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中华民族引导人类进入了科学的神圣殿堂★

向下

★是中华民族引导人类进入了科学的神圣殿堂★

帖子  huns 于 周三 五月 05, 2010 10:44 pm

是中华民族引导人类进入了科学的神圣殿堂
(谈中华民族在数、理、化等方面对人类文明的贡献)

——访文化人类学家、民俗学家 林河






问: 林河先生提出的“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早进入文明社会的民族”、“世界文明发源于中国”的观点,虽然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但也面临许多的质疑。在人类文明进步的过程中,数、理、化等科学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至关重要的学科,但翻开世界上的《科学史》一看,长篇累牍地尽是西方科学家的名字,西方人把公元前三世纪希腊的阿基米德视为物理学鼻祖,把公元8世纪的阿拉伯人贾比尔视为化学先驱。把希波克拉底定为医学之父、维特鲁维定为建筑学的鼻祖等等,中国的科学家能够“名标青史”简直是“寥若晨星”。这对林河先生的观点是不是一个挑战呢?为此我再度访问了林河先生。

记者: 我们的“中华文明基因问题探讨”访谈录已经发表十多篇了,我是采访您的记者,也是您的第一读者,通过与您的访谈,我才知道了西方文明中有许多值得骄傲的科学文化,原来都发源于中国,读后令人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但您“世界文明发源于中国”的观点,还有许多问题令人疑惑,需要加以澄清:例如数、理、化等科学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至关重要的科学,但翻开世界上的《科学史》一看,长篇累牍地尽是西方科学家的名字,许多重大的科学实验,都是西方人完成的。中国的科学家能够“名标青史”的却“寥若晨星”。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的数、理、化等科学不如西方,数、理、化等科学的源头应该是在西方呢?请谈谈您的看法。

林河: 你谈的这个问题,的确是目前普遍存在的一种思想。不但有许多外国人是这样看的,有许多的中国人也是这样看的。我还听到过中国只有“科技”,没有“科学”的议论呢。但从“比较研究学”的角度来看:比较研究有“以己之长去比别人之长”、“以己之短去比别人之短”、“以己之短去比别人之长”、“以己之长去比别人之短”、“只见自己之长不见别人之长”、“只谈自己之长隐瞒自己之短”、“伪造自己之长歪曲别人之长”、“美化自己之长夸大别人之短”等多种多样的比较法、你提到的问题,正是有些西方学者以“只见自己之长不见别人之长”、“美化自己之长夸大别人之短”等研究方法写出来的《科学史》。只要我们反过来用中国人的眼光看《世界科学史》,我们就不难发现:从原始社会的人类开始发明创造起,到公元17世纪止,《科学史》上许多重大的科学实验都是中国人完成的,而西方的科学家能够“名标青史”的却是“寥若晨星”呢!

记者: 在古代文明方面,有些西方学者根据以往的考古发现, 把中国排在了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的最末一位。特别是在数、理、化等科学方面,西方人崇拜的是“大希腊殖民地”所创造的“希腊奇迹”。认为“希腊奇迹”是近代“科学精神”之源。在数、理、化等科学方面,西方人把公元前三世纪希腊的阿基米德视为物理学的鼻祖,把公元8世纪的阿拉伯人贾比尔视为近代化学的先驱。把希波克拉底定为医学之父、维特鲁维定为建筑学的鼻祖……反正就是没有中国人的名字。请问您是怎样看待有些西方学者的这些观点的呢?

林河: 这个“大希腊殖民地奇迹”,说穿了就是历史上的“殖民主义国家”推行他们殖民主义理论的“奇迹”。殖民主义深知“亡人国者,先亡其史”的道理,因此,一些殖民主义者总是把本民族的历史写得优秀无比,而把殖民地人民的历史写得一无是处。他们征服了美洲以后,就把曾经创造过伟大的玛雅文明的美洲民族,描绘成了必须从地球上消灭掉的“撒旦子孙”,他们也真的是这样做的。他们把犹太民族赶出了自己的家园以后,就把产生过爱因斯坦那样伟大科学家的优秀民族,描绘成了必须被斩尽杀绝的“犹太猪”,他们也真的是这样做的。我们中华民族虽然还没有达到被殖民主义者“亡国灭种”的地步,但把“劣等民族”、“东亚病夫”、“不可救药的中国人”、 “中国狗”等一大堆帽子扣在我们头上,不也是历史事实吗?因此,一些西方学者总是戴着有色眼镜去书写殖民主义者的《光荣史》,而把被他们的侵略的民族的历史写成“愚昧史”,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在数、理、化等科学方面,如果我们只读西方的《科学史》,就会使我们的思想陷入混乱,使我们的民族挺不起腰来。中国的《科学史》只有靠我们自己来写,才能写得公正公平。现在,中国的考古学家已经为改写中华民族的历史作出了重大贡献,我们的民族史已经可以上溯到几百万年以前,中华文明的源头已经可以上溯到一万年以前,我们就不应该死抱着旧的观点不放,而应该用新的观点来改写被“大希腊殖民地奇迹”颠倒了的中国科学史了。如果我们把人类的文明进步比做科学文化上的“奥林匹克竞技赛”的话,历史的真象是:在历届的“科学奥运会”上,中国曾经当过几百万年的“世界冠军”,西方才在公元十八世纪以后,当了两百多年的“世界冠军”。我们就应该肩负起时代的重任,义不容辞地将“被历史颠倒了的历史”颠倒过来,理直气壮地将历史的真面目告诉世界,让国民丢掉屈辱的包袱,挺起民族的脊梁,去为我们正在建设的现代化的伟大事业自强不息、奋勇前进!

记者: 那么,就请您根据中国的考古新发现,谈一谈改写中国数、理、化等科学史的依据吧。

林河: 西方学者无法否定中国的“四大发明”(其实何止“四大发明”)对全人类的伟大贡献,但在其它发明上,西方学者大多是戴着有色眼镜看问题,只要在考古发掘中暂时发现了比中国要早的东西,就毫不犹豫地将发明权归功于西方。19世纪英国伦敦大学的拉古贝尔教授,就是带着“中国古文明起源于西亚”的有色眼镜研究中国历史的,而他的观点还被一些西方学者称为“革命性的理论”呢。

人类的数、理、化等科学知识大约是从人类懂得用火开始的。因为火可以使冷水变热,使热水沸腾,使生变熟、使熟变焦,使软变硬,使硬变软,使有变无,使无变有……这里面都存在有数、理、化等科学变化。但西方的考古学家找来找去,费尽苦心,都没有在西方找到人类用火的直接证据。而在20世纪的30年代,有些考古家家把目光转移到中国后,没有化多大的力气,就在中国找到了五十万年前的“北京猿人”便已懂得了用火的直接证据。后来,中国又在距今180万年的山西西侯度人遗址、170万年的云南元谋人遗址、100万年的陕西兰田人遗址等都发现了人类用火的痕迹。这些考古新发现表明中国应该是数、理、化等科学的发源地。

记者: 您所说的物质在火的作用下,能使有变无、使无变有等,其中虽然有些化学变化,但对当时的人类来说,只是“感性认识”,还不足以上升到“理性认识”的高度。请问:人类真正理性地认识到了火与物理化学变化的关系,能够制造出自然界原来没有的化学物质,是不是以中国为最早呢?

林河: 陶器就是自然界原来没有的物质,因此,人类创造出来的第一件化学物质应该是陶器。过去,由于中国没有自己的考古学,根本不知道中国陶器的历史有多久?西方的考古学家却已在伊朗的甘尼·达勒和土耳其的萨达尔·休于发现了距今八千多年前的陶器,因此,有些西方学者一直将西亚当作了人类农业和陶器的发源地。但中国的考古学发展起来以后,在中国湖南九疑山下的道县玉蟾岩发现了距今一万四千年以上的陶器,在播阳湖畔的江西万年县仙人洞、广西桂林市的甑皮岩等地也发现了距今一万多年前的陶器,距今八、九千年的中国陶器发现得就更多了,而在这个时期,被西方认为是陶器发源地的西亚,还不知陶器为何物呢。因此,有些西方学者将西亚当作陶器的发源地的历史,就是一段“被历史颠倒了的历史”。我们中华儿女有责任把这一段“被历史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还历史以本来的面目。要以“祖国的好山河寸土不让”的精神,去保卫中国科学史上的发明权不受侵犯。

记者: 如果考古学家又在世界的其它地方又发现了比中国更早的陶器,您难道就不怕您的观点被否定吗?

林河: 不怕!因为我的观点是建立在逻辑科学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建立在没有根据的推测之上。据考古学家的研究,陶器是农业生产的产物。而世界气象史的资料表明:在距今1万8千年前,地球上的温度要比今天低7到15度,恶劣的气候环境根本没有给人类提供从事农业生产和制造陶器的条件。只有到了距今1万到1.5万年这段时间,地球进入了大理冰期的末期,气温开始回升,地球才能够为人类提供从事农业和制造陶器的条件。但将中国与西亚相比, 当中国的亚热带已形成了很适宜于农业生产的湿润型生态环境的时候,而距今1万1千年前的西亚,还是不适宜于农业生产的“干冷型草原气候”,当西亚草原的气候转变得适宜于农业生产的气候时,中国人又已捷足先登了,因此,想要在西亚发现早于中国的陶器是违背科学原理的。

记者: 中华民族发明陶器的双手,是怎样叩开了数、理、化等科学之门的呢?

林河: 烧造陶器必须懂得选择泥土、去掉杂质、配水配料、制造模器、确定大小、艺术造型、涂釉上色、防止破损、砌窑冶炼、掌握火候、观察风向等,这就促使人们要掌握一些物理、化学、数学等方面的知识,而一些祭祀用的高级陶器,还要懂得用艺术符号表现日月星辰、森林河流、花信物候、天神地祗、娱、祀神歌舞等,这又促使人们要掌握更多的天文、地理、文学、艺术、文化、宗教等多方面的知识。而这些知识,正是叩开“数、理、化等科学之门”必不可少的知识。由于中华民族正是通过烧造陶器最先掌握了这些数、理、化等科学知识,并对数、理、化等科学发展作出了伟大贡献的民族,因此,我才提出了“是中华民族引导人类进入了科学的神圣殿堂”的新观点。

记者: 中国人发明了陶器以后,促进了哪些数、理、化等科学种类的发展呢?改变了人类的哪些历史呢?

林河: 中国发明的陶器对数、理、化等科学的发展和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实例是太多了。首先谈冶炼业,由于陶器是必需用火才能冶炼出来的化学产品,烧造陶器的成功就为将来冶炼瓷器、青铜器和铁器等金属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西方学者把陶器的发明权归功于西亚,而只把瓷器的发明权无可奈何地判归中国,是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因为瓷器是在烧造陶器的基础上,将炉温提高了一千二百度以上的产物。如果没有成功的烧陶技术,又怎么能烧造出更高级的瓷器来呢?西亚人发明不出陶器和瓷器来,就是因为他们用火的技术落后于中国人的缘故。

记者: 您说西亚人的用火技术落后于中国,为什么他们的青铜器冶炼,却又早于中国好几千年呢?

林河: 这正是有些西方学者认定中华文明来源于西亚的主要原因。世界上的事物是错综复杂的,且让我们分析一下中国与西亚的地理环境:西亚是一个盛产铜矿的地区,那里有许多含铜矿物就裸露在地表,只要在上面燃起篝火,便会还原出铜来,并遗留在灰烬之中,人们很容易发现和利用它们。因此在伊朗西部的阿里喀什和安纳脱利亚(又称小亚细亚),考古学家就已发现了距今9000年到4000年的用天然铜制作成的小型铜器。在土耳其安哥拉附近的撒塔尔·许遇克的一个古营地曾发掘出距今9千年前用天然铜打制的小铜球。埃及在距今四千年前,就已懂得用古铜做兵器、镜、瓶等物了。中国虽然地域广阔,但却是一个缺少铜铁资源的国家,地面上很少有现成的天然铜可供利用。直到商周时期发明了矿井采铜术。才解决了中国的冶铜业缺乏资源的问题,这一特定情况注定了中国发现铜的功用必然会晚于西亚。但从另外的角度来看,由于西亚、埃及的用火技术,都不如中国,他们虽然较早地发现了铜,却无法制造出精美的青铜艺术品来。世界上最精美的青铜器“四羊尊”、最大的青铜器“司母戊鼎”之所以都出产于中国,辉煌的青铜时代之所以出现在中国?就都是因为西方人不善于用火,而中国人却精于用火的缘故。

记者: 炼丹术是近代化学的前身,请问,炼丹术与烧制陶器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林河: 炼丹术是中国的发明,但它起源于何时?由于过去没有考古学,只能从文献中去推测。但有关古代炼丹术的记载,多荒诞怪异之说,不足为据。比较可信的是战国时代的大诗人屈原在他的《远游》一诗中有:“仍羽人于丹丘兮,留不死之旧乡”的诗句。翻译成白话文便是:“我愿和修炼‘长生不老丹’的‘羽人’住在‘昼夜常明’的‘丹丘’啊,永远地留在这‘不死之乡’”。又据战国时的《韩非子·说林》记载:战国时,有人献不死之药于楚国的顷襄王,却被一名卫士抢来吃了。楚王大怒,便要杀他,这名卫士辨解道:“你如果杀了我,这药就不是‘不死之药’而是‘死药’,是献药的人在欺骗大王啊”。文中所说的“不死之药”,便是指炼丹术士所炼的“长生不老丹”。炼丹术中最重要的原料是“丹砂”,且让我们理着“丹砂”的足迹,去追踪炼丹术的根源吧。据中国最早的《神农本草经》记载,“丹砂”属药中上品之首,有治“五脏病、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杀精魅恶鬼、久服通神明、不老”等等功效,所以,“丹砂”一直是古代炼丹术士修炼“长生不老丹”的主要原料。“丹砂”出产在什么地方呢?据中国的古书记载:“濮人以丹砂”,而濮人的居地在“楚西南”,即今日的湖南、贵州一带。事实上中国最好的丹砂的确也产于湖南、贵州一带。“濮人”又称“卜人”,擅长于巫术占卜。因占卜的需要而发现了“丹砂”是完全有可能的。事实也是如此,这一地区至今还是巫风迷漫之地。“丹砂”又有“朱砂”、“辰砂”、“光明砂”等别名,“朱”是濮人对“最尊贵之人”的称谓,所以,最好的东西也被尊称为“朱”,如“朱明”、“朱天”、“朱垠”、“缁铢”、“珍珠”、“巫祝”等ZHU音,都因此得名。“朱砂”为“极品丹砂”的意思。“辰”和“光明”则是地名。“辰”是“辰州”,即今日的湖南沅陵地区。在“丹砂”里边,以辰州的光明山、洞庭溪、老鸦溪等地出产的质量最好,故称“辰砂”。“光明砂”专指沅陵城南十多公里的“光明山”,这里出产的丹砂更是“极品中的极品”。以光明山的丹砂矿长年“夜光烛天”而得名。两千年前的著名诗人屈原在《远游》中描述的仙人所居的“昼夜常明”的“丹丘”,记的就是辰州“光明山”的神话传说。历代帝王的“朱笔丹书”,也是以辰州的“朱砂”为颜料写成的。近代著名作家沈从文先生的文章中,提到的他家乡的神秘文化中有“辰州符”,就是以辰州出产的“辰砂”为颜料书写的神秘符咒。在20世纪末的考古新发现中,古辰州地区曾发现了一个距今7400年前的“高庙文化群”,这里出土的艺术陶器不但精美绝伦,而且还出现了涂有朱色涂料的陶器。红色涂料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来源,但朱色却是“朱砂”独有的颜色,因此,辰州地区高庙遗址出土的朱色涂料,就是中国人最早使用“丹砂”的证据,也是炼丹术和化学都起源于烧造陶器的证据。





记者: 除此之外,陶文化还与哪些近代科学有关呢?

林河: 中国的陶文化与许多的近代科学都有关系。以九疑山下湖南道县玉蟾岩距今一万四到一万五千年前(年代数据见湖南美术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大型画册《湖南考古漫步》P14的文字解释)的陶文化为例,它就是许多近代科学之源,包含了许多世界之最。1、它是人类最早制造出来的化学新物质2、它是分类学上的最早的化学科目;3、在它胚料中发现的稻壳,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华民族是水稻科技的创造者;4、它胚料中掺杂的稻壳,还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华民族是数学比例的发明者,因为泥土、掺和料、水份的比例不对,是烧不出陶器的;5、它的圆形口径、圆锥形体型,圜底形器底造型,是几何学在陶器上的第一次综合运用;6、陶器上留下的植物纤维编织纹印痕,是中华民族最早发明编织手工艺的历史见证;7、陶器上留下的植物纤维编织纹印痕,是中华民族纺织工业最早的历史见证;8、陶器上留下的“搓草纹”印痕,是中华民族装饰文化最早的历史见证;9、陶器上留下的“搓草纹”印痕,是中华美学最早的历史见证;10、陶器上留下的“搓草纹”印痕,是中华民族最早的植物崇拜的历史见证……

距今七千多年到一万年这一时期的中国彭头山、贾湖、裴李岗、磁山、高庙、大塘、跨湖桥、河姆渡等大批遗址的陶文化,很快就为中华民族哺育出了内容更加丰富、水平更为高超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这些遗址出土的陶器和丰富的遗物告诉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华民族,在陶文化方面已经拥有了供神献祭、煮饭烧菜、饮酒喝汤、储藏食物、防鼠防虫、温热食品的陶器大家族。陶器造型上已出现了盆、钵、釜、罐、杯、碟、碗、盘、大盆小杯、大碗小碟、深罐浅盘、大口小口、有沿无沿、有耳无耳、有足无足、陶器支架等特色陶器。艺术陶器已分成了雕刻精美的祭祀陶器与素面无纹的日用陶器两大类。陶胚有灰陶、红陶、白陶、彩陶。陶衣有红衣、黄衣、彩衣。陶器纹饰有方形、三角形和圆形缕孔。有绳纹、方格纹、草木纹、嘉禾纹、绳纹框边、八角太阳纹、四出旋转纹、高低参差的亭台楼阁、高达六层的塔形建筑、有风帆的棂船、双身画舫、农神图像、层层禾浪纹、神灵崇拜、凤凰造型、公鸡造型、鸟形陶器、鸟面陶器、丹雀含禾、鱼儿上钓、绳索符号、宏大的祭祀场面、原始文字、祭祀文学等,再加上遗址出土的动、植物遗骸、水田遗迹、龟甲占卜、八音骨笛、煎熬草药等,表现出来的科学文化水平之高,生活内容之丰富,已与近代人的水平非常接近。而在这时,西亚文明还不知在哪里呢?

因此,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是中华民族引导人类进入了科学的神圣殿堂”。

记者: 上面说的这些都是中国数、理、化等科学的最早源头,你能不能将中国数、理、化等科学的历史,作一个简单的总结呢?

林河: 作总结我可不敢,但由于目前的中国科技史,较少吸收考古学的最新成果,对一些有争议的更不敢载入史册。以发现“爪哇人”和“北京人”为例,开始时,许多西方学者都“不信其有,只信其无”,认为落后的东方,不可能是人类的发源地,还有人漫骂发现者为“造假者”。一争就争了五十多年,到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结论,但却把许多读者的头发胡子等白了。这种以“有罪推定法”为理论指导,以“疑古”的态度去对待历史的思想,在当今需要高效运转的信息时代,是很不合时代潮流的。因此,我在这里反其道而行之,对有定论的从略,对有争议的反而多写几笔,以尊重读者的判断能力。就请读者当作《科学史钩沉》或《科学野史》来读吧。

[] :中国是个奇妙的地方,自地球有生命开始,从最原始的动物胚胎到高级的灵长类的诞生地几乎都在中国。江苏溧阳上黄发现的4500万年前的“中华曙猿”和在山西垣曲发现的4000万年前的“世纪曙猿”,在几经否定后现已被认定是人类的最早始祖了。唯独直立人的诞生地是不是在中国?争议仍然极大。虽然中国已发现了从四百万年到几万年的直立人,而且绝大多数都具有中华人种的特征。但每一次新发现都引起了激烈争议。原因是有许多研究DNA科学的西方学者及一部分中国同行,又认为中华人种是一种不能适应生存竞争的“劣等人种”,在六万年前已经被淘汰了,现在的中国人,都是在六万年以来,从非洲走进中国的一种竞争能力极强的“优秀人种”。这种争论现在还在继续,如何定论?请等日后分解,也请读者独立思考;

[] :对旧石器时代的人类来说,“手斧”就是人类最早运用物理学原理创造出来的先进工具。在五十多年前,西方的考古学家曾在东非的阿舍利地方发现了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手斧,被命名为“阿舍利手斧”。而中国还暂时没有发现,于是,一个美国的考古学家莫维士便以此为依据,制造了一套“发明了阿舍利手斧的西方人是智慧的优秀人种,没有发明这种手斧的东方人是愚昧的劣等人种”的理论。他的这一理论,得到了许多西方学者的附合,被称为“莫氏理论”。直到50年后的今天,中国的考古学家在广西的百色地区找到了比“阿舍利手斧”时间更早的“百色手斧”,才推翻了莫维士站在殖民主义立场上制造出来的谬论,为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立下了一大功劳。

[] :“北京人”点燃的第一堆篝火,在经过了长达五十多年争论后,终于被世界上基本确认为最早的“人造火”;

[] :巫山奉节人发明的“石哨”,是人类最早运用空气动力学制造出来的吹奏乐器,在剑齿象牙上人工刻划的直线和曲线,是人类最古老的记事艺术;将“剑齿象牙”并排地埋在洞内,是人类最早的宗教仪式。利用钟乳石雕出的鹗鸟形象,是人类最早的造型艺术和图腾崇拜;

[] :旧石器时代晚期,洞庭湖西岸临澧县竹马村人建造的的“高台式建筑”,是人类将物理**用于建筑学的最早成果;这座具有方型、圆形、梯形、筒形、丁字形等外形的立体建筑,是将几何**用于建筑科学的最早成果;

[] :湖南道县的玉蟾岩人烧制的陶器是自然界最早出现的人造化学物质;陶胚中的人工栽培稻壳,不仅昭告了农耕文化的诞生,也是科学地综合利用原材料的第一个范例;陶器上的编织物印痕,既是编织工艺和纺织工业取得的最早成果,也是制陶业与编织业联姻所取得的最早成果;

[] :湖南出现了澧县、梦溪、八十垱等地的彭头山文化,澧县彭头山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光辉灿烂,已如上述,梦溪的彭头山文化除了有人工栽培稻等澧县彭头山文化已经有了的科学文化外,还出土了精美的竹席、可以佩戴的“卵石神灵头像”等手工艺产品,显示了中华民族在上古时代的聪明才智。

[] :河南省的贾湖文化有八音骨笛、原始文字、龟甲卜石等令人感到惊讶的文物。湖南八十垱的彭头山文化中期,农耕文化已更加发达,不但出土了大量的稻谷,还出土了莲、菱、桃等一百五十多种植物食品和猪、牛、鸡等数十种动物食品,大量的木器、竹编、石雕、木耜、木铲、骨铲等生产工具也在这个遗址中出现。

[] :内蒙古地兴隆洼文化已有了“龙文化”。河南的裴李岗文化已懂得了种粟和饲养猪、羊等动物。河北的磁山文化已进入了种植粟作物的时代,还懂得了饲养猪、狗、牛、鸡等动物。浙江的跨湖桥文化出土的药罐和草药,昭示着中华民族已有了医药科学。湖南沅水流域的高庙文化群及长沙的大塘文化,更是成果辉煌,因为前面已有概述,此处从略。但值得特别一提的是:高庙文化出现了用“朱砂”涂陶器的情况,“朱砂”是炼丹术的主要原料,“朱砂”的出现,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化学已经萌芽。六级高塔的出现,显示了中华民族建筑技艺的高超,双帆棂船和双身画舫的出现,显示了中华民族已具备了远航的能力,“农神崇拜”(中国的南方民族是倒装语法,“农神”要读“神农”)的出现,显示了中华民族意识形态的空前进步。“农神崇拜”迅速地影响了江浙的河姆渡文化与良渚文化,这两大文化都出现了类似高庙文化的“农神图像”。也是这段时期,中国的农耕文化传到了西亚,催生了西亚的苏美尔文明。“苏美尔”在中国“粳稻民族”(百越民族)的语言中,是“萨满”(女神)之意。可见得中国的南方土著与西亚的苏美尔人,信仰的都是中国的“萨满教”。

[] :河南濮阳的龙虎星像图,竟记录了两万多年前的星象,令人非常惊讶!以湖南城头山与浙江河姆渡为代表的商业文化已崭露头角,在城头山发现了世界最早的和平商城、宏伟城关、卵石大道、人造运河、远航用的有舵木板船、农工业产品空前丰富等较高的的文明。已被公认为“中华第一古城”。在河姆渡则出现了远海捕捞、织丝造漆、精美艺术、园林盆景、雕梁画栋、卯榫建筑等较高的文明。中原仰韶文化的彩陶工艺,也应与商品交易有关。河姆渡的陶器已远销到了山东,江苏草鞋山的大玉琮已远销到了广东。

[] :江浙一带出现了辉煌灿烂的良渚玉文化,玉上刻画的农神形象及鸟图腾形象,对商周的青铜器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们在青铜器上经常见到的所谓的“恶神饕餮”图像,其实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农耕始祖神农氏的伟大形象。湖北石家河文化遗址,出土了与今日的南方民族穿着一模一样的玉雕人像,证明了今日的南方土著民族就是当年的土著民族。但最值得关注的是:在其出土的泥塑动物模型中,竟出现了澳洲袋鼠和南极企鹅。这说明了五千年前的中华民族已具有了二十世纪才有的世界地理知识,我们应该严肃地审视这一现象。

[] :湖北京山的屈家岭文化出现了薄如蛋壳的彩陶文化和花样繁多的彩陶纺轮,这是以“男耕女织”为主体的中华农耕文明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的历史见证。蛋壳彩陶显示了制陶工业的高超水平,彩陶纺轮显示了纺织工业的空前兴旺。值得一提的是,在彩陶纺轮中还出现了大量代表幸福美满的“卍”形旋涡纹,这是人民和平幸福、生活美满的象征。印度的佛教在接受了中国人创造的“卍”字符号后,很快就把它变成了佛教文化中极受信众喜爱的标志性吉祥符号。特别是彩陶纺轮中还出现了“龙舟竞渡”的画面,岸上有旌旗飘扬,水上有神鸟飞翔,划手包着英雄巾,正将摆设了神案的龙舟,迎向飞翔的神鸟。这一风俗上承十四万年前巫山奉节人、九千年前的彭头山人、七千年前的高庙人与大塘人的“神鸟崇拜”,下开楚文化“迎魂舟”和“招魂鸟”风俗的先河。两千多年以来,以祭祀屈原为内容的“龙舟竞渡”就是这一古老风俗的继承与发展。因为屈原为人民而死,当然要请来“招魂鸟”,将载着屈原忠魂的“迎魂舟”引渡到祖先居住的“极乐天堂”中去。这一发现,有助于我们解开汨罗人民,为什么要用“龙舟竞渡”的礼仪来纪念屈原的千古之谜。也有助于我们解开长沙马王堆汉墓“飞衣帛画”中,辛追夫人和她的儿子两人的灵魂,都要在“招魂鸟”的引导下,乘龙飞升天界之谜。

[] :中国是数学的发源地,早在十四万年前,长江三峡的巫山奉节人,就已发明了用直线和曲线的记数法。很有可能就是阴阳八卦和“二进位制”符号的萌芽。大家都知道,在数学方面,没有“十进位制”、“二进位制”和“0”的使用,便不会有现代数学,但在中国,8000多年前的“贾湖文化”的龟卜中,就出现了计数用的小石子。《尚书.尧典》说一年有“三百有六旬有六日”,就是很明显的“十进位制”。到了商代,“十进位制”已经很完善了,而在欧洲,直到公元十世纪才从东方引进了“十进位制”。中国至少于距今四千多年前就已发明了的八卦,就是“二进位制”,20世纪90年代,一位叫刘子华的中国科学家,还曾用八卦的原理,预测到了地球第十颗行星的存在,并把它命名为“木王星”。诺贝尔物理奖的获得者李政道博士则说:“八卦实际上就是今天数学上的八阶矩阵,电子计算机的二进位制也来源于八卦”。“0”的使用,也以中国为最早,中国人至少在距今两千四百年前,就发明了先进得能与当今的普通型电子计算机一比高低的“珠算术”,在“珠算术”中,就是以空档来表示“0”的。中国数学的“世界之最”还有“组合数学”、“分数理论及运算法则”、“线性代数”、“解线性方程”、“不定方程”、“联立方程式”、“求高次方根”、“求高次方程”、“开平方”、“开立方”、 “割圆术”、“圆周率”、“勾股定律”、“球体体积公式”、“剩余定理”、“极限概念”、“正数与负数”、“三角形数阵”、“天元术”、“招差术”、“重差术”、“示性类公式”、“代数学在几何学中的运用”等重大的数学理论,都以中国人为最早。西方把欧几里德当作《几何学》的鼻祖,而中国战国时期的科学家墨翟的名著《墨经》中的《几何学》部分却要早于欧几里德一百多年。近代中国,由于政治***导致了中国科学上的落后,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智慧也不如人了。如中国的数学家华罗庚在国际上被称为“科学巨匠”。数学上的“熊氏无穷极”就是中国的熊庆来教授创立的。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瓦利隆猜想”等数学难题,就是中国当代的两个年轻人陈景润与李松鹰解答出来的。数学中著名的“四色地图”难题以及世界上第一张“四色地图”就是由中国的数学家宋金墀独力完成的。历次“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中国人也是连连夺冠,都是很好的证明。

在物理学方面,中国是物理学的发源地。中国的《墨经》中的物理学理论,是世界上最早的物理学基本理论。“指南针”、“万向支架”是中国在物理学方面对人类的杰出贡献。据《梦溪笔谈》记载,早在公元1080年,中国人就懂得了用羽毛吸附石油的方法,而西方世界,却是在公元1983年才发明了这项技术,用它来清除海难中泄漏的石油。中国物理学的“世界之最”还有“欹器原理”(重心原理)、“杠杆原理”、“浮力原理”、“阻力”、“力矩”、“合力”、“齿轮”、“凸轮”、“曲柄”、“雪花六角晶体”、“小孔成像实验”、“聚焦”、“共振实验”、“十二平均律”、“回音壁原理”、“第一运动定律”(牛顿的“第一运动定律” 晚于中国)、“物质无限可分论”、“物质不灭论”、“游标卡尺”、“潜望镜”、中国“魔镜”(透光青铜镜)、“热气球原理”(孔明灯)、中国“神灯”(走马灯)、“风车”、“风筝”、“风扇车”、“风帆车”、“龙骨水车”、“风磨”、“水磨”、“航空模型”、“降落伞”、“螺旋原理”、“飞行原理”、“虹吸管”、救火用的“唧筒”、“圆柱投影”(麦卡托投影)、“金属内耗”、“磁石”、“人工磁化”、“地球磁场与磁偏角”、 “剩磁与磁感应”、“比重计”等。物理学在水上交通运输业上的运用更是丰富多彩,如“木板船”、“平底船”、“尖底船”、“双身船”、“楼船”、“战舰”、“风帆船”、“明轮船”、“梯形斜纵帆”、“船坞”、“艄形舵”、“平衡舵”、“船橹”、“隔水密封舱”、“水下打捞技术”等,中国都要远远早于西方。在近代和当代,中国的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就被美国人称为“火箭之王”,钱三强、王淦昌等是中国原子能的奠基者。吴有训、杨振宁、李政道是诺贝尔物理奖的获得者。“钱伟长方程”与“钱伟长方法”被称为“划时代的工作”。这些都有力地证明了中国人的聪明智慧是世界第一流的。

在化学方面,中国是化学的发源地。自从一万四千年前的中国人,用“烘烤法”烤制出了“世界第一陶”,宣告了世界化学工业的诞生以后,陶瓷一直都是中国化学科技对人类的重大贡献。除了陶瓷之外,中国的“生铁冶炼”、“可锻铸铁”、“具有球状石墨组织的退火铸铁”等,中国都比欧洲要早两千年左右,中国的“共熔炼钢法”(平炉炼钢法)比欧洲要早一千四百年。中国的“生铁炼钢法”比美国要早两千年。中国的“掺炭钢”、“脱炭钢”、“百炼钢”、“炒钢”、“灌钢”、“金属烤兰”等都比欧洲要早一千到两千多年。中国的火药和造纸术都是震惊世界的中国“四大发明”之一。漆是“最古老的工业塑料”(英国科学家李约瑟语),而中国的漆,至少在距今七千年前就已经得到使用了。楚国时代的漆器,更是美仑美奐,独步世界。中国人在冶炼、染色、制盐、酿酒、酿醋、制蔗糖、等化学工业方面的成就,都是世界上罕见的。东汉人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是世界上现存的最早的化学专著。中国人发现氧气与采用氧化物提炼氧气的历史比西方要早一千多年。煤、石油和天然气是近代工业机械动力的源泉,而最早利用煤、石油和天然气的国家却是中国,元代的《马可波罗游记》有“中国人用燃烧的石头取暖”的记载,在当时还被西方视为“无稽之谈”呢。中国人在化学方面的“世界之最”还有“硫化汞”、“硫酸铜”、“硝酸钾”、“白矾”、“单质砷”、“氯化汞”、“探矿理论”、“鎏金术”、“炼铅术”、“炼锌术”、“抛光术”、“水法冶铜”、“炼钢焠火术”、 “制造水银”、“食盐”、“合金配方”、“发明火柴”、化工原顔料中的“银朱和铅粉”等。中国近代和当代的化学家之中也不乏名人。如创造了模拟生物固氮化学的“福州模型”的卢嘉锡与“厦门模型”的蔡启瑞教授。测出了“水的三相点”的黄子卿教授、否定了表面化学中著名的“特拉波规则”的傅鹰教授、发明了“侯氏碱法”的侯德榜教授、首创“蛋白质变性学说”的吴宪教授、提出了“离子水化绝对熵与水化热理论”的李方训教授、首次测定“天花粉蛋白化学结构”的汪猷教授、发明“一步法合成龙脑”、世界上最大“合成云母大晶体”、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合成“核酸”以及“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中国科学家们,都是为中国化学争得了荣誉的专家学者。此外,文字记载中也有许多“被历史颠倒了的历史”,过去认为“文房四宝”中的毛笔,是秦始皇的一位叫蒙恬的大将军发明的,而考古学家却在长沙的楚墓中发现了毛笔。再如过去认为纸是东汉的宦官蔡伦发明的,但考古学家却在丝绸之路上发现了西汉时期的纸。如此等等,以后有机会再谈吧。谢谢记者,谢谢读者!(06.7.19)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