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蛮的“火历”与原始历法渊源★

向下

★南蛮的“火历”与原始历法渊源★

帖子  huns 于 周三 五月 05, 2010 11:00 pm

据史证,祝融是南蛮之神!当时,北方正处于蛮荒时代。南方祝融贤能, 主动开化北方, 於是筑土圜,治都於郇 []。此乃南方部落进入中原,王天下的纪元,以火为纪,在世二百余岁,临终令子孙避居烈山 []. 葬於南岳衡山。 《史记》谓「火神为祝融,以颛顼之子-黎配祀之。」 《冯书五行志》记载:「帝喾有祝融之祀,尧时有阙伯之祭,民赖其德,以为火祖,配祭火星。」意言当时黄帝的曾孙帝喾时代有火神之祀,名祝融 ; 帝尧时有火神,名阙伯,因百姓感念他们的德行,奉祀为火的祖神,配祀火星。

南蛮部落的分支——7,000年前的蚩尤、颛顼部落是当时东方少昊集团的“五鸿”。南蛮部族由于先进的 农耕稻作文明、海洋文明、渔猎文明 成功获得当时东夷部落的权利;因此在撷项部衰落之后,原来顺项部所统领的许多东夷氏族都归到了这两部南蛮的旗帜下,所以传说中由这一部族分化出的姓族特多。

综合有关传说来看,颛顼、蚩尤部先前也活动在淮夷、江蛮部旧地,即今江苏徐州一带,后来才分迁四方。其中西迁的一支,包括有名的斟氏和有启氏,即以新郑一带为根据地,渐次融入了西夏集群而成为夏后氏集团的中坚力量。这一支系可能是典型陶两的发明者,本以“两”字符号为族徽:及至传说的夏初,他们又渐次东迁到东夷故地潍淄流域,并在那里建国。近年在青州一带发现不少带“融”字放徽的铜器,均为商末周初时物,必是南蛮部后裔的遗存。

“融”字族徽所显示的是“两”和“虫”(蛇)的结合,也就是其族本有的两图腾与西部地区流行的蛇(龙)图腾的结合,正反映出这一支系己成为典型的蛮夷夏混血族。相传夏后氏兴起的时候,祝融之神曾降于嵩山,成为夏人的保护神,这也反映了南蛮两部与夏部族的融合。

楚人奉祝融为祖先,因为祝融是南方南蛮集群的共同的首领,从云南的 火 崇拜 到 西蜀三星堆出土的 祝融崇拜,到东南亚,东北亚的原始萨满崇拜,可见祝融部后裔散布东西南北,而大要可分为南系与北系,北系仍多在黄河中下游地区,南系则波及长江流域。其根基仍是 稻作文明的源地——湖南!

吾辈以为,玄鸟是商朝鸟兽形青铜器中最多的那一种:枭鸟。也称鸱,鴞,鸺。 凤鸟司正,玄鸟司时。苗族人至今还掌握著一种以猫头鹰转变叫声时间,分出了两个年节夏至和冬至。而苗族为南蛮部族北上,可见其“玄鸟司时”也。 而少昊其名的鸷,就可以解释为枭这类的猛禽。

“重”字的文字学训释,叮以解释为上从“人”、中从“申”、下从“土什,但“申”上尚有一横画。“申”即“神”字,如果其上横画表示天,则“重“字正表示人通过“神”构通天地,恰为“绝地天通”的形象摹写。“黎’字的起源与农耕有关,初以“犁”字之义转来,作为族名则与湖南的 耒阳 (炎帝 创造 耒铝)有关系,后又衍化出“黎民”等义。这些都可作为探讨南蛮部族源的参考。


神话与传说中的祝融分身,兼具太阳神、火利诸神格,但其原型和最初“身份”应是“火正”,迫点古今无异辞。《国语郑语》说:‘夫黎为高辛氏诱正,以淳推敦大天明地德,光照四海,故命之日苍融,其功大矣。“又说:“祝融亦能昭显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老礼记,月令》郑玄注云:“祝融撷项氏之子日黎,为火官。”《淮南子·时则训》高谈注亦云:“祝融,一名黎,为高辛氏火正,号为祝融,歹肋火神也。”(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也说到“火正”日祝融。这些说法都以为祝融是“火正”之号,因为“火正”能“光融天下”,所以号称祝融。“火正”的职责.据《汉书·五行志》所说:“占之火正,谓火官也。掌祭火星,行火政。“所谓掌祭火星”,也就是观察大火星(心宿二)的运行以怡“火历、所谓“行火政”,还包括古人所称“出火”、“纳火”及“止火”等日常生产用火(如烧荒)和生活中的用火制度。这些职责投射到神话学上,祝融也就成为太阳神、火之神及星象历法之神。

在太阳崇拜的大系统上,其火神格隶属于最高太阳神神农炎帝,其“火正”职责亦即“司地以属民”。而“司地“就是“司土”,也就是后世作为最高政务官的“司徒”,起先是治“火历”而同农事和民事密切相关的差事,所以“其功夫矣”,能够昭显太阳的光明而生万物,”历象三辰’而“敬授民时”,与颇项同为古历法的鼻祖。

所以就有了,南蛮的祖先是炎帝,南蛮之神是祝融的历史记载!

半个多世纪前,湖南长沙子弹库出土的战国楚帛书,“是一部先秦时期最为完备的中国体系创世神话”。

  它记述了雷电中诞生了创世造化神雹戏、蛮荒混沌状态下雹戏女祸开天辟地,化育万物;帝俊生日月;炎帝祝融奠三天辨四极;共工循定日月运行规律,确定朝夕昼宵,完成了宇宙开辟的整个创世过程”(阮文清《楚帛书与中国创世神话》,《楚文化研究论集》第4集,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版)。


  它是源自楚地,由楚之先民保存下来的珍贵创世神话资料。论其时间,比三国徐整的《三五历记》为早,论其内容,比该书记述的“盘古开天”的神话更加完整。楚帛书的问世,与楚之先祖有关传说是相印证的。如火正祝融,既是火神,又是雷神,吴回的“回”是雷字的简体,吴回即雷神;火神、雷神与日月神的关系也很密切,帛书所说的“帝俊乃与日月之行”,有学者认为帝俊即帝舜,即帝喾,祝融为帝喾之火正,“反映了两个分别奉高辛和祝融为始祖的部落集团之间的主从关系”(张正明《楚文化史》(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87年8月第1版)。祝融既为火正,帝喾也当然就是日月之主神了,他们共同地创造了宇宙,实际上也就共同地创造了原始文化。

 宗教既是一种文化现象,那么,原始宗教,包括先民对自然崇拜、对祖先崇拜和图腾崇拜,也必然是和原始文化同时产生、结伴而来的。

  楚先民对自然的崇拜,主要表现在对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雷电、风雨等的崇拜。战国楚帛书提到的雹戏,就是对雷电化生万物的伟大自然力量的崇拜,“帝俊生日月”,就是对日、月的崇拜,火正之为祝融,就是对火,从而对火神、对太阳的崇拜。当先民思维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对各种自然现象,加以概括和归纳,于是萌发出天地的观念。战国楚帛书说的“奠三天,辨四极”,说明祝融时代,楚之先祖也有天地观念了,并予以祭祀。保存在《山海经》、《楚辞》、《庄子》等有关神话传说中,天神有日神东君、月神夜光,雷神丰隆,地祗有山鬼、河伯等,说明楚之先民祭天祀地,长盛不衰,故《汉书·地理志》称“楚人信巫鬼,重淫祀”。楚人之如此“重淫祀”,楚地之如此多神话,恰是楚之先祖创造和发展了丰富多彩的原始文化的结果。

祝融之名,异写亦多,或作祝庸、祝诵、陆终,又分化出吴回、回禄等。重黎之名所代表的部族实体应即祝融部的嫡裔,所以认定重黎即祝融也不算错,“融”字占读如“黎”,“祝融”之称很接近于“九黎”、它是否和“祝鸠”之名有关系,或者就是“蚩尤”、“颛顼”之名的分化,现在还不能论定。《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说:“少昊氏有四叔:重、该、修、熙。”所谓“四叔”实指兄弟氏族关系,重、熙则疑即重、黎。如果认定重、黎之名是可以分合的关系。即如学者所说,分称重、黎也行,合称重黎也行,甚至单称黎而代表重黎也行,那么据“四叔’之说也可判断蚩尤、颛顼部出于南蛮。

“重”字的文字学训释,叮以解释为上从“人”、中从“申”、下从“土什,但“申”上尚有一横画。“申”即“神”字,如果其上横画表示天,则“重“字正表示人通过“神”构通天地,恰为“绝地天通”的形象摹写。“黎’字的起源与农耕有关,初以“犁”字之义转来,作为族名则与湖南的 耒阳 (炎帝 创造 耒铝)有关系,后又衍化出“黎民”等义。这些都可作为探讨南蛮部族源的参考。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