀黑龙、止**,对人类不辞辛劳、爱护备至,却不要人类的半点报酬。这样的神灵在西方是打起锣都找不到的。濮阳的天文图给我们的印象同样如此,图中有为人类指点方向、显示四时八节的北斗星座,有为人类农耕服务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星座,《诗经》有“七月流火,八月授衣”之句,描绘的就是青龙星座中的“大火星”为人类服务的景象。三、濮阳的星象图显示了中华民族大量的人文内涵:在濮阳出土的三幅“星象图”中,有两幅出土于遗址中,只有《北斗、龙、虎星象图》出土于M45号大墓中。这座墓葬的形制非常特殊,一般的墓葬大多是长方形竖穴墓,高贵一些的则用空心十字形(考古学上叫“亚”字形)竖穴墓。而这一墓葬却是极其特殊的“圭形竖穴墓”(有的称“皇冠形墓”)。《辞源.圭字条》说:“玉之剡上、方下者,国有大事,以为瑞信之物,亦谓之“瑞玉”,这座大墓采用了“圭形”结构,其本身就已说明了墓主人是属于掌握了瑞信的“古帝”级的人物。而这位古帝足踏北斗、左有白虎、右有青龙的至尊格局,充分反映了中华民族童年时代的人定胜天、让天文地理都为人类服务的英雄气慨。四、濮阳的天文星象图显示了中国几何学、三角学、数学的成熟:M45号大墓为什么要用人的髀骨做北斗星的斗柄?《后汉书.天文志.刘昭注引蔡邕表志》及《晋书.天文志上》等书有:“髀者,股也。股者,表也……用勾股、重差、推晷影、极游,以为远过之数,皆得于表股者也,故曰《周髀》”。《周髀》即《周髀算经》,是中国领先于世界的数学经典之作。这本书上说:“髀股以像人……观测者故高八尺,与目齐,含肩在内。股约一尺,用以量日月星晷影极游长度”。原来,这髀骨就是中国数学上用来计算天文星象的观测仪表。古人很迷信,他们认为“髀股以像人”,因而就以人的髀骨来做测量天文的标尺了。这一考古大发现将中国的天文学、几何学、三角学、数学和中国有名的“勾股定律”的源头,都上推到了六千五百年前,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巨大发现。三、是中国道教思想的重要源头:这位古帝的葬式中,足踏北斗,虎星在左,龙星在右。另外在斗星、虎星和龙星的旁边,各有一具人尸,应该是祭星用的人牲。1北斗星的斗柄,也是用人髀骨做的。足踏北斗应该是中国道教“踏罡布斗”法事的源头,传统戏中的《孔明拜斗》至今还快炙人口。五、中国式宫殿建筑的重要源头:中国人认为:北斗星宫又称“斗宫”,为神仙聚会之所,因此,后世帝王的宫殿大都以北斗星宫的形制修建。此风还传到了国外,日本的天皇府就是按北斗星宫的形制修建的。六、显示了中国道教对六千五百年前的原始形态继承:T(“T”代表遗址)176号《龙虎鹿28宿星象图》:这幅星图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画出了龙虎鹿鸟四类神灵系统,著名的考古学家、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系主任张光直教授因龙虎鹿的出土联想到了中国道教古籍中提到的龙虎鹿“三蹻”。东晋葛洪著的《抱朴子》一书说:“若能乘蹻者,可以周流天下,不拘山河。凡乘蹻者有三法,一曰龙蹻,二曰虎蹻,三曰鹿蹻。” 蹻字为健行之意。道士借龙蹻、虎蹻、鹿蹻为脚力,可以上天入地,与鬼神交往。他进而推测,道教的这一观念也许正是源于史前的巫术信仰。但也有人反对,认为葛洪的时代与这幅星图的时代相差了五千多年,怎么可能有关系呢?但我认为:张光直教授的观点是对的,反对的人多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无端怀疑。打个比方,如果我们的父亲是黄种人,难道我们还要去怀疑我们的祖先不是黄种人吗?从系统论的角度去研究学问,既然六千年前就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天文系统,难道过了五千年后又会无缘无故地变成了另外一个天文系统?如果当真出现了这种全然没有系统性、传承性、乱七八糟的天文学系统,那才叫做怪事呢!七、朱雀的地位高于“三蹻”: T176贝塑“三蹻”图的上方还站着一只不在“三蹻”之内的神鸟,这又是干什么的呢?似不见有学者出来解释。在我的研究中,曾以大量事实谈到过中国农耕民族的图腾是神鸟(有朱雀、丹凤、红鸾诸称)的问题,这只神鸟高踞众神兽之上,可知它地位之重要。联想到仰韶文化中有“神鸟啄龙尾图”、商代青铜嚣中有“鸟立兽背”的图像、楚艺术中的神鸟大都将其它神兽踏在足下,马王堆西汉墓的飞衣帛画中,神鸟是天人之间至高神的现象。联系到中国农耕民族这些古老的文化传统,而濮阳的天文图又是耕文化的遗址,我认为:这只神鸟才是这一幅星图的关键神灵。它的高高在上,意味着其它的神兽,全是它的属下。只有它才是农耕民族至高无上的尊神。八、中华民族踏入文明门槛的里程碑:T215号《人物御龙28宿星象图》是世界上最早的已初具系统的天文图。图的中心是“人物御龙星图”,龙的下方是“龟蛇星图”,“龟蛇星图”的西面还有“朱雀星图”。龙的上方是“白虎星图”,“白虎星图”的脚下还有图案,可惜已被灰坑扰乱,分不清了,但可以推断它还是星图。由于天文学是衡量人类进入文明社会最重要的标志之一,而这幅星图几乎包括了中国天文学“28宿”的大部分星象系统,已为今日流行于中外的28宿星象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说它是“中华民族踏入了文明门槛的一个里程碑”,应该是一点也不过分的。九、世界上最早的《人神交往图》:T215图中心的《人物御龙星图》,可以与楚帛画和马王堆汉墓中的《人物御龙图》进行比较,楚帛画的《人物御龙图》画的都是墓主人的灵魂乘龙登天的情况,马王堆汉墓的“飞衣帛画”,画的是墓主人的灵魂乘双龙登天的情况。但由于濮阳的贝塑不是墓里出土的,画的不应是死者灵魂乘龙登天,应该是表现神巫在生前就有像包公戏中的包龙图那样,具有“日断阳来夜断阴”的本领,白天在阳间断案,夜晚到阴间断案。现在的民间傩坛教,也有巫师“游桃源洞”(民间传说中的天堂)的法事可为佐证。巫师坐在神案前,脚下踩一个方斗当作龙马,斗下放四个鸡蛋当作龙脚,脸上盖一块黑色丝巾,口中唱着《游桃源洞歌》,唱着唱着,混身发抖,不省人事,人们便认为他是进入了桃源洞,会到了老祖先了。然后人们就通过他向老祖先问农事丰欠、地方平安、个人吉凶……因此,所谓的《人物御龙星图》,实际上是《神巫御龙星登天寻祖神之图》,描绘的就是神巫乘着龙星“神游九天”、上通神灵、下通凡人的非凡本领。用道教的“三蹻”教义来解释,作为一个神巫,他要代替凡人通天,当然不会用凡间的凡兽,而是骑着天上的龙星、虎星、鹿星这“三蹻”神兽上天的。上古时候,人们认为只有神通广大的巫师才能降龙伏虎,以这些健走的神兽为坐骑,上天下地,往来于人神之间。一般的凡人与神灵之间是不能交往的,因此,这星图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人神交往图》。

记者 :本文的标题是《龙星高照三万年》,而现在谈的都是六千多年的事。你提出的“龙星高照三万年”的依据又在哪里呢?

林河 :这是著名的天文学家、中国天文博物院院长伊世同教授根据星辰运动的规律研究出来的。我们头顶上的恒星,看上去好像都是不动的,其实,它们却是时刻在动的。以北斗星座为例:自人们发现它以来,这些星无时无刻都在向着相反的方向变动,一万年前的人们看北斗星要比今天的密,一万年以后的人们看北半星,要比现在的疏。变到最后,北斗就会疏得不像斗形了。天文学家伊世同教授根据星座变动的原理,发现了“濮阳龙星”中的“大火星”位南的现象,他以岁差法运算,研究了六千五百年前濮阳人的“北斗龙虎星象图”为什么会出现偏差的原因后,发现了它反映的还是两万五千年前的星象。他在他的《神农与大火》一文中是这样说的:“就方位来讲,如果把大火视为炎帝的象征而居于南方,其时代还要古老得多。因为大火位南的星象实和今天的情况差不多。以岁差法去推算,这是两万五千年前的星象”。按照伊世同先生的发现再推论:人们对天文星象的认识,总是先有感性认识然后有理性认识的。远古的原始人,观察星象完全靠经验的积累,而经验的积累对原始人来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认识星星到发现星星的移动规律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发现星星的移动规律到发现星座的移动规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发现星座到给星座命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给星座命名到形成完整的天文学系统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濮阳星象图》已经把北斗、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大星系画得那么系统化了,说明了六千五百年前的人们要想达到这样的水平,还需要有几千年的认识过程。以两万五千年为基础再加上几千年的认识过程,就应该是三万年前了,我写《龙星高照三万年》的根据就来自伊世同教授的文章。

记者 :据外电报导:1940年的时候,西方科学家就在法国中部著名的Lascaux山洞群的壁画中发现了一幅画有“夏日三角座”最耀眼的三颗星(即今日金牛星座中的织女星、牛郎星和Deneb星)。这个星座图画在一幅史前“地图”上,它的历史大约有一万六千五百年左右(见《人民日报》海外版2002年12月13日“环球文汇”栏)。依此,西方的天文学知识,就应该有一万六千年以上的历史了。请问:中国有没有发现过这么早的天文图呢?

林河 :中国目前还没有发现有这么早的天文图。观察星象,并不只是人类的专长,这种特长在动物中早就有了。如北雁南飞、紫燕北归、信鸽知返、老马识途,就是动物的天赋。因此,原始人类在一万六千年前就能画出“夏日三角座”与中国内蒙古的人民在七千年前就产生了“龙崇拜”一样,并不奇怪。但是,它们是不是与人类文化融为一体了呢?是不是能为人类所驾御、能为人类文明的进步服务了呢?是不是为西方的天文学奠定基础了呢?是不是为人类的天文学做出过伟大贡献了呢?这就不一定了。就目前而论,像濮阳天文图这样蕴藏着人类千古文明信息的天文图,还是首次发现。何况,中国目前没有发现并不等于不会发现了,中国的岩洞艺术比较贫乏,但崖画艺术却相当丰富,由于崖画的时代很难测定,至今未能测定它们的具体年代,如果以后的测定技术进步了,能够从中发现更古老的天文图是完全有可能的。(本文吸取了伊世同、王大有二位先生的好些观点,谨此致谢。)2003/0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c0e460010009rs.html




龙 星 高 照 三 万 年

——中国天文学对人类文明基因的伟大贡献




天文知识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必不可少的科学知识。几乎所有的古老文明都有令人惊叹的天文知识。如古埃及在距今六千年前,就已经把一年定为365天,美索不达米亚在距今6000年前就发明了阴阳历法。在巴比伦的泥板书上,也出现了《观天图》。而中国的天文学知识,却只能追溯到三千年前的甲骨文。比西方似乎要晚了两三千年,与中国的古老文明很不相称。这是什么缘故呢?为此,我再访问了林河先生。

记者 :林老,据我所知,生产力先进的民族必定有先进的天文学知识,根据您“中华民族的农耕文化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先进的生产力”的观点,那么,中华民族的天文学知识是不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先进的呢。

林河 :中国古代的生产力是全世界最先进的,中国古代的天文学当然是最先进的。中国制定的历法精度在十六世纪以前一直居于世界最高水平;中国古代天文学家的观测数据,更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有文字记载太阳黑子、哈雷彗星、超新星等天象的国家。中国3000年前的甲骨文就记载过五次日食,比西方的记录要早2000多年。孔子的《春秋》一书记鲁隐公时发生的日食,比希腊人泰尔所记的日食要早130年。

中国早在公元前1057年就有了哈雷彗星的记录,比西方早了500年。

中国战国时的天文学家甘德就已发现了木星的卫星,比意大利人伽里略发现木星卫星要早1970年。

中国人的陨石记录比国外要早1847年。

中国人发现太阳黑子比西方要早1700多年。

中国人在唐代就发现了恒星运动,比西方要早1000年。

中国在西汉时的彗星运行图,比耶鲁撒冷的彗星图要早100多年。

北宋的苏颂所创造的“水运浑象仪”是世界机械钟表的祖先,它比西方发明的机械钟表的擒纵器要早六百年。

中国古代天文计算采用的赤道坐标现已由现代天文学所采用。因此,中国也就成为了世界上领先采用赤道坐标的国家。中国的赤道式天文仪――璇机玉衡,创始于2400年前,完善于1231年的简仪、直到今天,西方观察天上的恒星时,除了把望远镜代替了肉眼观察以外,其它方面并无创新。

中国古书《竹书纪年》有:“夏桀十年,五星错行,夜中星陨如雨。”为世界上最早的流星雨记录。《诗经》有“彼月而食,则维其常”,为世界上最早的月食记录。

其它如行星运行、日珥记录、陨石雨记录、新星记录、子午线实测、地动仪、干支记日法、四分历、授时历、十八月历、天文学专著、天文仪、天文台、观星台、避雷针、气象记录、风向器、湿度器、雨量器、测风站、云图、火炮除雹法等等,中国都领先于世界。

中国的天文学落后于西方,是从16世纪中叶,哥白尼提出“日心说”开始的。,从此,欧洲的天文学迅速发展,很快就取代了中国的领先地位。

记者 :据我所知,古埃及在距今六千年前,就已经把一年定为365天,美索不达米亚在距今6000年前就发明了阴阳历法。在巴比伦的泥板书上,也出现了《观天图》。而中国的天文学却只能追溯到三千年前的甲骨文时代。比西方似乎要晚了两三千年,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林河 :你说的这些比中国古老的文明,大多是西方的考古学家从地下发掘出来的,过去并不为人所知。西方的考古学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而中国的考古学,由于封建社会的闭关自守、固步自封,国弱民穷,科技凋零,因而落后于西方了。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的考古学才真正受到重视。但是,就在这不长的时间里,中国便已发掘出了震惊世界的楚文化、马王堆汉文化宝库、秦始皇兵马俑、玉蟾岩世界最早的人工栽培稻等等地下文物。由此可知,还不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文物埋藏在地下。在天文学方面,20世纪90年代,河南省濮阳市西水坡出土的六千五百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了迄今世界上最早的用蚌壳铺砌的《天文图》,就是很好的证明。中国著名的天文学家伊世同评论道:这个《天文图》比埃及金字塔中的《天文图》早2000多年,比巴比伦的《界标天文图》早3000余年。因此,无论是从文献学和考古学来说,中华民族的天文学都是世界古天文史上最先进的。

记者 :中华民族崇拜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但“中国龙”究竟有多久的历史了,却一直找不到答案。“濮阳龙”的出土,是不是意味着找到了答案了呢?还请您为我们详细讲述一下。

林河 :可以。1987年秋,河南省的濮阳西水坡发现了规模较大的古墓群,在发掘中发现了古人用蚌壳摆塑的三幅“龙虎图像”,一幅是《北斗、龙、虎星座图》(M45号),一幅是《人物御龙28宿星座图》(T215号),还有一幅是《龙虎鹿28宿星座图》(T176号)。.由于下一年就是龙年,因而颇受社会关注。但在当时,许多人只认为它有可能是古人的“图腾崇拜”,却没有人认识到它将是改变世界天文史的天文星座图。

过了一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编辑冯时,发现在《北斗、龙、虎星座图》(M45号)的北边,也就是墓中亡灵的足下,有一组用人腿骨和蚌壳合组的图像,因而联想到它是不是“北斗星座”的问题,便到中国天文博物院伊世同院长家去请教。于是,引发了伊世同院长到发掘现场去实地考察的念头。

中国著名的“龙凤文化”研究专家王大有研究员,于1992年到1995年多次对“濮阳龙”作了实地考察,终于发现了它是古代天文图的秘密。

在“95濮阳龙文化与中华民族学术讨论会”上,各方面的专家云集,王大有研究员在会上宣布了“龙虎图”实际上是“星座图”这个秘密,顿时引起了与会学者的轰动,中国天文博物院伊世同院长还特意和一些台湾来的学者又到实地去考察了一次。但并没有找到王大有研究员所说的天文图。他问王大有研究员:“我怎么没有找到你所说的星体?”王大有研究员指着照片对伊院长说:“你看这些照片,凡是星体,中心一蚌多是仰置,腹心向上,四周肯定摆尖长蚌,蚌背向上”。伊院长看后由衷地佩服说:“果真是星体,看来只有你才能发现这秘密。这么多人看了,都没有识别出来,你告诉了我,我也没有找出来,艺术家的眼睛就是敏锐”。

对于濮阳星座图的研究,中国同行们的意见是一致了,但要想得到西方同行的认同,却还要化些力气。这是因为,自从西方的强权政治搅乱了世界的和平安宁以后,强权政治便泡制出了“西方中心论”和“西方优秀论”这两大理论体系,蓄意抹杀东方文化的历史,以便使他们的强权统治合理化。在这种理论的影响下,一些不懂历史的科学家很难不受其影响。总认为东方文化发源于西方,牙根儿不相信东方文化会比西方文化的历史悠久,也不相信东方文化会比西方文化优秀,很难接受“东方比西方优秀”的现实。当伊世同教授与一位荷兰同行谈起濮阳发现的天文星像图时,荷兰学者简直像是在听一个神话,连连摇头摆手,根本不相信濮阳天文图的年代会有6500年。伊世同教授便将带来的蚌壳样品请他测定,这荷兰学者将样品交给荷兰的权威机构重新测定后,得到的数据依旧是6500年左右。在证据面前,不相信也只得相信了。于是,濮阳的《星座图》又一次奠定了中国古代天文学领先于世界的地位。

这些情况也告诉我们:现代的科学门类越来越广,分工越来越专,使得专家们的知识面越来越窄。在某一方面是专家,在另一方面却是“科盲”的情况已经无法避免。要想科学产生飞跃,单靠一个学科的专家去研究,难度是相当大的。必须走多学科共同研究、集思广益的道路,才能取得较大成功。这次的发现,就是考古学家、天文学家、编辑记者和艺术家等不同学科的专家齐心协力、共同研究的成果。

记者 :中华民族在6500年前不但能够绘制出如此高超的星象图,而且能够根据星座的形象,赋予它龙、虎、斗的名你,的确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但不知濮阳的星象图,有哪些文化内涵呢?

林河 :濮阳的这三幅“龙虎星象图”的文化内涵都丰富极了!先谈濮阳M(“M”代表墓葬)45号大墓的《北斗、龙、虎星象图》:一、它是中华龙文化的重要源头:虽然中国也出土过比濮阳龙更早的龙,如内蒙古兴隆洼陶器上的龙纹,就比濮阳龙要早好几百年,但从文化含义上看,“蒙古龙”似乎还是野性的龙,它的凶恶形象看上去只能使人感到畏惧,而看不出它会给人带来利益。“濮阳龙”却已是完全被人驯化了的龙,是一条可以供人类驱使的龙马,大巫师就是驱使着它们去行云布雨、上天下地、为人类的生产生话、幸福美好服务的。二、它是中华民族独具特色的宇宙观、世界观的重要源泉:在有神论世界中,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宇宙观、世界观。在西方,神的权威是丝毫不容侵犯的,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只因为想获得一些智慧与幸福,偷吃了上帝的智慧之果,便被上帝驱逐出了伊甸园,剥夺了他们永生的权利,令他们到人间去饱受痛苦与煎熬,而且祸延子孙,让子孙们世世代代都背着“原罪”的包袱,为他们不知远去了多少世代的祖先没完没了的赎罪。一位胆敢将天火偷盗给人类的普罗米修士,就受到了宙斯永远绑在岩山上暴晒及派饿鹰每天啄食心肝的残酷惩罚,人们只能屈从于上帝的绝对权威下诚惶诚恐地生活,还要无时无刻地赞美上帝的恩德,心甘愿地接受上帝的专制统治。而在中国,原始神灵与人类的关系,却是平等互爱、相互依存、无私***的关系,神灵保佑人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畜安康、刀兵不犯,人们便用美酒佳肴、轻歌曼舞酬谢神灵,如果求雨不应、祈福不灵,人们也可以将大神抬到太阳下去晒、到大雨中去淋,甚致还可以放到尿坑里去浸、到烈火中去烧。中国的原始神灵都有一颗无私***、造福人民的慈悲心肠。如盘古神为人类开天辟地,奠定了天地乾坤,死后还将左目化成太阳、右目化为月亮、四肢化为四极五岳、血液化为江河,筋脉化为地理、肌肉化为田土……只见他的无私***,却见不到他的半点私心。抟土造人的女娲神,为她造出的人类炼石补天、杀黑龙、止**,对人类不辞辛劳、爱护备至,却不要人类的半点报酬。这样的神灵在西方是打起锣都找不到的。濮阳的天文图给我们的印象同样如此,图中有为人类指点方向、显示四时八节的北斗星座,有为人类农耕服务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星座,《诗经》有“七月流火,八月授衣”之句,描绘的就是青龙星座中的“大火星”为人类服务的景象。三、濮阳的星象图显示了中华民族大量的人文内涵:在濮阳出土的三幅“星象图”中,有两幅出土于遗址中,只有《北斗、龙、虎星象图》出土于M45号大墓中。这座墓葬的形制非常特殊,一般的墓葬大多是长方形竖穴墓,高贵一些的则用空心十字形(考古学上叫“亚”字形)竖穴墓。而这一墓葬却是极其特殊的“圭形竖穴墓”(有的称“皇冠形墓”)。《辞源.圭字条》说:“玉之剡上、方下者,国有大事,以为瑞信之物,亦谓之“瑞玉”,这座大墓采用了“圭形”结构,其本身就已说明了墓主人是属于掌握了瑞信的“古帝”级的人物。而这位古帝足踏北斗、左有白虎、右有青龙的至尊格局,充分反映了中华民族童年时代的人定胜天、让天文地理都为人类服务的英雄气慨。四、濮阳的天文星象图显示了中国几何学、三角学、数学的成熟:M45号大墓为什么要用人的髀骨做北斗星的斗柄?《后汉书.天文志.刘昭注引蔡邕表志》及《晋书.天文志上》等书有:“髀者,股也。股者,表也……用勾股、重差、推晷影、极游,以为远过之数,皆得于表股者也,故曰《周髀》”。《周髀》即《周髀算经》,是中国领先于世界的数学经典之作。这本书上说:“髀股以像人……观测者故高八尺,与目齐,含肩在内。股约一尺,用以量日月星晷影极游长度”。原来,这髀骨就是中国数学上用来计算天文星象的观测仪表。古人很迷信,他们认为“髀股以像人”,因而就以人的髀骨来做测量天文的标尺了。这一考古大发现将中国的天文学、几何学、三角学、数学和中国有名的“勾股定律”的源头,都上推到了六千五百年前,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巨大发现。三、是中国道教思想的重要源头:这位古帝的葬式中,足踏北斗,虎星在左,龙星在右。另外在斗星、虎星和龙星的旁边,各有一具人尸,应该是祭星用的人牲。1北斗星的斗柄,也是用人髀骨做的。足踏北斗应该是中国道教“踏罡布斗”法事的源头,传统戏中的《孔明拜斗》至今还快炙人口。五、中国式宫殿建筑的重要源头:中国人认为:北斗星宫又称“斗宫”,为神仙聚会之所,因此,后世帝王的宫殿大都以北斗星宫的形制修建。此风还传到了国外,日本的天皇府就是按北斗星宫的形制修建的。六、显示了中国道教对六千五百年前的原始形态继承:T(“T”代表遗址)176号《龙虎鹿28宿星象图》:这幅星图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画出了龙虎鹿鸟四类神灵系统,著名的考古学家、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系主任张光直教授因龙虎鹿的出土联想到了中国道教古籍中提到的龙虎鹿“三蹻”。东晋葛洪著的《抱朴子》一书说:“若能乘蹻者,可以周流天下,不拘山河。凡乘蹻者有三法,一曰龙蹻,二曰虎蹻,三曰鹿蹻。” 蹻字为健行之意。道士借龙蹻、虎蹻、鹿蹻为脚力,可以上天入地,与鬼神交往。他进而推测,道教的这一观念也许正是源于史前的巫术信仰。但也有人反对,认为葛洪的时代与这幅星图的时代相差了五千多年,怎么可能有关系呢?但我认为:张光直教授的观点是对的,反对的人多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无端怀疑。打个比方,如果我们的父亲是黄种人,难道我们还要去怀疑我们的祖先不是黄种人吗?从系统论的角度去研究学问,既然六千年前就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天文系统,难道过了五千年后又会无缘无故地变成了另外一个天文系统?如果当真出现了这种全然没有系统性、传承性、乱七八糟的天文学系统,那才叫做怪事呢!七、朱雀的地位高于“三蹻”: T176贝塑“三蹻”图的上方还站着一只不在“三蹻”之内的神鸟,这又是干什么的呢?似不见有学者出来解释。在我的研究中,曾以大量事实谈到过中国农耕民族的图腾是神鸟(有朱雀、丹凤、红鸾诸称)的问题,这只神鸟高踞众神兽之上,可知它地位之重要。联想到仰韶文化中有“神鸟啄龙尾图”、商代青铜嚣中有“鸟立兽背”的图像、楚艺术中的神鸟大都将其它神兽踏在足下,马王堆西汉墓的飞衣帛画中,神鸟是天人之间至高神的现象。联系到中国农耕民族这些古老的文化传统,而濮阳的天文图又是耕文化的遗址,我认为:这只神鸟才是这一幅星图的关键神灵。它的高高在上,意味着其它的神兽,全是它的属下。只有它才是农耕民族至高无上的尊神。八、中华民族踏入文明门槛的里程碑:T215号《人物御龙28宿星象图》是世界上最早的已初具系统的天文图。图的中心是“人物御龙星图”,龙的下方是“龟蛇星图”,“龟蛇星图”的西面还有“朱雀星图”。龙的上方是“白虎星图”,“白虎星图”的脚下还有图案,可惜已被灰坑扰乱,分不清了,但可以推断它还是星图。由于天文学是衡量人类进入文明社会最重要的标志之一,而这幅星图几乎包括了中国天文学“28宿”的大部分星象系统,已为今日流行于中外的28宿星象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说它是“中华民族踏入了文明门槛的一个里程碑”,应该是一点也不过分的。九、世界上最早的《人神交往图》:T215图中心的《人物御龙星图》,可以与楚帛画和马王堆汉墓中的《人物御龙图》进行比较,楚帛画的《人物御龙图》画的都是墓主人的灵魂乘龙登天的情况,马王堆汉墓的“飞衣帛画”,画的是墓主人的灵魂乘双龙登天的情况。但由于濮阳的贝塑不是墓里出土的,画的不应是死者灵魂乘龙登天,应该是表现神巫在生前就有像包公戏中的包龙图那样,具有“日断阳来夜断阴”的本领,白天在阳间断案,夜晚到阴间断案。现在的民间傩坛教,也有巫师“游桃源洞”(民间传说中的天堂)的法事可为佐证。巫师坐在神案前,脚下踩一个方斗当作龙马,斗下放四个鸡蛋当作龙脚,脸上盖一块黑色丝巾,口中唱着《游桃源洞歌》,唱着唱着,混身发抖,不省人事,人们便认为他是进入了桃源洞,会到了老祖先了。然后人们就通过他向老祖先问农事丰欠、地方平安、个人吉凶……因此,所谓的《人物御龙星图》,实际上是《神巫御龙星登天寻祖神之图》,描绘的就是神巫乘着龙星“神游九天”、上通神灵、下通凡人的非凡本领。用道教的“三蹻”教义来解释,作为一个神巫,他要代替凡人通天,当然不会用凡间的凡兽,而是骑着天上的龙星、虎星、鹿星这“三蹻”神兽上天的。上古时候,人们认为只有神通广大的巫师才能降龙伏虎,以这些健走的神兽为坐骑,上天下地,往来于人神之间。一般的凡人与神灵之间是不能交往的,因此,这星图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人神交往图》。

记者 :本文的标题是《龙星高照三万年》,而现在谈的都是六千多年的事。你提出的“龙星高照三万年”的依据又在哪里呢?

林河 :这是著名的天文学家、中国天文博物院院长伊世同教授根据星辰运动的规律研究出来的。我们头顶上的恒星,看上去好像都是不动的,其实,它们却是时刻在动的。以北斗星座为例:自人们发现它以来,这些星无时无刻都在向着相反的方向变动,一万年前的人们看北斗星要比今天的密,一万年以后的人们看北半星,要比现在的疏。变到最后,北斗就会疏得不像斗形了。天文学家伊世同教授根据星座变动的原理,发现了“濮阳龙星”中的“大火星”位南的现象,他以岁差法运算,研究了六千五百年前濮阳人的“北斗龙虎星象图”为什么会出现偏差的原因后,发现了它反映的还是两万五千年前的星象。他在他的《神农与大火》一文中是这样说的:“就方位来讲,如果把大火视为炎帝的象征而居于南方,其时代还要古老得多。因为大火位南的星象实和今天的情况差不多。以岁差法去推算,这是两万五千年前的星象”。按照伊世同先生的发现再推论:人们对天文星象的认识,总是先有感性认识然后有理性认识的。远古的原始人,观察星象完全靠经验的积累,而经验的积累对原始人来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认识星星到发现星星的移动规律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发现星星的移动规律到发现星座的移动规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发现星座到给星座命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给星座命名到形成完整的天文学系统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濮阳星象图》已经把北斗、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大星系画得那么系统化了,说明了六千五百年前的人们要想达到这样的水平,还需要有几千年的认识过程。以两万五千年为基础再加上几千年的认识过程,就应该是三万年前了,我写《龙星高照三万年》的根据就来自伊世同教授的文章。

记者 :据外电报导:1940年的时候,西方科学家就在法国中部著名的Lascaux山洞群的壁画中发现了一幅画有“夏日三角座”最耀眼的三颗星(即今日金牛星座中的织女星、牛郎星和Deneb星)。这个星座图画在一幅史前“地图”上,它的历史大约有一万六千五百年左右(见《人民日报》海外版2002年12月13日“环球文汇”栏)。依此,西方的天文学知识,就应该有一万六千年以上的历史了。请问:中国有没有发现过这么早的天文图呢?

林河 :中国目前还没有发现有这么早的天文图。观察星象,并不只是人类的专长,这种特长在动物中早就有了。如北雁南飞、紫燕北归、信鸽知返、老马识途,就是动物的天赋。因此,原始人类在一万六千年前就能画出“夏日三角座”与中国内蒙古的人民在七千年前就产生了“龙崇拜”一样,并不奇怪。但是,它们是不是与人类文化融为一体了呢?是不是能为人类所驾御、能为人类文明的进步服务了呢?是不是为西方的天文学奠定基础了呢?是不是为人类的天文学做出过伟大贡献了呢?这就不一定了。就目前而论,像濮阳天文图这样蕴藏着人类千古文明信息的天文图,还是首次发现。何况,中国目前没有发现并不等于不会发现了,中国的岩洞艺术比较贫乏,但崖画艺术却相当丰富,由于崖画的时代很难测定,至今未能测定它们的具体年代,如果以后的测定技术进步了,能够从中发现更古老的天文图是完全有可能的。(本文吸取了伊世同、王大有二位先生的好些观点,谨此致谢。)2003/08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