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溪蛮——古荆蛮后裔

向下

五溪蛮——古荆蛮后裔

帖子  huns 于 周三 五月 05, 2010 10:30 pm

“五溪蛮”之发端,是从远古时代荆蛮部落分支——欢兜部落“古三苗”。到尧帝晚年,欢兜部落推荐共工继承尧位。尧任共工为工师。舜帝摄政时,欢兜部落及共工被舜冠以“凶族”罪名流放三苗国。三苗部落与尧子丹朱反叛失败,欢兜族南迁,融入“蛮夷”。在舜帝执政时三苗部落瓦解,大部分迁往湖南西南山区。后演为荆蛮、苗族。禹帝执政时,禹帝率部征讨三苗。三苗败,与土著蛮族融合,成为“荆蛮族”。夏朝(先楚时代),楚人生活在湘西,被中原王朝斥为“楚蛮”、“荆蛮”。是为“五溪蛮”之前身。

  “五溪蛮”之雏形,是在商朝至春秋晚期之间。商朝,濮部自四川涪水流域向东扩展,进入鄂西,成为“江汉濮”。西周,古濮人成为澧水、沅水流域主要居民。周宣王二年(公元前826)乙亥,荆蛮叛王命,方叔将兵征之,荆蛮来服。于是《诗经》有采芭之诗。春秋初期(公元前757—前741),楚蚡冒熊眴治楚,军事及政治势力进入沅水下游地区,镇压蛮濮。春秋时,湘西濮与三苗、荆蛮混杂融合,交织并存。春秋中期(公元前671—前626),楚成王熊恽治楚,镇压濮夷。周安王十六年(公元前385),吴起为楚相,助楚悼王疑征伐南方。占领湖南,镇压土著反抗。后在湘、资、沅、澧四水流域交通要道,建立据点。沅陵设黔中城。春秋晚期,楚国设黔中郡,并设置关卡,委派税官,征收过往商旅车船的税收,四水流域沿途皆有城邑关卡税官。且封同姓或异姓贵族为王公,统治湖南。封鄦阳公统治今洪江、黔阳、中方、鹤城、麻阳、芷江、新晃。

  公元前339年至公元前277年,是为外来文化对“五溪蛮”有记载之始。周显王三十年至周显王四十年(公元前339—前329)楚威王商派将军庄蹻溯沅水而上,攻打夜郎,直到滇池。后建滇国。楚怀王(公元前328—前299)槐时,屈原(公元前340—前277)任左徒,参议国事,主张改革,遭尹子兰等反对,被黜为三闾大夫,流放汉北。楚顷襄王(公元前298—前263)横三年(公元前296),屈原又被流放溆浦。先从郢都沿长江东下,又向南折入洞庭湖,溯沅水而上,自常德(枉渚)抵辰溪(辰阳),东折至溆浦。沿途写下著名的《九歌》、《九章》、《天问》等。其中,《涉江》写于溆浦。周赧王三十四年(楚顷襄王十八年,公元前281年),秦昭襄王派司马错发兵攻占黔中郡腹地的沅水中下游地区。周赧王三十五年(楚顷襄王十九年,公元前280年),秦国大将张若攻楚国巫郡,进军黔中郡。屈原离开溆浦经辰溪出武陵,《渔父》写于自溆浦至辰溪出武陵的途中。相传著名的《橘颂》、《湘君》、《湘夫人》也是写于流放溆浦期间。后往长沙,作《怀沙》、《招魂》、《悲回风》。周赧王三十八年(楚顷襄王二十二年,公元前277)甲申,秦蜀守将张若率兵攻打楚国,占领了黔中郡、巫郡、楚郢都。在郎州筑城抵拒楚军,统治五溪地区,为秦国设置黔中郡。中心在沅水中下游,郡治在今沅陵县。五月五日,屈原在汨罗得悉楚郢都被秦攻破,作《忆往日》,怀沙自沉汨罗江。当时湘西辰溪、溆浦一带已使用铁器,多为农具、生活用具等。麻阳县九曲弯还有楚人开采的铜矿井,采矿工具为竹、木、陶、铁等。战国时代,溆浦已刻有短篇铭辞的“钟贿王”铜鼎等文化制品,还有楚简也产生在此一时期。

  两汉时期,是为“五溪蛮”地郡县之设置、“五溪蛮”名称之肇始、“五溪蛮”受朝廷重视之源头。西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置镡成县,属武陵郡。西汉时期,“五溪蛮”酋长田强,素有威信。王莽欲招徕之,赐以铜印,田强拒绝不受。有十子,皆雄勇,乃以三子统五万人,下屯沅陵以东,各筑一城,烽火相应,以拒王莽。东汉建武二十三年(47)十月,辰溪(今辰溪辰水)、雄溪(今洪江巫水)、潕溪(今黔城潕水)、朗溪(今托口渠水)等“五溪蛮”酋长相单程,率武陵五溪蛮起义,为“渠帅”。相单程领众据险抗击官军,大寇郡县。光武帝派威武将军刘尚“发南郡、长沙、武陵兵万余人,乘船溯沅江而上入武溪击之”。刘尚“轻敌入险,山深水疾,舟船不得上。蛮民知尚粮少人远,又不晓道径,遂屯聚守险。尚食尽引还。蛮沿路激战,尚军大败。悉为所灭”。东汉建武二十四年(48)七月,“五溪蛮”酋长相单程领导的起义军获得发展,挥师下攻临沅。“秋七月,武陵蛮寇临沅。遣谒者李嵩、中山太守马成讨之,不克”。东汉建武二十五年(49),汉遣马援等率兵四万余众往攻,溯沅江而上。因滩险水急,舟不能前。又逢盛暑,士卒多病殁,被困在沅陵壶头山下。马援病死。为了避免全军覆灭,监军宋均假传圣旨,调伏波将军司马吕种为沅陵长,同起义军谈判,对蛮军改用招抚。相单程因饥荒缺食,乃降。东汉元嘉元年(151),武陵(今常德、桃源、沅陵等地)蛮人詹山,集众四千余人起义,拘执县令,屯聚深山。汉遣窦应明往攻,不能胜。东汉永兴元年(153),太守应奉往招抚詹山,义军散降。

  三国、两晋、南北朝和隋朝,是为“五溪蛮”之发展扩张时期。三国时“五溪蛮”起义,吴奋威将军刘阳侯潘浚奉命统诸军往讨。兵至沅水中游,筑垒酉口侧,斩万余人,五溪遂平。建兴三年(225),诸葛亮南征九溪十八峒,路经镡成,并遗铜鼓一面。诸葛城、诸葛营到处都建有。西晋建兴三年(315),杜稻遣将王贡,联合五溪苗、瑶族人民以舟师截断官军水道粮运,被荆州刺史陶侃击败;尔后,因王贡叛变,杜稻被陶侃再次击败身死。南北朝刘宋元徽二年(474),荆州刺史沈攸之勒索诸蛮捐税,群蛮怒,酉溪(今永顺、沅陵等地)蛮王田头拟杀宋之使者。沈攸之责缴赔偿五百万,田头拟受逼气愤而死。其子田都亡入僚人地区,聚诸蛮部起义,攻至郡城。武陵内史萧嶷遣兵进攻。田都请继父王位,萧嶷允之,蛮众乃安。南北朝齐建元三年(481),武陵蛮首领田思飘,发动蛮族起义。内史王文和率军镇压,田思飘从间道切断官军粮道。官军增援,田思飘中弩死,蛮众以城降。南北朝齐永明(483年—493)初,黔阳蛮族首领田豆渠,与黔阳蛮族首领向宗头等聚蛮众五千人起义。官军进攻,义军据砦抗击。官军斩山开道,进攻其砦。向宗头深夜烧砦退走,田豆渠不知所终。南朝梁(502—557),以城东有龙檦山,故改潕阳县为龙檦县,隶南阳郡。南朝陈永定三年(559),龙檦县改属沅陵郡。隋大业十三年(616),南北朝梁代政权皇室后裔、梁宣帝曾孙萧铣在巴陵郡反隋,据湖南一地,建立梁政权,自称梁王,都巴陵郡。后在岳阳称帝,废龙檦县。收编沈柳生起义军数万人后,势力进一步扩大,攻占了江西的豫章郡。短短一年里,萧梁政权控制了东自江西九江,西达三峡,南抵广东交趾,北至湖北川汉平原的广大地区,拥有强兵四十万。唐武德三年(620)庚辰,巴陵豪强首领、萧铣部将董景珍借故杀害沈柳生。沈柳生起义军群龙无首,随之瓦解。董景珍以沅陵郡降唐将李靖。以沅陵、辰溪,析置麻阳县。





附录:五溪蛮(唐)

  有唐一代,是“五溪蛮”在中国历史上造成卓越影响的时期。
唐武德七年(624),复置龙檦县,属辰州。(按:武德初,兵威远慑,诸蛮渐附,始置巫州、锦州、溪州、富州、叙州等处环治。旋置麻阳,隶于锦州。中多大姓,为彭氏、舒氏、向氏、冉氏、田氏盘踞。因彭氏处以上、下溪州及保靖等州,因舒氏处以叙州,因向氏处以富州,因冉氏处以酉阳,因田氏处以锦州,各分土管辖。土酋中环五种苗蛮,多石、龙、吴、麻、田姓。自高岩居下者,多沅溪蛮,属辰州路泸溪郡;自高岩居上者,名夜郎,属思南。)

唐贞观八年(634),改龙檦县之“檦”为“标”,置巫州治于龙标。析龙标县地,分置朗溪县,属巫州,治托口。

唐贞观十二年(638)二月甲子,巫州(今黔城)獠反。巫州都督齐善行,败巫州獠,俘男女三千余口。武周天授二年(691年),巫州改为沅州,龙标隶属沅州。

武周长安三年(703年),沅州改为舞州。唐开元十二年(724),溪州蛮覃行璋反。唐以监门卫将军杨思勋为黔中道招讨使,将兵击之。杨思勋生擒覃行璋,斩首三万级而归,敕覃行璋以为洵水府别驾。

唐开元十三年(725),以“沅”、“原”声相近,复为巫州。唐天宝元年(742),置叙州潭阳郡,郡治设龙标。同时设辰州泸溪郡、锦州卢阳郡、奖州灵溪郡、羁縻州晃州。

唐大历五年(770),改巫州为叙州,辖龙标、朗溪、潭阳三县,叙州治仍设龙标。隶黔州观察使。黔州观察使治辰州,辖湖南辰州、溪州、叙州、奖州、锦州及四川黔州等地区。黔州观察使后升武泰军节度使。

唐元和六年(811),大水坏黔州城廓,黔州观察使窦群发溪峒蛮抢修,督役太急,辰州蛮、叙州蛮乃聚众qi.义,推叙州蛮首领张伯靖为帅,统领诸蛮。闰十一月,张伯靖率领qi.义军南下,连续攻占了播州、费州。qi.义军攻州夺府,汇成了以辰、锦、叙三州为中心,范围包括整个沅水中上游和湘、鄂、川、黔、桂边界地区大qi.义之势。黔州观察使窦群讨之,不能胜。又调集庸蜀(今四川)、荆汉(今湖北)、南粤(今广东、广西)、东瓯(今福建)等处官兵对qi.义军进行围剿。qi.义军以辰、锦、溆等州为根据地,广连九峒,凭险固守,官兵不能胜。

直到元和八年(813),唐政府先后派遣崔能、潘孟阳等率师四面进攻。宰相李吉甫提议招抚,派遣荆南节度使严绶往谕,张伯靖遂降,授右威翊府中郎将。

唐文宗开成四年(839),杨朝由淮南丞调守叙州,治龙标,开拓湘黔渝五溪峒寨。

唐咸通元年(860)六月初六日,叙州知州杨朝(字居本)子杨再思诞生叙州龙标城。杨再思少年勇猛过人,并且文韬武略齐备。

唐咸通十四年(874),杨再思随父杨居本守叙州。后因功知叙州事,守沅州,创建五溪十峒。设峒长、定峒制,众尊杨再思为十峒长史。

唐乾符六年(879),湖南饥荒。辰州蛮酋长宋邺,与叙州蛮酋长昌师益聚溪峒诸蛮qi.义。

唐龙纪元年(889),杨再思受朝廷绢诏,分镇滇黔,保境卫国。唐代末期,王室衰微,天下纷争,满镇割剧。当时割剧湖南的马殷,为了扩大势力范围,不断派兵征伐五溪蛮地,以拓宽疆域。当时五溪蛮地北有辰州(沅陵、辰溪、麻阳、溆浦)、锦州(麻阳锦和、凤凰、松桃、铜仁、秀山、酉阳)、思州(江口、印江、德江、沿河);西有奖州(锦屏、玉屏、镇远)、充州(岑巩、黄平);南有应州(五开—即今黎平、铜鼓—即今锦屏)、融州(从江、榕江);东南有邵州(邵阳、洞口、武冈、绥宁、城步),而以叙州(无阳、巫州、龙标、朗溪、朗江、远口、渠阳)府治龙标为中心。五溪蛮地诸多酋长慑于马殷威势,而纷纷归附。徽州(绥宁)、诚州(靖州)蛮酋长潘全盛,与辰州(沅陵)蛮酋长宋邺、叙州(黔城)蛮酋长昌师益等,为了保卫家园,联合抗击马殷的入侵。其时叙州(今黔城)一带苗、瑶、侗各民族在四大款首潘全盛(又名潘金盛,或潘大虎)、昌师益(又名姜士奇,或姜师奇)、杨承磊(或杨神勇)、杨再思的领导下,逐渐兴旺繁盛,形成一个以叙州为中心的民族集团组织“叙州蛮”。潘金盛居东南八峒,亦称飞山峒,统领徽州(绥宁)、诚州(靖州)一带;杨承磊居西南五峒,亦称应州峒,统领铜鼓(通道)、绥宁、城步、武冈一带;昌师益居西方三峒,亦称老三峒,统领朗溪(托口)、远口、天柱、锦屏一带;杨再思居北方四峒,亦称朗溪峒,统领叙州府的巫州(洪江)、龙标(黔城)、无阳(芷江)、晃州(新晃)、玉屏一带。四人结交联盟,称为兄弟,誓同生死。兄弟四人都武艺高强,潘全盛使用兵器为一把门板大刀,杨承磊使用兵器为一对青铜大锤,昌师益使用兵器为一条十节长鞭,杨再思使用兵器为一柄神光飞天宝剑。

唐乾宁四年(897),马殷派楚军进攻飞山峒。潘全盛派遣杨承磊率领义军主力,攻打楚军后方军事重镇武冈,杀戌卒。马殷遣邵州刺史吕师周率领5000衡山兵前往救援。义军退守飞山峒,继续与马殷楚军进行战斗。





附录:五溪蛮(五代)
  五代时期,是“五溪蛮”的鼎盛时期,控制的疆域之广、影响的范围之大、持续的时间之长、割据的蛮酋之多,是任何朝代都无法比拟的。

后梁开平元年(907),粱太祖朱晃封马殷为楚王。马殷势力日益强大。原思州、播州等州割据势力划地自立,不附朝廷。惟有杨再思坚持奉唐正朔,改叙州为诚州,诚心固守,自封“诚州牧”。使用唐哀帝“天祐”年号,村寨使用唐规、唐款,在西南腹地创建忠于唐室的藩镇,以功受唐诰封为“诚州刺史”,左仆射尚书,食邑一万二千户。后梁时期,马殷战据湖南,建立楚国,自称楚王。潘全盛领飞山和五开(今贵州黎平县)一带,杨再思据叙州的潭阳、郎溪一带,杨承磊据叙州的锦屏、天柱一带,与西方三峒款首昌师益互为声援,以拒马殷。叙州城西二十里,有凌云山,高插霄汉,群山拱卫,俨若重城。下俯溪流,洁绕如带。陟其山巅,数百里内,顾盼可尽。峰腰石室莹洁,广可数武。室外古树森列,盘屈横拱,状若门楣,为天造地设胜区。叙州蛮酋长杨再思筑寨其中,勇略过人。楚王马殷屡次进攻均未果。后楚王马希范将女许为杨再思继配,缓和紧张局势。马希范女亦深谙兵机用克,威服蛮夷。尝于峰巅结寨相保聚,远近获全。后人感其德,立土庙为神祭祀马希范女,多有灵验。

后梁开平四年(910),叙州蛮酋长潘全盛联合辰州蛮酋长宋邺,与叙州蛮酋长昌师益据辰州,数攻马楚边境,克湘乡。马殷派遣邵州刺史吕师周将衡山兵五千往攻之。

后梁乾化元年(911)正月,邵州刺史吕师周率领楚军击败了潘全盛进攻武冈的义军,并抄小路偷袭潘全盛根据地飞山峒。吕师周率领楚军“攀藤缘崖,入飞山峒”袭击潘全盛。得平地数处,趋军分布立栅,一日而毕。潘全盛见后大骇,曰:“此兵天降也”。潘全盛见飞山峒危急,大为惊慌,遂令杨承磊率领义军主力1000义军迎战。吕师周令官兵捆绑着抓获的义军在前带路,直攻飞山峒。潘全盛、杨承磊率领义军仓促应战,奋勇杀敌。杨承磊战死,潘全盛遭俘后,被押往武冈斩杀。其余部3000余义军尽被杀戮。潘全盛捍卫飞山峒的斗争,自唐末而至五代,前后坚持了十四年之久,后来因为寡不敌众而失败。楚王马殷,平辰、溆诸蛮,统一湘西。叙州蛮酋长杨再思率领余众降楚,封“十峒长史”。

后梁乾化二年(912),叙州蛮族首领昌师益归顺楚王马殷,马殷以昌师益为叙州刺史。以辰州蛮酋长宋邺为辰州刺史。诚州蛮族首领杨再思为诚州刺史。杨再思私改叙州为诚州,以示“诚心固守”之意,并自封“诚州牧”。杨再思有十子,各为酋长,称为“十峒蛮酋”。并以字派“再、正、通、光、昌、盛、秀”七字为等级,建立封建领土制度,推动境内峒瑶苗各民族的团结和融合,从此叙州蛮进行兴盛时期。

后梁龙德元年(921),辰、叙州苗、瑶等蛮族人民联合攻楚,为宁远节度使姚彦章所败。

后晋天福四年(939),溪州豪酋首领彭士愁引溪州(今永顺、古丈)、锦州(今麻阳、凤凰)、奖州(今芷江、新晃)三州诸蛮攻辰州(今沅陵)、澧州(今慈利、石门等地),为楚王马希范所败。彭士愁率诸蛮纳三州印请降。马希范徙溪州于便地,表彭士愁为溪州刺史。并以铜五千斤铸柱铭誓,立于会溪坪(今沅陵)。世称“溪州铜柱”。

后晋出帝开运元年(944),杨再思与西部诸峒酋长在平南一战,使诸峒酋长部属威服,不敢冒犯诚州。杨再思有十子,各为酋长,称为“十峒蛮酋”。从平南一战凯旋归来的杨再思此时已是八十四岁高龄,就将政权交给七子杨正岩,将军事交给此子正滔,自己颐养天年。三子杨正修,管辖今绥宁、城步、新宁、武冈等峒寨地区。当时属叙州蛮徽州赤水峒,故称“赤水峒主”。命杨正岩将叙州蛮的统治范围逐渐扩展到今湘西南,黔东南,桂西北广大地区(即今湖南的靖州、会同、通道、黔阳、怀化、溆浦、麻阳、芷江、新晃、新化、新宁、武冈、城步、绥宁;贵州的锦屏、黎平、天柱、从江、榕江、玉屏;广西的三江、龙胜等县)。在此时期,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争夺中原,无暇顾及作为边郡的五溪地区。天下分裂,战乱频繁,生灵涂炭。杨再思制下的诚州则得以休养生息,社会稳定,峒苗各族安居乐业,农牧发展,商贸兴旺。西部酋长常来犯境,均被杨再思率领十子及诸峒一一击退。

后周广顺二年(952),马楚辰州刺史刘言取湖南,欲招叙州(今黔城)蛮首领符彦通归楚,被周行逢所阻。

后周显德元年(954),蛮族首领符彦通以叙州为根据地,称王于溪峒间。南唐武平军节度使王进逵灭楚,命符彦通为黔中节度使。后叙州蛮酋长杨再思七子杨正岩先以武阳徽州蛮为其部属,后扩大势力,相继占领诚州(今靖州)、奖州(今贵州岑巩)、锦州(今麻阳锦和)、懿州(今芷江)等地。

后周显德四年(957)十月二十六日,诚州刺史、“十峒蛮酋”杨再思卒,享年九十八岁。葬今贵州黎平佳所长岭岗。杨再思生前娶有五氏,依次生十子。原配韩氏生长子杨正隆、次子杨正滔、三子杨正修;续配蒙氏生四子杨正约、五子杨正款;继配马希范之女生六子杨正绾、七子杨正岩、八子杨正嵩;侧室潘氏生九子杨正权;侧室郑氏生十子杨正俭,又名杨正钦。五代之乱,天下多遭涂炭,独诚州兵民屯集,商贾出入,社会安定,人民得以安居乐业。杨再思团结各州的兄弟民族归顺朝廷,因治国安邦功勋卓著,被宋王朝先后追封为威远将军,英惠公,英惠侯。殁后,湘、桂、黔三省边境人民或其思德,或奉为神灵,或尊为祖先,普建飞山庙祀之。每年农历六月初六(杨的生辰)和十月二十六日(杨的忌辰),当地群众常去飞山庙祭奠,经久不衰。







  到了宋朝以后,“五溪蛮”起事,只是零星小火,已经不能引起多大注意了。虽然也有几次北京大的起义。譬如下面所叙述的事件。

宋建隆三年(962),周行逢死,其子周保权继位。部将不服,湖南再次卷入战乱。叙州刺史钟志存奔武阳徽州蛮酋长杨正岩。杨正岩遂以十峒称王,惟留徽、诚二州,诸县皆废。

宋乾德元年(963),宋军压境,宋平湖南。复奖州、叙州诸州。

宋开宝八年(975),杨正隆兄弟自从父亲杨再思辞世以后,见炎宋兴起(960),唐祚已终,人心归宋,乃顺应潮流,晋京面圣,称臣朝贡,献诚州版图。宋太祖赵匡胤龙心大悦,赞扬杨氏父子济世良策,守土有功,树为靖边楷模。封杨正岩为诚州刺史,世袭父职,治诚州;杨正岩将“飞山蛮”的统治范围逐渐扩展到今湘西南,黔东南,桂西北广大地区(包括湖南靖州会同、通道、黔阳、怀化、溆浦、麻阳、芷江、新晃、新化、新宁、武冈、城步、绥宁、贵州、锦屏、黎平、天柱、从江、榕江、玉屏及广西三江,龙胜等县)。封杨正隆为临州知州,治洞口。封杨正滔为湖耳、古州、柳州等处防御使,治湖耳。封杨正修为刺史,治城步,辖今绥宁、城步、新宁、武冈等峒寨地区。当时属“飞山蛮”徽州赤水峒,故称“赤水峒主”。封杨正约为古州八万军民安抚使,治古州。封杨正款为洪州刺史,治洪州。封杨正绾为播州知州,居绥宁。封杨正嵩为防疆使,治防疆。封杨正权为太尉,治潭溪。封杨正俭为威胜将军,镇黔阳。并追封杨再思为诚州刺史,赐爵英惠公、英惠侯,立杨英惠侯墓碑,嘉奖旌表,由朝廷赏赐兄弟绢帛回籍。从二世起,随官任职,散居十地。子孙开始与土著峒苗各族联姻融合。宋初,在民族地区设置总管府、军民总管府、都护府等地方政权。自三世起,杨再思后裔世袭土府的有古州八万军民总管府等,官民相通,地方升平,出现了空前盛世。朝廷思念杨氏治世之德,九次褒封杨再思为王侯,弘扬德范,赐庙供养。五溪地区各民族人们也纷纷建立庙宇,祭祀杨再思。至今仍然香火不断。宋诗人陆游题杨再思庙对联云:“澄清烽火烟,赤胆忠心昭日月;开辟王化路,宣仁布义壮山河”。

宋太平兴国四年(979),“赤水峒主”杨正修款附赵宋王朝。

宋太平兴国五年(980),杨正修经魁进士,敕差韶州都统,并授银青光禄大夫之职。

宋太平兴国八年(983)癸未,溪州、富州、锦州、叙州四州蛮,相率诣辰州,表明愿意参照内地郡县轮流上交租税。诏长史察其瑶俗情伪,并按视山川地形图画来,上卒不许。(懿州刺史田汉瑗、锦州刺史田汉希上言:愿两移其地。诏从之。又以知叙州舒德邦为刺史,向通汉为富州刺史。)诚州蛮族首领杨通宝向朝廷进贡,被命为诚州刺史。

宋淳化二年(991),晃州酋长田汉权向宋朝廷贡献晃州古印一枚,被封为晃州刺史。

宋淳化三年(992),晃州刺史田汉权遣使向宋朝廷进贡朱砂、白蜡等特产。

宋淳化五年(994),晃州刺史田汉权上京进贡,宋太宗亲赐器币。

宋至道二年(996年)丙申,富州刺史、蛮族首领向通汉入京。(帝亲祀南郊,富州刺史向通汉上言:圣人郊祀,恩浃天壤,况五溪诸州,连接十峒,控西南夷戎之地。惟臣州,自古至今,为辰州墙壁,障护辰州五邑,王民安居。臣难僻处遐荒,洗心事上,伏望陛下,察臣勤王之诚。)因兹郊礼,特加真命,诏加检校司徒,进封河内郡侯。

宋咸平元年(998),富州刺史向通汉上书请定租赋,帝以“荒服不征”,不允。宋景德元年(1004),富州刺史向通汉派遣使者祀潭州营佛寺,以报朝廷抚恤之恩。

宋天禧二年(1018),富州刺史向通汉率所部入朝,贡名马、丹砂、银制剑槊等物,并上五溪地理图,愿留京。特授检校太傅、本州防御使,还赐疆土,并官其三子。

宋天禧三年(1019),富州刺史、蛮族首领向通汉卒。以其子向光宪知富州事。

宋乾兴元年(1022),“赤水峒主”杨正修殁。墓葬今城步苗族自治县土桥农场狗崽石,为城步杨姓苗族始祖。其后裔繁衍于湘西南、桂西北、黔东南一带,全国闻名的许多苗族将领,史称“杨氏世勋”,与山西太原“杨氏世将”齐名。杨正修墓至今保存完整。已列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宋嘉祐三年(1058),溪州酋长(永顺土司)彭仕羲起义失败。宋将殿中丞雷简夫与辰州知府窦舜卿,琢沅陵明溪筑新城。雷简夫撰文,辰州签判掌机密甄昇书写,在明溪口酉水岸石壁上錾字为记,名《明溪新寨题名记》。

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纳土归宋版籍。

宋熙宁五年(1072),荆湖北路察访使章惇兵分三路,征懿州、鼎州、硖洲(今安江)。改硖洲新城为安江寨,富州新城(今黔城附近)为镇江寨。继而征服五溪地区全部。

宋熙宁六年(1073),富州蛮酋长向永晤贡献先朝剑印,以表归顺。

宋熙宁七年(1074)甲寅,改叙州置黔江城。

宋元丰三年(1080),置黔阳县,因县治在黔水之北得名,隶沅州。初建学宫于县治侧。

宋元丰八年(1085),撤销黔阳县托口寨。

宋元祐五年(1090),置竹滩、洪江二寨,隶属黔阳县。

宋元祐十二年(1097),靖州、绥宁等地蛮族首领、杨再思六世孙、杨正修五世孙杨晟台聚众起义。宋廷遣湖北转运使唐可问率兵一万前往镇压,被起义军击溃。

宋元祐十三年(1098),湖北转运使唐可问遣东南第七将王安率兵进攻义军,结果王安阵亡。义军声势震动朝廷。朝廷又先后派谢麟、李湜督军,“经制蛮事”。当谢麟、李湜在了解城步、绥宁、靖州一带的情形后,都认为在这一带少数民族地区建置设官的条件,尚未成熟,主张放弃所设州县,以缓和民族矛盾。于是,宋哲宗诏谕湖南、湖北及广西路,对杨晟台等免于“追讨”,“诸路所开道路,始置堡砦并废”。杨晟台起义取得重大胜利。

宋崇宁二年(1103),宋王朝废徽州,建莳竹县,旋改绥宁县。建制设官,苛捐杂税日益加重,蛮民不堪重负。

宋政和元年(1111),黔阳蛮族首领黄安俊举兵围镇江寨(今黔城附近),知州事张建候与卢阳令王宪之率兵前往镇压,被黄安俊击败,张建候、王宪之二人被处死。

宋绍兴元年(1131),绥宁临冈蛮族领袖杨晟台之孙杨再兴率领绥宁等地九十团侗、苗等蛮族人民起义,攻占绥宁临冈。宋朝廷派官兵“招讨之”,不能平。

宋绍兴四年(1134),湖南安抚制置大使席益派统制吴锡率领官兵征剿,“大破之”。起义军虽然受挫,但是仍然据险守御,继续坚持战斗。

宋绍兴十一年(1141),杨再兴率领蛮族起义军攻打绥宁县城(寨市),迫使地方官吏仓皇将“绥宁县移治武阳砦”。十月,杨再兴接受“招抚”归附南宋朝廷,受到宋高宗召见,遂命为官。

宋绍兴二十四年(1154)三月,,杨再兴再次率领侗、苗、瑶等蛮族人民起义宣布自立。南宋朝廷派遣边前军统制李道征讨。起义军与官兵激战数月。至七月,终因寡不敌众,起义军首领杨再兴及其子杨正修、杨正拱被俘,杨再兴详细事迹见楼上。

宋淳熙九年(1182),靖州知州孙显祖监修《靖州图经》共四卷。并建立飞山宫,用以祭祀威远侯杨再思。后来,明正统十年(1445),靖州知州苏忞重修。宋嘉泰三年(1203)癸亥,择田儒铭以五寨长官司,管辖上下各五峒土民。又处以阜子长官司,羁縻四十八苗獠,沿边地方稍稍安靖。(前知潭州湖南安抚赵彦励上言:湖南九郡,皆接溪峒,蛮瑶叛服不常,深为边患。制驭之方,岂无其说。臣以为宜择素有知勇,为瑶人所信服者,立为酋长,皆补小官,以镇抚之。况其习俗嗜欲,悉同瑶人,利害情伪,莫不习知,故可坐而制服之也。五年之间,能立劳效,即与补正。彼既荣显其身,取重乡曲,岂不自爱,尽忠公家哉?所谓捐虚名而收实利,安边之上策也。既而诸司仪,以为以蛮獠治蛮獠,策之上也,请如赵彦励言。帝从之。)






  元朝以后,“五溪蛮”一词,已鲜有所闻。“五溪蛮”地蛮民的起事,已经差不多演变成单一的少数民族起义了。元至元十四年(1277),置沅州路,辖黔阳、麻阳二县,隶湖广中书行省。元至元二十年(1283),沅、辰、澧、施、黔等地九溪十八峒诸蛮,“设伏险要,以木弩竹矢”反抗元军。元朝统治者进入江南后,对南方少数民族采取“招讨”措施,到处派兵征夫,烧杀掠夺。各族人民屡起反抗,大者数万人,小者数千人,斗争此起彼伏。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京教至昆明驿道开通。官庄、辰州、马底驿、辰溪、山塘驿、寺前、卢阳、怀化、罗旧、沅州、波洲、晃州等地均为重要驿站。湘西各族人民又奋起反抗,打败了前来镇压的元军。元至元三十年(1293),岳阳至镇远水驿开通。辰州、辰溪、铜湾、安江、沙湾、洪江、黔阳、怀化、罗旧、沅州、晃州等地,均设码头为水驿。元至正六年(1346),靖州瑶族首领吴天保、杨留总率领诸蛮起义,反抗元朝廷的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政策。靖州、绥宁、武冈、锦屏等地苗族、瑶族、侗族诸蛮纷纷响应。十月,起义军向东发展,进攻武冈。元朝廷派遣湖广行省右丞秃赤、湖南宣慰元帅完者贴木儿率领官兵讨伐。由于攻城受挫,吴天保于闰十月率领起义军转而向北进攻黔阳,并一举占领了黔阳县城。元至正七年(1347)二月,起义军进攻沅州,未克。五月,吴天保率领起义军东进,二次进攻武冈路,占领武冈。元朝廷命令湖广行省右丞沙班率领官兵镇压,起义军撤离武冈。七月,起义军第二次进攻沅州。继而连续攻占溆浦县城和辰溪县城。九月,起义军第二次攻克武冈,进而攻宝庆,大败元军,击毙湖广行省右丞沙班于军中。十月,吴天保率领起义军三攻沅州。元至正八年(1348)三月,吴天保率领起义军第四次攻打沅州。十一月,吴天保率领起义军攻占会州。自此,起义军已经占领了五溪地区的大部分州县及广西、贵州一带。元至正九年(1349)三月,吴天保率领起义军第五次攻打沅州。三月七日,元军乘起义军主力外出之机,包围了起义军根据地零溪。杨留总兵败被俘,在元大都英勇就义。杨留总牺牲后,吴天保率领起义军仍然坚持战斗。十二月,吴天保率领起义军一举攻陷辰州之后,又乘胜转战湖北,进入河南,攻占荥阳。元至正十五年(1355),吴天保死后,所部有的与刘福通领导的农民军汇合,有的参加了两湖徐寿辉领导的农民军,与广大汉族人民一道,共同抗击元朝的统治势力,为推翻元朝的封建统治作出了重大贡献。






  明朝以后更以苗族人民起事为主。明洪武元年(1368),蛮僚人秦垕统辖慈利安抚使所辖的各少数民族举行反明斗争,自称秦垕王,在辰州、澧州一带活动。明洪武四年(1371),绥宁大寨苗族人民起义。明朝派江夏侯周德兴、江阴吴良击破之。明洪武九年(1376),改沅州路为沅州,隶辰州府,辖黔阳、麻阳二县。设安江巡检司。明永乐三年(1405)七月,设筸子坪长官司于凤凰。明永乐五年(1407),镇筸苗反。总兵张驷征之。明永乐十三年(1415),筸子坪苗族首领吴者泥,自称“苗王”,与蛮民苗金陇等为乱。总兵官梁福平之。明永乐十六年(1418),吴者泥子吴担竹,与苗民吴亚麻,联合贵州答意诸蛮反叛朝廷。都督萧授斩平之。明宣德五年(1430),治占、答意二长官司长官石葛野、筸子坪长官司吴毕郎,邀约石鸡娘等为首聚众起义,在铜仁、增头、瓮桥一带活动。总兵官萧授筑二十四保环守。兵力既分,蛮民吴不尔等乘机掠杀清浪卫镇抚叶受,势力日增。萧授派遣张名击破之。明宣德六年(1431),镇筸龙三、白大虫、黄老虎、石计聘等,联合贵州铜仁平头苗发动起义。朝廷命令萧授及都御史吴荣,率领汉军、土兵讨伐之。待明军离开,苗民又反。朝廷诏萧授等各戴罪立功,对苗民起义进行征讨。萧授率军冒暑夜驰,直抵池河,掩杀过半。苗族起义军窜伏深沟,据险阻敌。因围困时久,起义军弹尽粮绝,诸苗遂出降。萧授乃设湾溪等十堡,拔兵防守。明宣德七年(1432),萧授征讨辰州蛮,擒其酋八十,斩首无数。是时,吴不尔等,逃入筸子坪,结合生苗龙不登等,攻劫湖南五寨及白崖诸寨,为患滋甚。朝廷诏萧授便宜剿抚,不从中制。明宣德八年(1433),萧授发黔、蜀、楚诸军,分道进筸子坪,破新郎等寨。前后生擒蛮首吴不跳等二百一十二人,斩杀吴不尔、黄老虎、龙安轴等五百九十余人。起义遂平息。将所获得蛮族男女,分给自己亲近的心腹。擒拿蛮族妇女幼弱一千六百余人,给予军士。械送吴不跳献往京师。明正统元年(1436),绥宁、城步和广西蒙顾拜峒苗族人民,在首领蒙能、李天保的领导下攻占绥宁县城,举行起义。明朝廷派都督萧绶、副总兵吴亮、都指挥郑通等统率官兵前往镇压,并设立武冈守备司,以长沙、宝庆、衡州各戌守指挥驻防。义军攻破城堡、杀死官兵,各“峒苗”纷纷响应。义军曾经一度攻下新宁、绥宁、新化、靖州、会同等州县。明正统十四年(1449),蒙能、李天保的领导的起义军势力扩大到贵州黎平、天柱等地。黔阳县龙标山普明禅寺遂遭蒙能、李天保毁灭。龙标山普明禅寺住持突空智板禅师寂。明景泰元年(1450)十一月,驻防武冈的岷王府广通王朱徽、阳宗王朱徽蜡等皇亲国戚想借助义军的力量,首先其“当王天下”的目的,与义军首领蒙能、陈添仔、杨文伯、金龙锡等相通,联合反明。义军利用皇族内部的矛盾,将计就计,广泛发动苗族人民参加起义。十二月,朱徽命令诸苗随蒙能攻打武冈。明朝廷派都御史王来总督湖广军务,以总兵官梁珤、参将李震等率领官兵“征讨”。义军攻城失利,被迫退往广西。明景泰三年(1452)七月,湖广右布政马谨,与参将李震率领大队官兵,围攻踞守青肺山的起义军。守山义军在杨光拳的率领下,临危不惧,顽强抵抗,但终因为寡不敌众而战败。义军将领杨光拳及手下将士560人被俘,1000多人战死。这次战斗使义军受到很大损失。蒙能在义军受挫的情况下,并没有动摇。他们在广西深入发动群众,五万余人参加了起义军。明景泰五年(1454)二月,蒙能率领义军五万余人,浩浩荡荡打到黔东,屡败官兵。为防止蒙能在义军的侵袭,清朝廷在黔阳县置安江双岩城,又增设黔阳、竹滩二堡。明景泰六年(1455)二月,蒙能率领义军两万余人,攻打明军据点平溪卫(即今玉屏),不幸被敌人火枪击中,壮烈牺牲。蒙能牺牲后,麻城、李天保将义军撤退到绥宁、城步交界之地,以绥宁县黄桑坪为中心,建立苗民革命政权于绥宁县黄桑坪上堡村。并且制定了年号,称“建元武烈”,李天保称“武烈王”,封蒙能之子蒙聪为苗族起义军元帅,封杨昌富为将军。义军在“武烈王”李天保、元帅蒙聪、将军杨昌富的领导下,继续坚持斗争。李天保还亲自潜入鬼池,发动苗族群众参加义军,使义军的队伍又得到壮大。义军士气复振,计划进攻武冈,直抵湖广,至南京登基。湖南巡抚王永寿奏请朝廷调各卫所官兵会剿。十一月,明朝廷发湖南直隶卫所及云南、四川官兵七万余人围剿义军。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尽管义军奋勇抵抗,还是受到极大挫折。明天顺元年(1457),明朝廷派湖广总兵方瑛对湖广、贵州的苗民起义进行“克期征剿”,杀戮起义苗民1400余人,毁灭苗寨227个。自景泰元年(1450)爆发的湖广、贵州的苗民起义宣告失败。这次苗民起义规模巨大,影响深远。发展到西至播州(遵义)、东至武冈、南至龙里(镇远隆里)、北至沅州(芷江)的广大地区。起义苗民达二十万人,使湖广总兵官宫聚“前后奔赵”,疲于奔命,要求朝廷加派大军进行镇压。历时六七年,朝廷几易主帅。明天顺四年(1460),即苗武烈建元六年,苗武烈王李天保在清水坪被俘,押往北京遇害。部分义军在将军杨昌富的带领下,冲出包围,并乘机攻下广西西延等地。十二月,李震率指挥吉世英、靖州参将高瑞、五开卫指挥庄荣、按察副使沈庆、巡抚王俭领兵进攻。破苗民54砦,义军数千人被俘,惨遭杀害。将军杨昌富也在平水洞战役中被俘。苗民被杀戮者十有八九,导致了这次苗民起义的最后失败。明成化二年(1466)三月六日,广西石门杨庆坑、石村龙总根、下乡杨庆幕、芙蓉李盛联等人,联合三百款首、四百款长,在通道双江吉利款场坪,倒牛合款,制定侗族款规款约。武冈、靖州、沅州、铜鼓、五开苗民蜂拥而起,贵州亦告急。明成化八年(1472),黔阳县展筑县城城墙170丈,城墙周长延伸为五华里,墙体通砌以石。明成化十二年(1476),贵州、湖南边境莱溪、清水江诸峒苗民起事,攻打靖州、武冈、黔阳,被总兵李震、巡抚刘敷分兵击败。明成化十六年(1480),镇筸苗反,毁麻阳县城,至沅州界。明弘治元年(1488),雇溥以平蛮将军镇湖广。雇溥始至镇筸,即逮捕斩杀苗蛮酋长。明正德六年(1511),错溪蛮苗酋长龙麻羊,与铜仁苗民龙童保,聚众起义,攻打筸子坪。百夫长龙蒸与龙麻羊通谋,四出劫掠,远近骚扰,震动湘西。先是,知府戴敏、指挥高王爵,抚出镇筸蛮酋龙麻羊等六百三十二人,以重罪八十二名监候,其余省发。复走沅州,会同杨茂元,调集三省汉、土兵,委参议张继、兵备徐潭、佥事田墀,随营监督,用苗民龙真等为向导,进至高岩坪、儤木坪立营,攻破亚酋、回保、孟洞、束那、米那、张兵马等寨,斩首七百五十八人,擒获三百四十二名。明正德七年(1512),蛮酋龙麻羊、龙江西、龙成酒、龙杀强、龙童保等,啸聚四川、贵州、湖南三省边界。湖南、贵州、四川三省边界苗民,奉龙麻羊为首,揭竿起义。明朝廷诏贵州巡抚魏英,兼制楚蜀,发兵抚剿。未几,魏英因升迁致仕他去。寻派都御史杨茂元和湖广、贵州两巡抚调集湘、黔、川三省五万官兵进行围剿。杨茂元咨湖广巡抚刘丙,诣辰州。讨筸子坪、铜仁蛮乱。苗蛮进入连山深沟,为拒守计。湖广巡抚刘丙率师破其数寨。龙麻羊领众走据天生岩及六龙山。贵州巡抚沈林兵继至,一连攻破数处,擒拿龙童保等。都指挥潘勋又破镇筸诸寨,擒龙麻羊等。起义军余部逃遁。经过两年多的“征讨”,起义归于失败。明嘉靖十五年(1536),铜仁旦逞寨蛮苗吴朗拱,纵酒缚佃户。铜仁府知府魏文杖毙之。吴朗拱子吴柳苟遂纠结苗蛮攻劫乡村。思石道兵备田汝成,及守备指挥荀瑞,命令四川平茶司土官杨再显招抚吴柳苟。铜仁府知府魏文许诺杨再显,给予叛苗之地作为杨再显的功酬,并付以铜仁府印契。杨再显招安苗蛮后,贵州巡抚不准许铜仁府知府魏文给杨再显的许诺。铜仁府知府魏文请求以白银千两犒赏杨再显的功劳。杨再显失意,遂煽动诸苗蛮起义反明。明嘉靖十六年(1537),朝廷派都指挥邵监代替守备指挥荀瑞。邵监诵诡言湖广苗民,听铜仁、平溪苗民的纠曳,所劫财物,藏于筸子坪龙老恰、龙党叟寨内。镇筸守备陈表,命令土司田兴爵,诱出龙老恰、龙党叟,解送辰沅兵备监候。龙老恰力辩清白,被毙于监狱中。龙老恰子龙母叟见父死,深恨田兴爵,遂聚众起义。明嘉靖十八年(1539),筸子坪乌牌寨苗蛮龙母叟,聚众攻劫得禾卫等二十一寨。镇溪鸦酉寨蛮酋龙求儿,纠集铜仁、平溪苗民攻劫油蓬、平头等寨。镇筸守备陈表被弹劾回卫,以清浪卫指挥朱衣守备镇筸。朱衣调集镇溪所土兵六百,委土指挥田应朝督攻儤木坪。苗蛮惧怕田应朝,愿意出牛马交换,使田应朝退兵。明嘉靖十九年(1540)三月,五寨苗侯答保,诱筸子坪及贵州旦逞等寨苗民,出来洗劫麻阳县城。镇溪鸦酉寨苗民龙柳比亦出来参与洗劫,苗兵龙腾霄被伤,诸苗遂屯集腊尔山。辰沅兵备副使李瑜,调永顺、保靖土兵,委平溪卫都指挥高冈凤,率领保靖土兵六百,进抵筸子坪恶当寨。委沅州卫指挥周宾,领永顺兵四百,进抵五寨长官司步款寨前,抚定大小略变、排那、孟叟、鸦保、回岩口等十一寨。蛮酋龙远、吴得狗等,咸请随征。生擒蛮酋龙答已等七十七名,俘虏苗民五十二名,并擒侯答保解送辰沅兵备道。李瑜又派遣辰州卫守备尤钦、傅启忠,同高冈凤一起督永顺、保靖、镇溪兵一千,进剿腊尔山。斩获蛮苗首级二十八颗,生擒一人。大功将成,适巡按火牌令退。随将起义军余部招抚安置。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筸子坪乌牌寨苗蛮龙母叟,联合蛮酋龙求儿,以及铜仁、平溪苗民,攻打麻阳。麻阳朱知县中途被擒,用计逃脱。湖南贵州巡按得以奏闻。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龙求儿自称“苗王”,与龙母叟、龙子贤联姻,南结贵州土瑶,西联四川诸蛮,连延三省,数次反叛朝廷,官兵不能剿灭。三月,贵州苗蛮劫洗麻阳诸县。朝廷诏都御史万镗,会同湖广巡抚车纯剿抚。六月,万镗派遣指挥李勇、参将高冈凤、镇溪土司田应朝等,招出龙求儿等五十余人。龙求儿余部仍然四处劫掠。万镗乃调永顺、保靖等处土兵,以及湖南、贵州两省官兵一万一千七百余人,命令辰州卫守备尤钦、指挥吴山等,督永顺宣慰彭宗舜、镇溪土司田应朝等,领兵入高岩坪。守备铁冠等,督保靖宣慰彭荩臣、土司田兴爵等,领兵入儤木坪。守备周宝等,督防守五寨、麻阳土兵,于鸦拉关把截。镇筸守备李英,往来督催。俱听参将高冈凤及都指挥潘与调度。此时,起义军的粮食储存甚富,所以据险抗命。十二月,彭宗舜、彭荩臣等攻克捌鬼、朦胧、瓦聂诸峒,及巴龙、都库诸寨。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彭宗舜、彭荩臣等攻克腊尔、雷公诸山,及糯塘、岩口诸寨。三月,复进腊尔山。后又攻克木叶诸山,及治古诸峒,上下塘诸寨。斩首七百七十有奇,生擒七十九人,俘获男女二百二十三人。适量留下永顺、保靖土兵,与镇筸五寨兵防守。此时,龙母叟出降,万镗上奏“宜置重典”,诏安置辽东。黔阳县疫病流行,人死亡甚众,有全家死绝者。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筸子坪土官田兴爵系辰州狱,苗民以财贿赂有司,得脱归。田兴爵**以逞,苗民怒,毁其官署而聚众起事。镇溪苗蛮亦乘机反叛。适时贵州铜仁、平溪官府责罚苗民不交税收,督催过急。土官契印走,诸蛮复骚动。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万镗复至辰州,集聚官兵讨苗。有人举荐镇溪土指挥田应朝可以任此使命。万镗乃命田应朝为巡捕。田应朝其实另有打算,暗中安排永顺、保靖互相仇杀,两利其贿。战则庇护苗蛮,冒领功劳;赏则反覆要重资。所以大功很久未见。万镗召见蛮酋龙子贤,龙子贤提出条件,要以人质互换。万镗派遣千户前往,以作人质。龙子贤往见万镗,万镗命令刀斧手将龙子贤拿住,并当场诛杀。苗蛮亦将千户杀死以为报仇。万镗乃派遣监司诣起义军军营示谕招抚,犒赏牛酒。给苗蛮首领龙许保冠带,苗蛮苦兵这才顺从招抚。贵州苗蛮未受重创,表面答应接受招抚。万镗遂罢兵还朝。未几,龙许保、吴黑苗诸蛮又叛,焚烧抢劫州县无虚日。御史缪文龙弹劾万镗,言万镗剿、抚皆失。万镗归罪于参将李经,此事才算平息。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朝廷又派张岳总督湖广、云南、贵州、四川诸省军务。仍未能使苗民屈服。起义军领袖龙许保、吴黑苗积极组织起义军出击。明嘉靖三十年(1531)四月,龙许保、吴黑苗窜入镇筸,纠集苗民攻破思州。张岳檄告永顺、保靖二宣慰,会兵讨伐龙许保、吴黑苗诸蛮。田应朝横行恣意,合酉阳兵攻破平茶,阻扰官军。张岳用计杀死田应朝叔叔田勉应。田应朝感到恐惧,因随永顺宣慰彭宗舜往见张岳。张岳将田应朝斩首,诸苗略定。只有龙许保、吴黑苗未获。石帮宪秘密派遣人去贿赂被招抚的苗民麻得盘等,打探龙许保的所在。引诱饮酒,到醉时,用绳子将他捆绑,疏闻伏诛。诸守臣争欲罢兵。张岳以吴黑苗深匿未除,恐怕将来又生祸患,乃纵还其亲党,而秘密督诸土司搜索吴黑苗的下落。明嘉靖三十一年(1532)八月,刘甫侦察到吴黑苗的下落,突施袭击,斩吴黑苗首级而献官府。湖南、贵州苗民叛乱遂平。朝议设三藩总督,留张岳镇抚,并开府沅州。张岳上疏罢湾溪等屯,更设乾州、强虎、筸子、洞开、清溪五寨,永安、石羊、铜信、小坡、水塘坳、水田营及镇溪所,凡十有三哨,每哨以士兵扑蛮,及募打手等数百人戌之。增设参将驻麻阳镇守,而以守备属焉。张岳遣兵备副使高显、参将孙贤,筹备善后事宜,边境稍安。明嘉靖三十三年(1534),朝议参将驻守五寨司,就便调遣。勒令用兵三千以下,任其调度。三千以上,与兵备道商议。明万历十五年(1587),筸子哨苗变,杀督备指挥高松乔。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播州宣慰使杨应龙联合苗民反明。神宗为镇讨杨应龙,特派佥都御史江铎为沅州巡抚。因规定半年住贵州施秉偏桥,半年住沅州,故名偏沅巡抚。明万历三十年(1602)五月,明朝廷命柿溪(今桑植)长官司向德龙率领土兵前往征讨播州(今遵义)宣慰使杨应龙。与杨应龙领导的苗民起义军激战数月,胜负未分。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六月十五日,柿溪长官司向德龙率精兵三百,从播州城东面悬崖攀援葛藤,偷袭杨应龙军营寨。同时主力则从正面攻击,终于大败杨应龙军,斩杀杨应龙。不久,因杨应龙被镇压,偏沅巡抚撤消。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镇溪所筸子坪苗,出劫沅州后山乡及茅坪诸处。兵备袁应文增设盛华哨于鱼峒坡,黄会哨于火草岭。又于小坡哨添设小哨四:曰冰糖坳、曰清水塘、曰十八坪、曰杜壤。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明朝廷为防苗变,开始修筑边城。辰沅兵备参政蔡复一,以营哨散布,苗路崎岖,难以防遏窥见,请发弩金四万有奇,筑沿边土墙。上至铜仁,下至保靖汛地,迤山互水,凡三百余里,边防藉以稍固。至清乾隆、嘉庆年间,由傅鼐主持维修,向北蔓延伸到古丈坪厅旦武营,南起铜仁亭子关。边城全长200公里左右。至今可见“三里一碉,五里一堡”的残迹,即今天所谓“南方长城”也。明天启元年(1621),明朝廷为防苗变,又修镇溪(吉首)至喜鹊营边墙60里。明天启五年(1625),浙江举人包汝楫任绥宁知县五年,曾经游历绥宁、通道、靖州、会同、黔阳、辰溪、沅陵等县,著有《古今说部丛书第四集·南中记闻》,对上述各县的民族习俗、风土人情等均有翔实记载。




  明末清初时期,五溪蛮人对抗的有来自明朝廷、清朝廷的镇压;又有抗击大顺政权、大西政权的侵略。间或又帮助南明朝廷,对抗清朝政府。或与大顺政权、大西政权余部合流抗击清朝。明崇祯二年(1629),定设置偏沅巡抚,驻守沅州。移分守湖北道,驻辰州。又有辰沅兵备道,以控制苗人。明崇祯十年(1637)正月,镇筸苗出劫麻阳县,杀虏甚酷。明崇祯十五年(1642),镇筸苗出劫沅州便水,转掠五郎溪。是年,溆浦红苗倡乱,知县林熊彩领兵平之。明崇祯十六年(1643),张献忠自武昌发兵,经岳州攻长沙陷常德,辰、沅两州惊恐。黔阳烟溪月沛园邱式耔组织团练保卫家园,张献忠部不敢南下,辰州、沅州两州得保。镇筸苗自麻阳县剽掠,至沅州盈口、新开、怀化诸处,大肆虏劫。是年冬,苗酋吴老文,劫杀镇筸、乾州守备唐良臣、游击向文良、参将魏祯。永明王遣将徐、祁、冯、莫四都统,统兵进剿。次年三月,镇筸苗始退。明崇祯十七年(1644),清军进入北京后,分兵南进。明辰州总兵徐淮纠合辰、沅两州上层人物策划降清。邱式耔得知愤极,遂离家北上雍州,结识金新安、姜大同、金玉章等,乘“临危勿苟,同舟共济”之义组成“雍州临济会”,聚众起义反清。清顺治二年(1645),李自成为了逃避吴三桂的追捕,南下辰州,欲与张献忠会合。适张献忠已经入蜀,李自成遂留屯黔阳县境。由于粮食缺乏,李自成派遣将领四处寻觅粮食。黔阳县四竞鸡犬皆尽。明将何腾蛟派兵围剿李自成部。李自成于是结营罗翁八面山,倚险筑塹,为久屯计。势弥蹙,粮食将尽,逃者益众。李自成自将轻骑外出寻食,何腾蛟伏兵邀战,李自成大败,杀伤几尽。李自成以数十骑突围,走村落中求食。村民皆筑堡自守,合围伐鼓,共击李自成。李自成指挥左右格斗,皆陷于泥沼中。村民以众击之,人马俱毙。村民不知其为李自成,截其首级献何腾蛟。何腾蛟检验首级,发现首级左矑伤镞,始知其为李自成。李自成侄儿李过闻李自成死,勒兵随赴,仅得李自成尸体。愤怒之下,消灭此村。然后结草为首,以衮冕葬李自成尸体于罗翁八面山下。李自成余部诸将奉李过为首,继续战斗。李过改名为李绣,率领余部渡湖入险山中,后又改名为李赤心。其余旧部王进才、马进忠、郝摇旗、袁宗道、张光萃等,各自分散,拥众数十万,盘踞湖南。后接受堵胤锡招安,编为“忠贞营”,与南明部队合称“十三镇”。清顺治三年(1646)八月,清廷以恭顺王孔有德为平南大将军,偕怀顺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续顺公沈志祥、固山额真金砺、梅勒章京屯泰领兵往征湖广、两广。清朝廷在沅州继设偏沅巡抚,管理湖南全省营伍事宜,隶属湖广总督。巡抚下设参将署、守备署、游击署。置参将、守备、千总各一人,把总四人,外委等官二十六人。节制左、中、右、前、后五个标营,共有兵丁1436名。清顺治四年(1647)三月,孔有德率领的清军由岳州进兵长沙,明督师何腾蛟、巡抚章旷与总兵王进才等闻风而逃。八月,清军乘秋高气爽进攻武冈、永州。当孔有德部向武冈进逼时,刘承胤部将陈友龙等迎战,“蒋虎、孙华、聂鸣鹤、张承明、张大胜等于斗溪铺俱战死”。刘承胤驰令禁友龙不得战,又不发救兵,友龙败还。恭顺离武冈山三十里下营,承允轻骑出降”。刘承胤降清后,清兵随即占领武冈。孔有德发现永历帝已经逃走,立即派护军统领线国安带领一千名骑兵追往靖州。线国安部攻克靖州,生擒了明总兵肖旷等,却没有抓到永历帝。吴炳被俘后自缢;吏部尚书李若星、兵部尚书傅作霖不屈被杀;偏沅巡抚傅上瑞等投降。孔有德等部清军这次进兵湖南,除了郝摇旗在桂阳、张先璧在沅州稍事抵抗外,南明将领非降即逃。当时,除了制抚堵胤锡率马进忠等部退入湘西九溪卫坚持抗清,曹志建领兵扼守湘桂交界的镇峡关(曹志建将关名改为龙虎关)外,湖南各地都被清军占领。九月,孔有德派刘承胤部将陈友龙攻入贵州黎平府,俘获明督师何腾蛟的继母孙氏、妻徐氏等家属一百余口。武冈失守以后,永历帝由小路逃往广西,驻于湖南西部的一些明朝官员同朝廷失去联络,以为刘承胤降清时必定把朱由榔当作进见礼。因此,以制辅堵胤锡为首的部分文官武将一度商议拥立荣王朱由桢为帝。不久又得到永历帝安全到达柳州、象州、桂林的消息,立即改弦易辙。清顺治五年(1648)正月,江西金声桓、王得仁和同年四月广东李成栋的反正。清廷总兵马蛟麟守辰州。清军进占大庸永定,委周运熙为九溪、永定卫守备。湘西开始推行顺治钱。同时颁发留发不留头的《剃发令》,人民抗拒者多被杀。清朝官方文化逐渐在湘西各地传开。四月,堵胤锡、马进忠利用孔有德等三王兵马撤出湖南的机会,于十八日由湘西九溪卫(在今湖南慈利县西北)、永定卫(今湖南大庸县)出发,二十四日收复了常德。一度降清的将领陈友龙也在靖州反正归明。陈友龙原来是刘承胤的部将,号称敢战。刘承胤以武冈降清时,他受制于主将被迫降清。四月,邱式耔化名邱良玉,潜回黔阳,散家财、募志士,赴靖州得明守将陈友龙配合,成立“靖州临济会”,与雍州互为呼应,拟东下迎击清军。此时,湖广各时守将大部降清,清军精锐力量亦抵达沅湘。清廷特派专使至黔阳捕拿邱式耔及其家属,两度扑空,便将邱式耔密友瞿某族人及邱姓家族人百余杀害。是时,“靖州临济会”势单力孤,处境困难,邱式耔根据当时情况,一面嘱陈友龙假降惑敌,一面兼程面见桂王永历帝,面陈反清策。大臣瞿式耜、吕大器器重邱式耔,奏授翰林,以面桂王。邱式耔坚辞,乃改授招抚使。不久,雍州义军失败,金新安、姜大同等阵亡。邱式耔获悉,悲愤以极,以七昼夜时间返回靖州,毅然与陈友龙树帜誓师,从者万数。陈友龙的军队驻扎在湖南靖州城外二十里处,孔有德委任的署贵州巡抚彭而述来到靖州,陈友龙就在这月十五日宣布反清,围攻靖州,“合苗、徭诸山峒赤脚椎髻之徒,蜂拥靖州城下,火炮如电,戟列如霜”。清署贵州巡抚彭而述督副将阎芳誉出城迎战,“守将杨文义作内应,城以陷,标下副将贺进才冒矢石死”,彭而述逃往宝庆。十七日,陈友龙派兵进入贵州黎平府,活捉会同县清知县宋云梯,黎平府推官蔡珽逃往黔阳。清偏沅巡抚线缙向朝廷报告:“武冈、黎、靖、会同一带犹属旧治,响应神速,尽裹网巾。”又说:“宝庆一府所辖五州县,今新宁、城步、新化陈友龙、王国柱作叛,已去三县;武冈危困三月,亦在叵测,所存邵阳一县半怀观望。” 四月十八日,堵胤锡领导马进忠、王进才部从驻地九溪卫、永定卫进攻常德,二十四日攻克该城。王进才部进至辰州所属的官庄坪、白马渡。清偏沅巡抚线缙惊呼:“贼势愈张,非独常德一府失陷,而湖南、湖北百姓尽裹网巾,白布缠头,擒杀县佐,逼夺印信,公文阻隔,音信不通,大有可虑者。”南明军队在四、五月间先后收复泸溪、辰溪、黔阳、宁远、新田、祁阳、安仁、耒阳、酃县、城步、新宁、安化、江华、麻阳、东安等地。清辰常道戴国士见势不妙,也以沅州叛清归明。何腾蛟、堵胤锡节制的各部明军虽然趁清军主力撤出湖南的时机,收复了湘西、湘南许多州县,但除马进忠的军队以外其他各部兵力较弱,而且各自为政,难于承担收复湖南全境、东援江西的重任。一旦清军主力再度入湘也不是对手。制辅堵胤锡有见及此,决定亲自前往夔东邀请英勇善战的忠贞营进军湖南。李赤心(即李过、李锦,隆武时封御营挂龙虎将军印、兴国侯)、高必正(即高一功)统率的忠贞营自顺治三年围攻荆州被勒克德浑部清军击败后,退到川鄂交界的大山区休整,先在巴东县平阳三坝驻扎,顺治四年四月内从巫山、巴东交界处渡过长江,“头入施州卫,尾在建始县”。七月初一日,李赤心领兵“数十万”东下一举占领湖北彝陵,九月即全营开至湖南常德。十月二十一日从常德进发,击败清总兵徐勇派来的援兵,二十四日收复益阳县。十一月十一日,李赤心、高必正亲统将校数十名率领兵马包围长沙,“临城四面攻打”,发“箭如雨,铳子落城中如鸡卵,中人物皆毙”,五天五夜连番进攻,“掘城凿洞”,志在必克。清偏沅巡抚线缙、总兵徐勇据城顽抗,但部下兵丁只有三千名,外无救援。徐勇在城头督战时,被李赤心一箭射倒城上,攻克长沙已经指日可待了。清朝湖南巡按吴达在给朝廷的奏疏中说:“一只虎等贼于十一月十一日攻围长沙,危在旦夕,幸众将士血战,方得保全。……长沙之围虽十六日报解,而其势益危”;偏沅巡抚线缙也说长沙“将至垂危”,十六日李赤心等大军忽然“抱头鼠窜”。七月初一日,陈友龙部攻克武冈州,清副将贺云、知州何衡泗自杀。八月初五日,陈友龙军又攻克宝庆府。何腾蛟方围永州未能下,念无以制陈友龙者。郝永忠方屯柳州,何腾蛟使谓郝永忠曰:“诸将出楚,皆立大功,将军独深壁柳州,将为诸将笑。今予自率滇、曹兵下永、衡,王、马诸部出辰、常;为将军计,惟有靖、武一路可出耳。陈友龙收二十余城,富甲诸将,金粟可坐食十年。战陈友龙之与战虏,难易亦易知,且彼自以得上封拜,怙天子为安,不虞人之见袭,可一鼓破也。吾妻妾皆死于友龙之手,将军于我,师生谊最厚,独不能为我一报乎?尽友谊,取大功,收厚利,据乐土,在此行也。幸勿以陈友龙新受褒赏为疑。将军诚据宝庆,待我而下长沙,虽杀陈友龙,朝廷其不能致诘于将军审矣。”郝永忠军方困于食,得何腾蛟报,大喜,即卷甲趋古泥。即贻书陈友龙,言假道自黎平西出黔境,往复辰州。陈友龙不为备。郝永忠倍道驰袭陈友龙于武冈。乃称“奉督师令讨陈友龙”。陈友龙兵不得集,遂溃败。郝永忠尽并其军。陈友龙挟一矛冲重围走,三日夜不得食,乃达柳州。驰疏讼冤,朝廷果以何腾蛟故,置不问。郝永忠遂大掠黎、靖、武、宝,杀百姓以巨万计。武、宝绅士起义应陈友龙者,皆捕掠之。清顺治六年(1649)正月二十日,清军在济尔哈朗统率下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进抵道林市,从活捉的明摆塘兵口中审问得知何腾蛟和马进忠正在湘潭城内。次日清晨,清军快速行进,出其不意地包围了湘潭县城。马进忠见清军势大,率部南撤,何腾蛟成了无兵之帅。二十一日清军进入湘潭,何腾蛟被俘。济尔哈朗在擒杀何腾蛟以后,利用南明军队不战自溃,分兵大举进攻。由尚书阿哈尼堪、固山额真刘之源领兵往攻宝庆,固山额真佟图赖、伊拜领兵往攻衡州;当时,堵胤锡同李赤心率领的忠贞营驻于湖南郴州地区,济尔哈朗亲自带领主力前往征讨。忠贞营兵力不敌,战败后向南撤退。阿哈尼堪、刘之源部在宝庆击败明军王进才、马进忠军,占领府城邵阳,接着向西进攻黔阳,在黔阳县的洪江击败袁宗第、刘体纯(二只虎)部,进占沅州、靖州。济尔哈朗、勒克德浑在重新占领湖南大部州县后,还曾派出一支军队西入贵州境内。当时明将郝永忠部还沉浸于内讧之中,在黎平府东南的中潮地方包围远安伯陈友龙残部,陈友龙战败被杀。清军的突袭使郝永忠措手不及,被击败,清军占领黎平府。清朝满汉主力北撤以后,留守湖南的兵力大为削弱。九月,南明焦琏部和滇营赵印选、胡一青等部收复广西全州,该城清方官兵退入湖南永州。十月上旬开始,各路明军重新活跃起来,恢复湖南失地。永国公曹志建部于初二日攻克永兴、初三日收复耒阳。原驻洞口、洪江一带的鄂国公马进忠、襄国公王进才移兵南下,会合由全州入湘的新宁侯赵印选、兴宁侯胡一青部,于十月二十七日攻克武冈(永历元年改名奉天)活捉清守将杨应元,新宁、城步等县也随之收复。十一月初四日王进才部又攻克靖州,清将阎芳誉等逃窜途中溺水而死。收复武冈以后,胡一青部经东安、冷水滩攻永州;曹志建军向衡阳推进;马进忠部则进迫宝庆。明降将徐淮留任清辰州总兵,佯称愿接受招抚反正,函请邱式耔赴辰州面商。徐与式耔素相识,邱式耔信以为真,独赴辰州,遭徐淮囚禁,旋解送武昌。当邱式耔囚禁武昌时,“临济”党人用重金买通狱吏,谋乘隙纵逃,事泄,防范加严,复谋劫狱,邱式耔知事不可成,遂秘密递出早已扬言不走的《自祭文》,表示以身殉明的决心。不久被杀害于武昌鹦鹉州。邱式耔死后,沅湘“临济”党人将邱式耔生前衣冠送回黔阳,在烟溪厚营衣冠冢,表示“哀矜”。清顺治九年(1652)四月,南明秦王孙可望率军五万,连克沅州、靖州,直捣辰州府。清总兵战死。孙可望占据了靖州、沅州、辰州三州府,结营数百里,屯驻六年之久。同时,大量修建宫殿,在沅陵虎溪山下的龙兴讲寺边,就修筑了一所“黔王宫”。清顺治十五年(1658)正月初九日,清廷又任命信郡王多尼为安远靖寇大将军,同平郡王罗可铎、贝勒尚善、杜兰、固山额真伊尔德、阿尔津、巴思汉、卓罗等带领大批八旗兵南下,“专取云南”,敕谕中明确规定“如贵州三路大兵有料理未尽者亦并加绥定”。罗托率军于二月间到达湖南常德后,即会同经略洪承畴部左标提督李本深、右标提督张勇等部官兵一万六千名进占辰州,另由偏沅巡抚袁廓宇领总兵李茹春、王平、南一魁、陈德等部官兵一万一千名由宝庆进占武冈、新宁、城步、绥宁。这月下旬到三月间,罗托、洪承畴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