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蛮之土家族系☆

向下

☆南蛮之土家族系☆

帖子  huns 于 周六 五月 22, 2010 12:57 am

江汉大学的向一尊教授是土家族人,他对自己的民族有比较多的研究,他好像曾经专门谈过土家族与楚人的关系。总的看,土家族人是楚人与巴人交汇处的产物如果要归于巴人系,则属东巴,生活在楚国境内。土家族人崇拜虎,而楚崇凤,被封在叶(今河南境内)的楚之诸侯沈褚良好像也是楚国巴人,此人做过楚国的令尹,而令尹这种一人之下的官历来都是由楚公室成员来担当的,叶公能以巴人身份当上楚国令尹不能不是个很意外的事,可见当年在楚国境内,各民族之间的相处应当说还是比较不错的。

  土家族的源头之一:严格地说是战国末年避秦人杀戮的楚人,秦灭后一直有自己的聚落,保留了相对较多的楚国习俗。“毕兹卡”由于长期与苗等其它少数民族混居,老“土话”就具有了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语言的特点。土家族中姓文的和姓向的特别多,***的母亲是土家族人。呵呵 谭、文、向、罗、黄、沈、唐、陶、田、黄、覃、彭,这些都不少,基本是土家族常见姓氏。

  土家族和北方民族没关系,但和巴人、楚人关系很大,古楚语中的很多土话现在还保留在土家族语中,如老虎土家人称菸菟、斑、大斑,这和楚语是一致的,如楚王室的后裔令尹子文,名就叫“菸菟”,字斑,斗氏。有人考证《九歌·山鬼》中“采三秀兮於山中”,这里的“於山”既非巫山(郭沫若就认为是巫山,然后将山鬼附会成巫山神女),更不是“于”字用法,因为除此处外楚辞再没有这种用法的任何其它例子了,而是指一座有老虎的深山,山鬼篇中透出的一些气氛也与古巴人相近,土家族人的祖先当生活古代湖南黔中--重庆--湖北宜昌、恩施这一带,亦楚亦巴。

  迟至南北朝,湘鄂一带诸蛮杂生,僚、濮、庸等都曾在史料上出现。陈霸先北上讨伐侯景,收服的洞蛮也不少,欧阳洵的祖父就是归顺陈朝的长沙洞蛮。现代民族的形成不能简单地与古代某一民族划等号,上千年的民族融合分化,直接的谱系已很难辨清,土家族也不例外。 湖南永顺的王村,那里的土家族历史风俗博物馆里,藏有溪州铜表及土司祭祀神位。溪州铜表乃五代楚国的马希范与退守湘西的彭士愁划界盟约时所铸。彭氏本江西九江一带的军阀,为孙儒残部所逼,退入湖南,最终结合了湘西洞蛮,割据湘西长达800年,清代改土归流时,向朝廷呈表乞归故里,彭氏土司因而迁居江西。
  
  在彭氏长达800年的湘西割据,对土家族的形成影响深远。至今湘西一带彭姓为第一著姓,我所见的神位,中间是彭老郡王,左边是向大官人,右边是覃大武将,而向姓、覃姓并为土家大姓,向警予就是土家族。但是否可以认定土家族是彭氏统治下融合的民族呢?非,土家族分布在湘西、鄂西、黔东北、重庆一带,部酋林立,而彭氏土司仅为占据湘西最大一个,改土归流时,鄂西、重庆尚有冉姓土司多部,应该还有其他姓氏土司,资料不再手头,记忆不清,恕不能详列。那么,土家族的民族属性及其民族意识的形成,必然存在并行交错的线索。
  
  另一点,土家族源头中必然有接近的语源、崇拜等等,否则无法解释与其杂居的苗族、侗族为何没有在喏长的历史中进一步融合。即使采取山地与平地汉异化的进程不同的观点来看,土家族或许异化程度超过生苗,却与熟苗相差无多。而所谓的“有悬棺习俗的是"僰人"。清江流域的巴人和土家人应该是有联系的,也可能僰人和巴、楚 都有关系。 僰人,是三星堆文明、古蜀文明的传承者。祖先是 上古的荆蛮(来自湖南),共同的神是 祝融。 后僰人在蝗明时期被明人屠灭。此乃江浙蝗汉对南方正宗汉族族宗的一大罪行。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