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子胥--英雄狂人的完美化身

向下

伍子胥--英雄狂人的完美化身

帖子  huns 于 周三 五月 05, 2010 11:19 pm

论伍子胥才能:
伍子胥的勇武是别人不能及的,早在楚国时,就已经在诸侯函谷关大会单手举千斤鼎。一直到出仕吴国时期,从举荐任免人才到吴国宫廷政变及吴国对外战争他都是主谋,就连孙武所写的孙子兵法都有一半吸取了他的战术战略思想,可见伍子胥文韬武略的厉害。

伍子胥‘相土尝水。象天法地’建造了使用到今天有二千五百年历史的苏州城,至今未变。

伍子胥遂于姑苏山东北三十里处筑城。姑苏城规模之宏大,城坚墙厚,是诸列国都不可比的,居各国之首。它呈“亚”字形,设陆门八座,水门八座,东面为匠门和娄门,南面为盘门和蛇门,西面为闾门和胥门,北面为平门和齐门。城门的命名都有其含意,有的因山得名,有的因水得名,有的象征吴国的繁荣昌盛,有的象征敌国的归顺臣服,等等。
此城西临姑苏山,濒临太湖,东南面是湖泊,周围是千里良田,水陆交通十分便利,既有田园风光,又有山水秀色,真个是风景如画,锦绣河山。伍员集工匠艺人,民工筑建六年,方才落成,其规模之宏大,则可想而知。新城取名姑苏城,分为外廓城,大城和内城,其布局严谨合理;外廓城周长六十八里六十步,大城周长四十七里二百一十步二尺,内城周长十里。姑苏城墙高二丈八尺,厚一丈七尺,有护城河两道,外护城河宽四十五丈,内护城河宽二十四丈。城内河道纵横,水路四通八达,可便舟楫往来;此城考虑到战争攻防之功效,易守难攻,在当时那战乱频繁的年代,作为都城是再好不过的了。伍子胥认为:国家必须有坚固的都城。
人格魅力伍子胥可谓是跨越时空的第一人。论相貌天生英武不凡,男子所有的优点他全部具备,孙武、被离为其知己,专诸、要离为他而死。被离一眼就发现,他英雄的极致,以致逃难时普通的老百姓都能感觉到。他交朋友是最容易的,刚刚认识就成了生死至交,甚至他国的老百姓都甘愿为其而死,就是因为他的长相太突出,过于英雄称得上表里如一,以至于连普通老百姓都看得出来!统率的部队更是真正的铁血部队,将春秋时期,豪侠之气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恩怨分明,守信于浣女,渔丈,废太子父子建胜,吴未亡知越双十年生聚教训。他的性格过于阳刚,又不乏阴柔的智谋,一夜竟白发,一生为追求目标永不停息,在所有武将中攻击力最强,无论是单人还是部队,狂的有些变态;由于其武术知识过于精湛,使得他的士兵在战阵组合攻击上战斗力成几何级数上升;因此被后世称为天下第一狂士!
至于说他的败笔之一,没在伐楚时利用机会杀伯嚭,只能说明他的性格同情有与自己相同状况的故人--人家伯嚭的老爸也是楚王杀的!总不能因为伯噽的相学原因胡乱猜测杀人。 败笔之二,没有听孙武的话去隐居,纯粹是为了报吴王帮其报父兄之仇的恩,并非不明道理。 败笔之三,悬首胥门正是他一生最灿烂的死法,完美的谢幕!悬首胥门二十载,正是他自己要求的,下了一个至毒的亡国诅咒,原话就是:“~~我自杀后~~把我的头砍下来挂在吴国的城门上。我要亲眼看着越国是如何吞并吴国的!”自杀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更何况他是相父深得吴国军民之心,要不是为了先王之恩,死的就是夫差。自残身体,想常人所难想,又有几个英雄能做到。夫差也没能害到他的家庭,他早就有安排,儿子早去了齐国,怎能说他不明。这样一个死法没有像一般人病死与床塌的尴尬,正所谓生死皆完美,成就自己了完美英雄主义的化身。

他的生死,如此宏大。成为春秋史上最夺目的一出。他引导了一个时代的发展,也创造了一个时代!

伍子胥用一己之力,兴一国,灭一国!他以一己之力实现了灭掉楚国复仇的誓言,这样的人,是千秋的第一人。从此上层统治者胡作非为的时候 ,都要提防伍子胥式的复仇,他的阴影笼罩了所有胡作非为的统治者的心头。伍子胥矢志不渝的复仇精神,始终号召着一代又一代的复仇者!

综上所述,伍子胥真不愧为天下第一狂人--将人的生死演绎的如此完美,个人英雄主义完美化身!

李白说的好:“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论伍子胥兵法:
谈起兵法,一般人只知道春秋战国时期的《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却不知苏州古城的“总规划师”伍子胥也有兵法传世。这些专家介绍,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中国国家文物部门在湖北省江陵县张家山第二四七号汉墓中,发现了二千一百多年前就已佚失的伍子胥《盖庐》兵法。这些兵法刻在竹简上,有二千多字,由于年代久远,保存较差,不少文字难以辨识,而且文意古奥,因此直到最近才整理完毕。根据整理成果,专家们发现,《盖庐》是年代较早的兵家著作,每篇都以盖庐(阖闾)的提问为开头,申胥(伍子胥)的回答为主体,文中涉及伍子胥的治理国家和用兵作战理论,其兵法思想精要有:以德治国、以德安民,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动用干戈;惰敌士气、逗敌躁气、避敌锐气、弱敌志气、诱敌深入、击敌半归、攻敌无备等作战指导思想等。

  伍子胥和孙武一个是吴王阖闾的宰相,造筑了历史上著名的”阖闾大城”;一个是因战乱避奔吴国,在穹窿山结草建庐写下了惊世之作——《孙子兵法》。伍子胥出生于世代文臣武将的家庭,“少好于文,长习于武,文治邦国,武定天下”。春秋末年,伍子胥与孙武一起辅弼吴王阖闾,西破强楚,南服越人,振兴吴国,威震中原。当时吴王阖闾欲图霸业,伍子胥向吴王荐孙武,公元前五0六年,孙武与伍子胥一起以三万之兵打败了楚国二十万之众,足见伍子胥和孙武的军事才能。

  一些专家认为,伍子胥兵法与《孙子兵法》有惊人的相同、相通之处,如都有民本思想,都认为好战必亡,都提出攻击无粮草之弱敌等,但伍子胥的兵法中还有许多《孙子兵法》所无却是战争经典的理论。结合孙武受伍子胥推荐这一史实,一些专家认为,伍子胥是引导孙武走上战争理论舞台的引路人,《孙子兵法》融合有许多伍氏的军事思想。

伍子胥多次向吴王谈及孙武,称其是难得的军事人才,希望吴王予以重用。可是吴王根本没有听说过孙武的名字,对伍子胥的推荐十分冷淡,以为他是要借兵灭楚。直到第七次推荐时,伍子胥才有了陈述自己观点的机会。 他说,古人云:“居不隐者,患不远;身不逸者,志不广。”意思是说,大凡高隐之士,一般都会远离尘世,寻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冷静的、从长远的角度考虑治理国家的大事。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是在追求安逸享乐,其实只有志向远大之人才能有这样的超凡脱俗之举。这种人施展平生所学,就会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吴王这才同意看一看孙武所著的兵法十三篇。一番交谈之后,吴王很快就任用伍子胥,孙武为将,率领吴国军队挥师伐楚。故,无伍子胥,便无孙子。当时伍子胥之名便威震列国,孙子却在吴国默默无闻,可见伍子胥的识人之明。


  伍子胥(?—前484)者,楚人,伍子胥名员,子胥乃其字也。春秋末期吴国大夫, 军事谋略家、政治家。因封于申地,故又称申胥。伍员之父曰伍奢,兄曰伍尚,其先曰伍举, 以正直谏侍楚庄王(即春秋时期的霸主之一,名熊旅),有显,故其后世有名于楚。伍子胥为人性刚强;少好于文,长习于武,勇而多谋。其之才乃是治国安邦、平定天下的将相才。著:《伍子胥》 、《水战兵法》 、《盖庐》(问答体兵书,即阖庐与伍子胥的问对)。

  楚平王(即熊弃疾,乃楚康王芈昭之子)有太子名曰建,以伍奢为太傅,费无忌为少傅。费无忌不忠于太子建。楚平王使费无忌为太子娶妇于秦,秦女好,费无忌驰归报楚王道:“秦女绝美,王可自取,而更为太子取妇。”楚王遂自取秦女而绝爱幸之,生子轸。更为太子建取妇。费无忌既以秦女自媚于楚王,因去太子建而侍平王。恐一旦楚王卒而太子建立,杀己,乃因谗太子建。建母,蔡女也,无宠于楚王。楚王稍益疏建,使建守城父,备边兵。

  顷之,费无忌又日夜言太子短于王道:“太子以秦女之故,不能无怨望,愿王稍自备也。自太子居城父,将兵,外交诸侯,且欲入为乱矣。”楚王乃召其太傅伍奢铐问之。伍奢知费无忌谗太子于楚王,因道:“王独柰何以谗贼小臣疏骨肉之亲乎?”费无忌道:“王今不制,其事成矣。王且见擒。”于是,楚王大怒,囚伍奢,而使城父司马奋扬往杀太子。行未至,奋扬使人先告太子建道:“太子急去,不然将诛。”太子建亡奔于宋国。

  费无忌言于楚王道:“伍奢有二子,皆贤,不诛则必为楚忧。可以其父为质而召之,不然且为楚患。”王谴使谓伍奢道:“能致汝二子则生,不能则死。”伍奢道:“尚儿为人仁孝,呼之则来。员儿为人性刚戾而能忍訽,能成大事,彼见来之并擒,其势必不来(正所谓‘知子莫若父’也)。”楚王不听,使人召二子道:“来,吾生汝父;不来,则杀伍奢也。”伍尚欲往,伍员道:“楚王今之召吾兄弟,非欲以生父也,恐有脱者后生患,故以父为质,诈召吾等兄弟两人。若吾等俱往,则父子俱死矣!何益父之死?往而令雠不得报耳。不如奔往他国,借兵以雪父之耻,俱灭,则无能为也。”伍尚道:“吾知往终不能全父命。然恨父召我以求生而不往,后不能雪耻,终为天下笑耳(伍尚真乃仁孝之人也)。”谓弟伍员道:“弟可去矣!汝若能报杀父之雠,吾将归死。”伍尚既就执,使者捕子胥。子胥贯弓执矢射使者,使者不敢进,子胥遂亡命而逃。闻太子建在宋,往从之。伍奢闻子胥之亡也,道:“楚国君臣且苦兵矣。”伍尚至楚,楚并杀伍奢与尚也。

  伍子胥既至宋,宋有华氏之乱,乃与太子建俱奔于郑。郑人甚善之。太子建又适晋,晋顷公(即姬弃疾)道:“太子既善郑,郑信太子。太子若能为吾为内应,而吾攻其外,则灭郑必矣。灭郑而封太子。”太子乃还郑。事未会,会自私欲杀其从者,从者知其谋,乃告之于郑。郑定公(即姬宁,郑简公之子)与子产诛杀了太子建。建有子名胜。伍子胥惧,乃与胜俱奔吴。至昭关,昭关欲执之。伍子胥遂与胜独身步走,几不得脱。追者在后。至江,江上有一渔父乘船,知子胥之急,乃渡子胥。伍子胥既渡,解其剑道:“此剑可值百金,以与父。”渔父道:“楚国之法,得汝者,赐粟五万石,爵执珪,岂徒百金剑邪!”渔父不受。子胥未至吴而疾,止中道,乞食。至于吴,吴王僚方用事,公子光(即吴王阖庐,名姬光)为将。伍子胥乃因公子光以求见吴王。

  久之,楚平王以其边邑钟离与吴边邑卑梁氏俱蚕,两女子争桑相攻,乃大怒,至于两国举兵相伐。吴王使公子光伐楚,拔其钟离、居巢而归。伍子胥说吴王僚道:“楚可破也。愿复遣公子光。”公子光谓吴王道:“彼伍子胥父兄被戮于楚,而劝王伐楚者,欲以自报其雠耳。伐楚未可破也(此必公子光之私心太重矣!怕子胥灭楚,功盖于姬光,而吴王则必当重用子胥,一旦子胥受重用,则姬光难以谋除吴王僚也)。”伍子胥知公子光有内志,欲杀王而自立,未可说以外事,乃进专诸于公子光,退而与太子建之子胜耕于野。

  五年后,楚平王卒。初,楚平王与秦女生子轸,及楚平王卒,轸竟立为后,是为楚昭王。吴王僚因楚丧,使二公子(即烛庸、盖余)将兵往袭楚。楚发兵绝吴兵之后,不得归。吴国内空,而公子光乃令专诸袭刺吴王僚而自立,即吴王阖庐。阖庐既立,得志,乃召伍子胥以为行人,而令子胥谋国事。子胥辅佐吴王修法制以任贤能,奖农商以实仓廪,治城郭以设守备(此子胥为吴国称霸所做的战略方针)。又举荐孙武为将(孙武,字长卿,‘兵圣’,著名的军事理论家,著:《孙子兵法》,与战国初期魏国的吴起齐名曰‘孙吴’),选练士卒,整军经武,使吴成为东南强国。根据吴与周边各国的强弱形势及利害关系,伍子胥又与孙武等制定先西破强楚,以解除对吴之最大威胁,继南服越国以除心腹之患的争霸方略。

  楚诛其臣郤宛、伯州犁,伯州犁之孙伯嚭亡命奔于吴,吴王亦以伯嚭为大夫。前吴王僚所遣二公子将兵伐楚者,道绝不得归。及闻阖庐弑王僚而自立,遂以其兵降楚,楚封之于舒。

  吴王阖庐自立三年后,乃兴师与伍子胥、伯嚭伐楚,拔舒,遂擒故吴反二将军。因欲至郢(楚国之都城),将军孙武道:“民劳,未可,且待之。”乃归。四年,吴复又伐楚,取六与灊(音潜)。五年,伐越,败之。六年,楚昭王使公子囊瓦将兵伐吴。吴王使伍子胥往击之,大破楚军于豫章,取楚之居巢。九年,吴王阖庐乃谓伍子胥、孙武道:“始子言郢未可入,今何如?”二将对道:“楚将囊瓦贪,而唐、蔡皆怨之。王必欲伐之,必先得唐、蔡两国方可。”阖庐听之,遂兴师与唐、蔡伐楚,与楚夹汉水而陈。吴王之弟夫概欲将兵请从,吴王不听,遂以其属五千人击楚将子常。子常败走,奔郑。于是,吴乘胜而前,五战,遂至郢。己卯,楚昭王出奔。庚辰,吴王乃入郢都。

  楚昭王出亡,入云梦;盗击王,王走郧。郧公弟怀道:“楚平王杀吾父,吾杀其子,不亦可乎!”郧公恐其弟杀大王,遂与王奔随。吴兵围随,谓随人道:“周之子孙在汉川者,楚尽皆灭之。”随人欲杀王,王子綦匿王,己自为王以挡之。随人卜与王于吴,不吉,乃谢吴不与王。伍子胥曾与申包胥为故交,子胥昔日亡命自时,途遇申包胥,乃谓申包胥道:“吾必当覆楚。”申包胥则道:“吾必当存楚裔。”及吴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后人尝言子胥鞭楚平王尸,乃不忠也。以吾观之,此谬言也,时之周天子尚在,而楚国只是一个诸侯国而已。子胥投吴,犹如现在的人换老板而已,子胥鞭楚平王尸乃是为报父兄之仇而已,正所谓‘杀亲之仇,不共戴天’;况吴乃姬姓皇族后人,其之祖太伯乃是周太王之子,太王之孙乃是周文王姬昌)。申包胥亡命于山中,使人谓子胥道:“子之报雠,其以甚乎!吾闻之,人众者胜天,天亦能破人。子乃故楚平王之臣,当北面而侍之(申包胥纯粹乃一愚忠之纯臣也),今至于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伍子胥道:“为吾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于是,申包胥走秦告急,求救于秦。秦不许。申包胥立于秦廷,昼夜哭,七昼夜不绝其声。秦哀公怜
之,道:“楚虽无道,有臣若是,可无存乎!”乃遣车五百乘往救楚击吴。六月,败吴兵于稷。会吴王久留楚求昭王,而阖庐弟夫概乃亡归,自立为王。阖庐闻之,乃释楚而归,击其弟夫概。夫概败走,遂奔楚。楚昭王见吴有内乱,乃复入郢。封夫概于堂谿,为堂谿氏(夫概亦欲仿其兄而自立,其又无得力助手,焉能与伍员、孙武相敌乎。若非夫概反,则楚必定当为吴所灭也)。楚复与吴战,败吴,吴王乃归之。

  后二年,阖庐使太子夫差将兵伐楚,取番。楚惧吴复大来,乃去郢,徙都于鄀。当是时,吴用伍子胥、孙武之谋,西破强楚,北威齐晋,南服越人。

  后五年,伐越。越王句践迎击,败吴于姑苏,伤阖庐指,军却。阖庐病创将殁,谓太子夫差道:“尔忘句践杀尔父乎?”夫差对道:“不敢忘。”是夕,阖庐死。夫差既立为王,以伯嚭为太宰,习战射。

  二年后,父差伐越,败越于夫湫。越王句践乃以馀兵五千人栖于会稽之上,使大夫文种厚币遗吴太宰伯嚭以请和,求委国为臣妾。吴王将许之。伍子胥谏道:“句践为人能辛苦。今王不灭,后必悔之。”吴王不听,乃用伯嚭计,与越国平。

  其后五年,而吴王闻齐景公(即姜杵臼,乃齐灵公环之子,齐庄公购之弟)死而诸大臣争宠,新君弱,乃兴师北伐齐。伍子胥谏道:“句践食不重味,吊死问疾,且欲有所用之也。此人不死,必为吴之患也。今吴之有越,犹人之有腹心疾也。而大王不先灭越而欲伐齐,不亦谬乎!”吴王不听,遂伐齐,大败齐师于艾陵,遂威邹鲁之君以归。益疏子胥之谋。

  其后四年,吴王将北伐齐国,越王句践用子贡(即孔门高弟之一,名端木赐;子贡利口巧辞,善于雄辩,且有干济才,办事通达。曾任鲁、卫两国之相。他还善于经商之道,曾经商于曹、鲁两国之间,遂富致千斤。乃是孔子弟子中的首富,乃是中国古代的儒商始祖)之谋,乃率其众以助吴,而重宝以献遗伯嚭。伯嚭既数受越赂,其爱信越殊甚,日夜为言于吴王。吴王信用伯嚭计。伍子胥谏道:“夫越,腹心之病,今信其浮辞诈伪而贪齐。破齐,譬犹石田,无所用之也。且盘庚之诰道:‘有颠越不恭,劓殄灭之,俾无遗育,无使易种于兹邑。’此商汤之所以兴。愿王释齐而先越;若不然,后将悔之无及。”吴王不听,使子胥于齐。子胥临行,谓其子道:“吾数谏于王,而王不用,吾今见吴之亡矣。汝与吴俱亡,无益也。”乃属其子于齐之鲍牧,而还报吴。

  吴太宰伯嚭既与子胥有隙,因谗子胥道:“子胥为人刚暴,少恩,猜贼,其怨望恐为深祸也。前日王欲伐齐,子胥以为不可,王卒伐之而有大功。子胥耻其计谋不用,乃反怨望。而今王又复伐齐,子胥专愎强谏,沮毁用事,徒幸吴之败以自胜其计谋耳。今王自行,悉国中武力以伐齐,而子胥谏不用,因辍谢,佯病不行。王不可不备,此起祸不难。且伯嚭使人微窥之,其使于齐也,乃属其子于齐之鲍氏。夫为人臣,内不得意,外倚诸侯,自以为先王之臣,今不见用,常鞅鞅怨望。愿王早图之(伯嚭情实可恨至极矣)。”吴王道:“闻子之言,吾亦疑之。”乃谴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道:“子以此剑死。”伍子胥仰天叹道:“嗟乎!谗臣伯嚭为乱,王乃反诛臣。吾令若父霸。自若未立之时,诸公子争立,吾以死争之于先王,几不得立。若既得立,欲分吴国予我,吴顾不敢望也。然今若听谀臣言以杀长者。”乃告其舍人道:“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而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刭死。吴王闻之大怒,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江名曰:胥湘江,由此可得,伍子胥,长沙人)。吴人怜之,为立祠于江上,因命曰胥山。

  伍子胥死后十年,越国任用范蠡、文种等人发奋图强最终灭吴,终应子胥之言。夫差兵败自杀前道:“吾无颜去见子胥矣!”遂掩面而自杀之。

题记:由于儒家及其它中原各名家对楚国有很大偏见,凡是对楚国有褒义的,史书有记载的,被焚毁,更加不要说那些没记载的历史。凡是对楚国贬义的,大加颂扬。由古代成语多讽刺楚国,楚人,可见一斑。这是由,当时楚国,楚人与周朝(西周,东周)各国不断交战的后果。而且,楚国文化与周朝文化一点没有渊源,便得到了楚蛮,南蛮的称号。伍子胥,真不愧为楚蛮的代表。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