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尸决战的儒生们还能走多远▲

向下

▲抬尸决战的儒生们还能走多远▲

帖子  huns 于 周三 五月 05, 2010 10:12 pm

抬尸决战的儒生们还能走多远
作者:王来贵

  口号大师孔丘先生大概没想到,尽管自己“述而不作”,仅凭几本语录居然就能成为“万世师表”的“圣人”,一不小心成了中国学界两千余年无人登顶的一座珠穆朗玛。勤学敏思如孟子,也只弄了个“亚圣”的副高职称。
  
   夫子曾自道云:吾道一以贯之。至于这“一贯”的是个什么“道”,老人家语焉不详。于是乎弟子们就有了广阔的发挥空间。比如曾参同学认为,“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有子同学则认为“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也就是说,这个“道”在他看来就是“仁”;子贡同学则叹息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这就是说,他认为夫子之道在于“文章”、“性与天道”。
  
   同时期的得意门生们尚且不能得夫子之道,后世弟子们自然也比较乱套,我注六经者有之,六经注我者有之,由于各自都能从老人家的只言片语中找到依据,便纷纷以“得道”自居,也不管别人鸟不鸟他。大家重的“道”不尽相同,尊的师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仲尼老先生。所以尽管老人家死了两千多年,却未曾得到过片刻安息——整天被自己后世的各派弟子抬出来做挡箭牌兼证人。因此有人戏言儒生们是“抬尸派”,实是不无道理。看起来老先生很无辜,想想也是活该:谁让你说话总是摸棱两可,不把道理说清楚喽!
  
   做人难,做儒生更难。不但要面对生活压力,平时还要痛苦地“灭人欲”装君子,还要“学而时习之”老夫子的那些废话,遇到辩诘还要再抬上老人家的尸首作战,不敢越雷池半步——如此便能得胜也还罢了,偏偏老人家当年话说得“太多,太随便”,以至于前后矛盾者有之,顾头不顾腚者有之。于是总不能畅意,只好做“人心不古”之浩叹。
  
   值此盛世之际人心向善,更有政府撑腰,搞祭祀大典,搞孔子学院,搞儒学复兴,儒家终于等来了机会。海内外大小儒们一时如雨后春笋,发一声喊,横空出世。于是有蒋庆先生搞儒教,有于丹同学讲《论语》,有人在倡导“读经”,有人要恢复“汉服”。有人把台湾的奇迹归结为儒家的贡献,有人把日本的崛起看作是孔门不朽的证明……。在民族主义的大旗下,儒生们欣欣向荣,意气风发,仿佛儒家的春天已经来到。更有儒生异想天开地认为,孔孟思想必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儒生们阿Q式的***,作为伦理学存在的儒家或在普适价值的浸润下苟延残喘,作为政治学的儒家却早已是僵尸一具,任何故作高明的人工呼吸对于一具僵尸而言,都是徒劳无功,儒生们大可不必如此费力劳神。在开放的社会形态下,儒家思想的所有功能,都只会成为一个古老的笑话,决无成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可能,这是它的宿命所决定了的。而历史也早已经给出过充分的证明——
  
   孔丘先生作为儒家思想的集大成者,“信而好古” ,他所崇拜的偶像周公旦正是儒学的奠基人。儒家思想的初步成型,正是得益于西周中央政权的强大。及至孔子所处的春秋时期,尽管诸侯混战民不聊生,但在思想上却是一个“礼崩乐坏”非常开放的时代,诸子百家异彩纷呈。孔子带着弟子周游列国,希望能兜售自己的政治理想,却没有一个诸侯愿意接受。到了后来,儒家思想甚至比不上杨朱学说更有吸引力,更让孟子跳脚大骂。这是历史第一次证明,儒家思想没有被开放的社会所接受。
  
   伴随着汉王朝的强大,中央集权的紧锣密鼓,儒家思想在董仲书等一帮儒生的推动下,这才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历代儒生们也从此开始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帝王师生涯,儒家也再次成功地寄生于大一统的中央权力之下。后来刘彻同学能把自己老祖宗留下的家底子几乎败光,儒家当推首功。这是历史第二次证明,儒家思想的发动机就是强权。
  
   儒家的“好日子”一直持续到近代,西风东渐,各省纷纷独立,孔家的千年铺子也随着满清王朝的大厦一起土崩瓦解。各种现代思潮充满神州,在对儒家思想进行清算的一片喊打声中,儒家弟子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历史第三次证明,缺乏了封闭的环境,没有不容质疑的权力作为后盾,人们一旦有了自由思想的可能,儒生们的破铜烂铁必然要被丢到垃圾箱里。
  
   儒家在中国的境遇是如此,在日本也不例外。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没有搞所谓的“中体西用”,而是毅然决定“脱亚入欧”,把从对岸学来儒家的那套坛坛罐罐,统统从政治舞台上清理出去,由此揭开了“全盘西化”的序幕,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超过原来老师,现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儒家思想沉渣至今能给日本所留下的家当,除了传统日本人生日常活中的繁文缛节,大概就是死而不僵的右翼民族主义了。相信随着西化的进一步深入,这些遗产也保留不了多久。
  
   儒家思想乃至于更大范围内的所谓“国学”,从整个世界文明的视角来看,不过是根植于封闭农业社会的一种伦理观念,其简陋的逻辑根本不足以支撑现代社会的健康发展。它有两个支点,一曰强权,二曰封闭,两个条件不可偏废,否则便难以自立。而今强权摇摇欲坠,思想环境封而不闭,儒生们剩下可资利用的就只有一具至圣先师的尸体。这样的抬尸决战还能走多远,我们且拭目以待。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