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游侠儿,世间实无双◇

向下

△荆楚游侠儿,世间实无双◇

帖子  huns 于 周六 五月 22, 2010 12:45 am

  司马迁著作《史记》:吴人断发文身,重气轻命;越为报仇雪耻之邦;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均可反映当时民风。这一地区重视宝剑和剑术,程度堪称天下之最,也成为后世渊薮。汉人所著《吴越春秋》记干将、莫邪铸剑,“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伺地,阴阳同光,百神临观,天气下降。”铸剑过程中用三百童男童女;莫邪断发剪爪,投于炉中,才能铸成。整个过程有一种庄严神圣气氛,对剑器存在一种神物崇拜。宝剑入水化龙,宝剑腾空而飞,剑气可冲斗牛等传说,也起于吴越楚地,成为后代尚武咏侠诗文题材。古来名剑干将、莫邪、巨阕、泰阿、龙渊、工布等等,均产于吴越。铸剑名师干将、莫邪、欧冶子都是吴越人。吴越地区还特别重视剑术。《吴越春秋》记越女猿公剑术,影响极大。白猿公竟成为后世剑术之祖。《管锥编》第四册262条列举诗、赋、碑、铭多种文体,诸多名家,凡说剑术高明,总以学剑白猿公来表达。故钱锺书先生说此典“已成公器”。后世倭奴剑祖追寻剑道,只推知渊源于楚国。可知,荆楚游侠武功之卓著!

  据《史记》《汉书》,吴楚之地,多有尚武任侠之人。《汉书·李陵传》载李陵请战,理由是所部“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也。”他所部士兵都是荆楚籍竟成了理由,足见当时认为南方民风好剑尚武。六朝史乘不传游侠,《世说新语》中堪称侠者二人,一为宜兴周处,一为广陵戴渊,都是吴楚之人。南朝崇尚复仇。沈约作《宋书》,盛称自己祖父沈林子年十八杀仇人全家,“男女无长幼悉屠之。”因此声誉大起,得到重用。桓温等多人均以残酷复仇得名起家。也可见阳刚尚武、重气轻命风气。隋唐运河开通,江淮地区,八方杂处,聚散异人奇士,腾起任侠之风和道术之说。《金华子》、《云溪友议》、《桂苑丛谈》、《南部新书》、《唐诗纪事》等多种书籍均有记载。南唐宋初,扬州徐铉、润州吴淑翁婿,有更集中的撰述。徐铉《稽神录》中多此趣味,吴淑《江淮异人录》记吴楚地区侠客术士25人。鲁迅《中国小说史略》说:将侠客术士类人物故事“著为专书者,实始于吴淑。”程毅中《宋元小说研究》指出此书“开了后世武侠小说风气之先”,性质是中国古代第一部武侠小说专集。这种性质的作品竟然产生于吴楚,可能出乎人们意料。




  公元前九九年(苏武被囚的第二年),中国大军分两路向匈奴汗国 进攻,一路是大将李广利 ,出兵酒泉(甘肃酒泉),深入西域,到达天山,被匈奴击败。

  另一路大将李陵的遭遇则更为恶劣。当时,李陵率领五千名步兵(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从居延海(内蒙古额济纳旗),向北深入沙漠,行军三十日后,在浚稽山 (蒙古戈壁阿尔泰山),跟匈奴侯单于的三万人相遇,李陵迎战,杀死了上千人。单于召集援军,共八万骑兵,李陵只有撤退。但最强悍的步兵也摆不脱骑兵的追击,匈奴兵团分为两翼左右展开,把李陵兵团夹在当中。李陵逃走,几天后,到达一个无名山谷,他规定士兵受伤三次以上的才准坐车,受伤两次以上的改为驾车,受伤一次的继续战斗,又杀了三千人。再走四五日,到达一片苇草茂盛的畜牧地带,匈奴兵团顺风纵火,但李陵却先行纵火自救。再向南行,到达山地区域,且侯单于下令他的儿子攻击,李陵兵团在树林中设下埋伏,匈奴又损失三千人。且侯单于以元首之尊,亲自指挥十六倍于敌人的精兵,追击十余日,仍不能取胜,简直愤怒得发狂,攻击更加猛烈。李陵在沙漠中再南行四五日,再次杀死匈奴两千人。这时且侯单于已经发现李陵是一支孤军,紧追不舍。两翼越过李陵,在李陵前方合围,遮断退路,箭如雨下,呼喊投降。李陵继续战斗,一日之内,射出了五十万只箭。箭用尽,就抛弃车辆辎重,全体徒步前进,还剩余三千人,进入囗汗山(蒙古谱颜博格多山 ),匈奴兵团堵住谷口。到了晚上,李陵徘徊叹息说:“再给我们每人十枝箭,就能支援到边界。”然而,他已经没有一只箭。半夜的时候,李陵下令击鼓突围,鼓破不能发声。李陵命向四面八方冲出,一以分散敌军注意,一以希望有人能逃回中国向政府报信。他与另一位将军韩延年上马,率亲信军人十余人,越岭南逃。匈奴兵团潮水般追击,李陵身上只有短兵器,不能阻挡敌人。最后韩延年中箭而死,李陵被俘,好胜的皇帝刘彻以投降的理由逮捕处死了李陵全部亲属。

  这场战役恐怕是冷兵器时代步兵VS草原骑兵最牛最经典最不可思议的一场战斗。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