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老二的自白书』

向下

『孔老二的自白书』

帖子  huns 于 周三 五月 05, 2010 10:28 pm

  秦始皇说:我大秦帝国承秦国五百年基业,开我族肇造之功勋,怎么那么快就亡了?
  
   孔子说:主要原因在于我当年没有去秦国,如果当时我去了秦国,宣扬了先王之法克己复礼,商鞅变法就不会如此成功,秦国就会和鲁国宋国一样弱小,早早灭亡,也就没有秦朝了.也就不会有统一的文字了,我依旧写我们鲁国的蝌蚪文,我现在真是命苦,还要学写字,有了亡国奴的感觉.以前在我们鲁国我可是靠给别人教字赚钱的.该死的秦始皇,绝了我们儒生的生路,还不让我们喊叫,大家一定要好好批斗秦始皇一番.一定要列举出他的十大罪状.
  第一就是他不施仁义,让我们这些六国的亡国奴做苦力修长城.
  
   秦始皇说:亡国奴就应该做苦力,如果我对六国亡国奴很仁义,黔首都愿意做亡国奴了,不用为国上战场,照样活的很滋润.这样没有强悍的黔首,也就没有强悍的军队,让我还怎么去打匈奴和百越,也难怪宋朝之后儒家泛滥,国民就文弱了,因为国民满脑子想的是新主子是不是行仁义,而不是去思考依靠暴力解决问题.况且我国牺牲了那么多忠诚勇敢的战士,换来的六国亡国奴难道不能使唤吗?还让我国的战士去背砖,岂有此理,早知道这样就全杀.不过你们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吧!我只后悔活埋的儒生太少了.
  
   多尔滚说:我当年就是在四川实施全杀策略,还嫁祸给张献中,结果我清朝皇帝还没有骂名,还有湖广填四川开发经济的美名,反倒是你们秦始皇好心没好报.
  
   陈胜说:我们楚人跟秦人一直在斗争,至于中原儒家的贱人不敢反抗强敌,还鼓励秦始皇把自己的子女分封到各地当总督,妄图给秦始皇的后人当狗而平步青云,一副狗奴才样,还有一些方士儒给人家找长生不老药去,丢人啊!结果秦始皇不领情,不让儒生当狗,所以儒生就憎恨秦始皇,你们儒生评论秦始皇主要是为了就中伤秦始皇,其实如同放屁,一点作用也没有.还不如我反抗的作用大.
   你们中原儒生也是亡国奴,却象汉奸一样帮征服者治理我们,只顾及跑官,给强敌当狗腿子,未果,被活埋了一些,没有顾及愚弄我们,所以我才能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呼",否则我就跟着儒生喊"天有十日,人有十等".其实搞愚民主义的正是这帮儒.后世儒狗横行,人民才真正被愚弄了,起义时喊的是什么"替天行道受招安""扶清灭洋义和拳",都是什么垃圾口号.我只能表示悲哀.
  
   孔子说:这一条不说了.但秦始皇焚书坑儒.岂能无过?
  
   秦始皇说:老子说过,善行者无辄迹,我烧了已经被废除文字的书,没有那么多历史负担,轻车快骑,中国在世界遥遥领先.儒家主张立言,立德,立书.法家主张立法,立制,立威.所以在法家占主导地位的中国,有国威,没有历史负担.没有历史负担的美国发展也比较快.中国自宋以后,儒家泛滥,国家发展必然是老牛曳破车,保古越严重,留的辙迹越深,只能说明架车的是笨蛋,大家都是从猴子变的,走一样长的路,非要说自己悠久,还整天和别人比辙迹长,真是一群蠢猪腐儒,辙迹越长只能说明你是走了泥坑路的傻子,还有脸说,你比别人走的轻松才是值得夸耀的,沿途看到国家无边辽阔的地理才是值得夸耀的.不是从来就有的东西一定不会永远存在下去.保那些破捞什子干嘛,后人反感我轻车快进,却又陶醉与中国的遥遥领先,真是矛盾啊! 统一文字后,那些用外国字写的书籍,肯定要废除!就像统一车轨后,老车还不是被叫停了.坑杀的儒狗也只有四百多条可以忽略不计,要干涉就用武力说话,辱骂是就是放屁,不顶用. 我不求复古,只求今天比别人强,比别人有实力.我在位期间对外基本不打败仗,征服了岭南全境,匈奴不敢来犯,如果匈奴是定居的而不是流动的,我连匈奴也征服了.这才是一个国家的样子.整天沉溺在古书故纸里边的国家,没有一个有出息的.所以焚书坑儒没有错.
  
   项羽说:是不是存在官府里的鸟书,实际最后是被我烧了.烧的时候不觉得什么,现在也觉得没什么,烧了就烧了. 没想到还有这多争论,只要不符合大楚东皇太一所说的就不该留.
  
   孔子说:秦始皇大兴土木所以灭亡.
  
   秦二世说:孔二狗,你他妈就不是好东西,只会春秋笔法胡编乱造.秦因我亡,其实主要原因在我,是我把赋税提高了好几倍,所以黔首才造反的.
  
   汉武帝说:不要骂孔二狗了,他虽然是狗,我们也要尊重他,他掌管着舆论导向呢,再说批孔批儒也没有效果,因为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还不如先把孔儒挂起来晾着,一心一意谋划扩张战争。
  
   刘邦说:刘彻你好糊涂啊,我当年给儒生帽子撒尿,就是鄙视这帮腐儒,你却尊重他们,给后人埋下祸根.
  
   孔子说:就是一条狗,整天被你们皇帝捧着,也就是名狗了,我很幸运,我就是这条狗.活着累累若丧家之犬,死后却成了名狗.我其实还是有理想的,主要是追随周文武,开万世太平.
  
   周武王:哈哈哈,那里有什么万世太平.太平是打出来的,不是靠你们一堆话就来的.我们和西北游牧民族长期斗争,养成了强悍的民风,才有了太平,我攻打中原,为了分化中原人,就用帝辛的妃子苏妲己大做文章,散布帝辛一些荒淫黄色段子,中原人也爱听,并且也容易让人相信,其实帝辛还是挺有进取心的,还出兵鬼方去开疆,我攻打他着实费了心思.还好姜子牙从朝歌窃取大量情报,为我分化中原人作了技术顾问. 至于我所标榜的仁义,那都是骗人的玩意,当国人的利益只靠当局的仁义恻隐之心来保证,那只能造出人间地狱!我为了骗中原人,好统治中原.才开发出那一套理论,没想到中原人居然相信,还出孔子这个傻冒,不过孔子的确是条好狗,是你们中原殷人遗民的楷模,让我们更加容易征服殷人,统治殷人.哈哈哈!好狗啊.
  
   孔子说:我述天地浩然正气,修身养性,而秦王兵锋所指,暴殄天物.你们这些人居然指责我?

   秦始皇说:孔丘,其实你才是暴殄天物.自从你用春秋笔法,篡改历史就已经把真理埋葬,中国人只好讲起天理,谁在上面,谁就是天,就跟谁混,不论从何方来的征服者,只关心的是征服者能否对他仁义,从来不热衷暴力反抗征服者,典型的汉奸意识,从来不知道真理,所以我中国被人口只有我十分之一的金人,满人整体征服也是活该,但是在这期间发生的杀戮是针对平民的,而我消灭的是和我军一样顽强的敌国军队.中国人越是讲天理,就越在乎当局的仁义,就只能越出汉奸.如果中国人是注重实力,崇尚武力的,那么征服者只能陷入中国人民的暴力反抗,不可能有汉奸的.什么时候中国人最注重实力,什么时候中国人就离真理最近.
   如果中国人不讲仁义道德,那么就会共识人性本恶,再此基础上建立权利监督制约机制,形成全民族的法的精神,没有最高集权者,只有对性恶约束制衡的行政体系,就不会有小人.如果中国人不讲仁义道德,那么中国人就会注重法律制约. 你孔丘用春秋笔法妖言祸众,泯灭真理.

   孔子说:后来的国难都是小人当道引起,关我什么事?

  秦始皇说:你一味的宣传道德,小人只认道德,谁能颂扬,谁就有德,谁就高明,最好世道变成道德自律的人治世道,不要有那么多的权力监督制衡,小人就可以在官场对上讲人情世故拉关系,对下满口仁义道德搞人治内耗,从来不知道法的精神. 中国人越是讲道德,就越靠近仁义道德社会,就只能越出小人. 中国春秋战国时代是儒家蝇营狗苟的时代,也是中国发展快的时代,我秦国视儒家为粪土,发展更是迅速,迎来扩张百年开疆万里的赫赫战果,中国自从汉武帝将儒家从坑里刨出来,虽然是做在屁股底下的(儒表法里),也为后人埋下祸根.唐代后期,弃佛返儒,中国从此一蹶不振. 儒家思想实际就是汉奸和小人的温床,中国要减少汉奸和小人,就必须遏止儒家思想.
  
   众人说:孔丘,你有罪!

   孔子说:罪我者惟乎春秋,我也看出来后人会看到别人记载的历史和我记载的不一样.我对自己篡改历史表示内疚,但是我主要为了周人的秩序啊,篡改历史又算得了什么,知我者惟乎春秋!
  
   周武王说:我的秩序就是,把你们中原的头目们都换成我的子弟亲信,你们中原人的国姓就随我姓姬了,你们中原人要向我们周人进贡,要顺从,谁不顺从我打谁.主要靠打来维护.中原人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贱人,只顺从我们周人,害的我的后人不去作战,只好堕落,然后被戎人击败.中原文化其实也就是这样,如同妓女一样,把别人放倒了,也让别人享受了,所以才能流传下来,老虎可以绝种,但是猪不会绝种,猪会沾沾自喜自己是源源流长,博大精深,唯一没有中断过.又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历史的真相就是有人被孔丘骗了.猪被儒生骗得顺从了,征服者吃猪肉,儒生就跟着吃猪心肺.跑官才是儒生的最大追求,否则连猪毛都吃不上.还是不要骗人了,让真理之光驱散阴霾,让春秋笔法远离历史,让为当权者讳言的卑劣做法远离中国.
  
   孔子说:比喻的太有伤大雅了,太有损中国人形象,其实中国人大部分是儒教制造的顺民,真正反儒的是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他们认为权力不受监督就会***,他们的民主思想让我的道德自律政治体系瓦解,还有马克沁,他制造的新式武器彻底摧毁了东方的保守封闭,还有马克思,他的唯物主义辩证法思想加速了中国的新民主进程,摧毁了我的思想体系。还有冈村宁次,他的军队告诉中国人仁义无敌主义和极端和平主义没有用。汉人反儒是小事,关键是有外国人在反儒,还有内外勾结的李大钊,钱学森等人不遗余力的传播西方文化,导致我儒教衰退,德先生和塞先生就是被内外勾结的中国人请进来的。所以关键要落实好闭关锁国政策,儒教才能寿比神龟。中国人有李大钊,钱学森这样的内鬼,一个去学蛮人谋大逆,一个学奇迹淫巧.还有日本人,也不好好学我儒教,搞却神道教和武士道去了.
  
   冈村宁次说:孔圣人,您冤枉我了.靠尊孔读经能弘扬出什么民族精神?一百多年来,在强制中国人尊孔读经方面没有谁比一度曾占领了大半个中国的大日本帝国做得更有成效。自辛亥革命第二年(1912)学校废除读经以来,只在袁世凯当皇帝那几天恢复了一下,此后无论是北洋军阀还是蒋介石,不管他们怎样鼓吹尊孔复古,还是无力全面在学校恢复读经。大日本帝国可就不同了,我们是把尊孔读经作为“奠定东亚新秩序之基础”,以武力作后盾,与一次次治安强化运动密切配合,作为一项基本战略通过其扶植的傀儡政权有组织有计划地推行的。1938年2月,伪华北临时政府秉承日本华北方面军的旨意,命令各日军占领省份恢复春秋上丁两祭和孔子诞辰祭祀。之后,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规定了八条学校的训育方针,其主要内容是:“尽力提倡中国固有之美德,以领导学生之思想趋于正轨”,“善用中国固有之家族精神,以敦风纪而固国本”,“阐发修齐治平之道,以儒家经义为依归,摒弃外来之功利主义”。他们把“提倡孔孟学说,贯彻王道主义”作为指导教育的纲领,规定低年级必须读孝经,高年级和中学要读四书。为了培养骨干教员,开办小学教员训练所,以“经学概论”和日语为主要课程。强令各学校设宣扬封建伦理道德的修身课,在他们编写的课本中,强调“中国从来为家族制,不适用共产主义之无家族制;中国崇尚旧道德,不容打破礼仪廉耻之存在;中国为农业国,根本不适合共产主义……提倡发扬‘护乡’、‘爱家’、‘敬老’、‘扶幼’、‘节孝’等中国固有之美德。”大日本帝国主义深谙中国儒家伦理的精髓和要义,很明白这些东西无论怎样灌输,也灌输不出中国人的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只会把他们驯化成任其驱使的奴隶。而五四以后的新文化,他们则怕得很,从教材中删除得干干净净,不要说鲁迅,就连胡适也在被禁之列。
  
  在汪精卫叛国前,我建立伪政权,所搜罗的大多是清朝遗老和北洋军阀时期的官僚政客,所谓的旧派人物。这些人都是孔孟信徒,一向顽固地站在五四运动的对立面,鼓吹尊孔读经,阻挠社会变革,极端惧怕和仇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最坚决,把儒家道统的存废看得比国家民族的命运更重要。清朝遗老、国学大师罗振玉,效忠于清王朝,为复辟帝制不惜勾结我策划成立伪满洲国并任多种要职。清末进士、《童蒙养正诗选》的增补者、北洋军阀政府内务总长王揖唐,是伪华北临时政府的创始人和首脑之一,多次协助我主持治安强化运动,屠杀抗日分子,并亲赴日本叩谒天皇和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写表忠诗“八紘一宇浴红风,旭日萦辉递藐躬。春殿从容温语慰,外臣感激此心同”向日寇献媚,无耻之极。清末举人、北洋政府财政总长王克敏,曾任伪华北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委员长,在我面前奴颜婢膝,就职典礼上声言要“绝对排除共产主义,发扬东亚道义”。梁鸿志,清末巨儒梁章钜之子,从小饱读诗书,儒学功底深厚,曾任北洋政府秘书长,我军一占领上海就卖身投靠成了头号大汉奸,“南京大屠杀”后踏着三十万同胞的鲜血在南京出任伪维新政府行政院长,至死不知悔悟,临刑前还留下一句不便转述的极其下流的“名言”,充分暴露了所谓礼仪廉耻背后藏着的是多么卑污龌龊的内心世界。大汉奸伪新民会会长缪斌不属于北洋系,从其临刑前所赋的“浩气归太真,丹心照万民。平生慕孔孟,死作和平神”这首诗来看,也是一个孔孟信徒。大日本帝国确实需要在被其奴役的民族中培植一种 “民族精神”以巩固其统治,光靠军事扫荡是不够的。上面这些人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民族精神的活标本,而中国传统的孔孟之道则是他们可资利用的现成的精神文化资源。有趣的是,北洋军阀中多少有点骨气、在外敌面前大体上守住了一个中国人起码的道德底线的倒是那些出身行伍、儒学功底不太深的人。吴佩孚只是个秀才,22岁投身行伍。段祺瑞只在兵营里念过几天私塾,16岁就入伍了。尽管他们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抗战爆发后犹豫动摇,不仅没有丝毫的抗日行动,吴佩孚还给汉奸齐燮元当了个挂名的顾问以自保,但毕竟在我收买利诱下没有完全投入我的怀抱,举这些例子决不是说儒学修养越深越没骨气,人格是由多方面因素形成的,儒学大师中也不乏有良好政治操守的人物。但是,上述这些汉奸的丑恶表演,恐怕也不能说和他们由一定的文化背景形成的世界观、历史观完全没有关系,要不,大日本帝国干吗要专门物色这种色彩的人物充当傀儡并把尊孔读经作为“奠定东亚新秩序之基础”呢?
  
   秦桧秦大儒(真才实学的儒家状元),当时的儒家主流派的龙头老大,杀了民族英雄岳飞。蒙古灭南宋时,他们马上就用热脸去贴人的冷屁股。满清入关,儒家就更加无耻了,居然大谈:“尊我孔子道统即为汉族。”“祖龙入关”“同化”等等,连自己的祖宗都背叛了,真想替当时“死于侵略者铁蹄下的男同胞和受尽欺侮的女同胞”,狠狠搧他们几个耳光。到了我大日本侵略中国,这些大儒们就把儒家的“光荣”传统进一步发扬光大了,还没等中国亡国,他们就和侵略者打得火热,反正迟投靠早投靠,在儒家里都是“圣人”,早投靠早捞好处,为什么不早投靠。真是历史向前发展了,一鳖却不如一鳖了。

   儒——丧礼也!哭丧的祖宗!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