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诛少正卯※屎气流毒的儒家

向下

孔子诛少正卯※屎气流毒的儒家

帖子  huns 于 周三 五月 05, 2010 11:25 pm

《荀子·宥坐》曰:“孔子为鲁摄相,朝七日,而诛少正卯。门人进问曰:‘夫少正卯,鲁之闻人也,夫子为政而始(先)诛之,得无失乎?’孔子曰:‘居!吾语女(汝)其故。人有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达而险,二曰行辟而坚,三日言伪而辩,四日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于人,则不免于君子之诛,而少正卯兼而有之……不可不诛也。”
孔子在鲁国由司寇代行宰相职务才七天,就杀死当时鲁国的大夫少正卯,理由是少正卯兼有五种恶行,并且在家里聚众成群,鼓吹邪说,哗众取宠,已是小人中的雄杰,所以非杀不可。
南宋朱熹认为孔子没有杀少正卯,例举了很多古书。朱熹是理学大家,用气理将儒学贯通,为儒教的诞生奠定基础。他为孔子鸣冤情有可原,儒家的遗老遗少为孔子平反却显得可笑。战国时代的荀子,他原本是个儒生,汉初的儒生陆贾,他在《辅政》中说‘仲尼诛少正卯’,司马迁和他的《史记》,他在汉朝,朱熹看过的汉以前的书他全看过,而且比朱熹要多,不用说其它了。
孔子诛杀少正卯最少能证明,孔子并不迂反而是善于经营的。他生儿子,鲁昭公送鲤鱼贺喜,他即刻为儿子取名孔鲤,以示对国君的恭敬。他积极的与上流社会交往,与把持鲁国国政的三个大家族来往密切。当然,他个人的能力魅力修为,为他当上鲁国大司寇行摄相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执政三年,多为鲁定公谋,强公室,自然得罪了三大家族,最后不得不出走故乡周游列国。
十四年后,孔子回到鲁国,似乎不再关心政治,大官们问政,他只讲些大道理,不再有具体的建议了。他后悔诛杀少正卯,已经预感后世文人的不幸,让学生慎言慎行,甚至于木纳。
孔子诛杀少正卯开创了儒家杀人的先河。如夫子这样仁义不绝于口的圣人,杀人也不眨眼,他的徒子徒孙们下手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少正卯只是嘴巴说说大话而已,应该算理论探讨学说交流。孔子把他杀了,开创了钳制思想禁锢言论的先河(周厉王止谤在先,孔子是以学者而官用行政权力不让对手说话的第一人)。
孔子利用职务之便,同党伐异,用强权诛杀异己,成为后世儒生争相效法的楷模。
自南宋以来,尤其是元明清,人们说话要格外小心,稍有不慎,可能召来灭门之祸。有人说‘清风不识字,何故来翻书’就掀起腥风血雨的文字狱,所以要莫谈国事。大汉子民们惴惴不安,只求自保,哪还敢问国事,甚至于不敢问别人的事情,变得冷漠无情,似乎失去了人性。生命时时可危,没有机会表达同情心表现人性。
为孔子辩解的朱熹,在南宋的政治风波中上下浮沉,他的理学成了别人攻击的口实,被当时把持朝政的韩胄斥为‘伪学’,造了一个‘伪学逆党籍’,里面的人全部罢官放逐。朱熹的书被毁禁,他的学生都是‘伪徒’不得参加科举考试,他自己也差点被杀。这是可怕可悲似近乎宿命的遗承,朱熹不愿意看到他的祖师爷杀过不同意见的人,进而不相信孔子有过那样的杀戮。他自己有切肤之痛,对此深恶痛绝。朱熹和孔子一样,再也不做官了,郁郁寡欢,抱着他的理学逝去。
朱熹死后不久便平反了,宋嘉定二年诏谥“文公”,元明清的帝王分别赐给他光荣的称号。 朱熹所推崇的儒学,最终变成儒教,禁锢大汉民族八百年。我想,这一定不是朱熹想看到的结果。
孔子的著作由学生保存流传下来。汉景帝时,在孔子家的墙壁里,又发现大批孔子著作,司马迁作为史官一定看见了。他忠实于历史,在《史记.孔子世家》写道:“(鲁)定公十四年,孔子年五十六,由大司寇行摄相事……于是诛鲁大夫乱政者少正卯。”
景帝后的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修辑孔子的著作,删掉孔子杀人的事实,心正视听,为尊者讳那是一定的。孔子自己就删了很多诗,编成《诗经》,他编《春秋》,把事情说的云遮雾罩,又开了删改他人著作的先河。但司马迁用生命留下真相。


屎气流毒的儒家:
黄河仿佛一条黄龙,把偌大一个黄土高原分为山西,陕西两大块,土地贫瘠,却是华夏文明的发源所在。此时,靠近河南与陕西交界的黄河口,天上一团黄云飘荡变幻,滚滚有声,突然凝聚,宛如流星飞坠,落到河边,化为一人,黑袍裹身,斗篷罩头,信步朝风陵渡口走来。
这人正是王钟,起自辽东关外苏儿黑城,飞行空中,一路过河北至河南,再过黄河到陕西寻那许天彪。
白莲教总舵便在陕西境内,只是隐藏神秘,时常变动,不容易找到,根据宁采臣所言,需到风陵渡口镇上寻找接头人,由接头人带着,才能找到总舵所在。宁采臣与鬼手圣医李天厅见白莲教主一共有三次,第一次是在秦岭山中,第二次是在川陕交界的大巴山中,第三次却在秦陵附近。白莲教人员复杂,教主徐鸿儒精通各大门派的法术,神通诡异,更与川陕两省各大门派的剑侠,炼气士有交情。
尤其是川中,峨嵋,青城,巫峡,连通长江,隐居的炼气士星罗棋布,正邪兼有,多多少少都与白莲教有极大的渊源头。总之,川陕两地,乃白莲教之根本。
王钟一入两地,便是深入虎穴,只是依仗天魔大成,已经是当世高手,并不惧怕。

风陵渡口河南,山西,陕西三地,乃咽喉要塞,渡口乃是一大镇,镇上繁荣,南北的行脚商人,讲话好汉,三教九流,都往来镇上,人员最为复杂不过。王钟进了镇中,自然引起不少江湖豪客的注意。
镇上最大的风陵客栈,乃是华山剑派的产业,跑堂的伙计部是两眼精光四射,太阳穴鼓起,端茶倒水,手势隐隐成剑诀。堂上掌柜。二十六七上下,头带纶巾,手捧一本《中庸》,仿佛一赶考的书生。但在客栈里过往的江湖豪客都知道,这掌柜乃是华山剑仙司马不群的关门弟子。

“朝廷昏庸,居然派那杨镐出兵对付后金蛮子,那杨镐上次朝鲜战败。居然欺骗朝廷,说败为胜。如此无能小人,却为兵部尚书,辽东危矣。”
客栈大堂上,熙熙攘攘坐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或者吃瓜子品茶,或在远望渡口,或大谈天下大势,突然东边一桌几个年轻的书生大骂。
“年轻人,是进京赶考的吧,莫谈国事,岂不闻祸从口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才为中庸之道。”掌柜突然道。
几个年轻书生相互看了看,声音骤然减小了许多,突然一个书生走了上来,“戒们是白鹿书院弟子,一面进京赶考,一面结伴游山,听闻这风陵渡客栈掌柜乃是一异人,特来见识一番,想不到掌柜也是儒门出生。”
掌柜失笑:“我乃一商人,这读书人倒还能担当,儒这一字,万万难以担当。几位原来是白鹿书院门下。”
见几个年轻书生有礼,掌柜也笑答,“这风陵渡口人多嘴杂,几位抨击时政,若碰到有心人,日后说不定对几位仕途影响甚大。”
‘受教了,只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而已。学生也懂天文,昨晚蚩尤星光如旗,赤红有角,光芒经天。史记有云,“蚩尤之旗,类彗而后曲,象旗,见则王者征战四方。”如今辽东又起刀兵,正是帝王征战四方,但朝廷居然派杨镐这等无能小人,哪里有半点王师的威武!实在令我等不解。”
“史记有曰,王候将相,宁有种乎,谁为王者渺渺不定,都归天命。”掌柜神秘一笑,见几位书生都大惊失色,“山野小贩所言,诸位不必放在心上。几位一路来,可曾去过华山。”
“西岳之宗,自然去见识过,不谈国事,不谈国事,对了,掌柜,我等沿途而来,听闻此地前不久出了一采花贼,后被剑仙斩首,相传都是掌柜所为,可有其事。”另一个书生突然问道。
“那是巫山神女峰天淫教徒所为,掳走女子数名,被我追出三百里后斩死。我看几位也身怀儒门绝技,养浩然正气,莫非有替天行道的念头?”
“哎,此等淫教,自然要除去,只是我等进京赶考,无暇顾及,只是听闻受害数女之中,还有一位官家小姐,当真是可惜了,不知这些女子下落如何?”
“那是本城县令之女,此女也颇为刚烈,被我所救之后,因失节,无颜见人,求我了断。我见其刚烈,也就成全了。其余几女贪生,只求我不要说出去。我诛杀妖人之后,转身便去,也没有细管”掌柜说起来,叹息不已。
“饿死是小,失节是大,那贞节二字,这小姐却占了一个贞字,只是被妖人所污,节字担当不得,令我等感叹。其余之女,贞节全失,却还贪生,要是我等在此,定然责斥,如此没了廉耻,却也可悲。”几个书生纷纷感叹:“毕竟是官宦小姐,懂我儒门礼法。”
“是啊,这帮娘们,失了身,却还有脸不死,要是我家妻女,早就被我浸猪笼了。”
这些书生与掌柜一谈论起来,却被旁边的人听见,当下议论纷纷一个山西汉子高声叫道道。
“恩,我等行走江湖的,虽然不如儒生懂礼,但这些大道理,还是明白的。”国事不谈,这些趣闻却最令南来北往的人感兴趣,当下客栈大堂上活跃起来。
“我说掌柜的,你也太心软了,要是我在场,这些娘们纵然不死我也要赏她们一刀,保全她们的名节。”
“掌柜的,到底是哪些不要脸的娘们,说出莱,我们传出去,她娘地还有脸活?就是你们华山派讲君子之道。”
掌柜一看,却是陕西龙门镖局的几位镖师,乃是少林所传,平时与华山也有生意上的往来。
大堂上正起哄,气氛热烈。为首的一个书生突然站了起来,“在下江西桐城方唯,家父方觉渐,如今才到弱冠之年,欲学我儒门宗师黄道周,刘宗周游历天下,结交天下豪杰,如今初到风陵渡口,见诸位虽然不是我儒门弟子,却懂朱程圣人礼法,实在令人欣慰,当年孔圣著春秋,奸臣贼子惧。世间的奸邪之事,受千夫所指,天下才能太平。今日痛快,诸位的酒食我请了。”
“原来是方公子,尊父乃东林党魁首,一代文豪,我等虽然出身草莽,却有耳闻!”掌柜笑道。那方觉渐乃儒门桐城派领袖,又为东林党魁首,天下闻名。
“天下流毒何其之多!这些人,中毒已深,一个都留不得。”
王钟得知消息,直到这风陵客栈掌柜名为华山弟子,其实是白莲教联系之人,一落到黄河边上,就赶客栈而来,他天魔大成,镇上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到镇投,就听见谈论,心里不快,杀心骤起,眼睛微眯,一步踏进客栈。
刚碰上那几个龙门镖局的镖师正手舞足蹈的要掌柜说出名字,王钟不由性起,双手一亮出,指甲翻动,朝下就插,扑地一下,将打头的一个镖师抓破天灵盖,脑浆迸裂,豆腐桃花飞溅,随后当胸一掌击上,人从中断开两截,立刻死在当场。
可怜这镖师虽然走南闯北,武艺高强,但哪里是老妖的对手。
‘何方妖孽!”方唯和几个同窗正与掌柜说得兴起,突然门口进来一人,黑袍斗篷,跑堂的还没去招呼,一个镖师就被抓死,顿时大惊,还没回过神来,龙门镖局的四五个镖师全部被抓破天灵惨死。
“啊!有妖怪!”
“不好啦,杀人啦!”其中自然有不懂武功的,一见杀人,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有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有的立刻躲到桌下,有会武功地都跳起来抽动刀剑,金铁锵锵做响。
这掌柜见过大场面,一见不好,太喝一声,“妖孽休得伤人!”把手一挥,一条紫色的剑光如龙蛇天矫,飞腾而出,朝王钟拦腰就绕,却被王钟双手一抓,摄在手里不停的跳动。
“妖孽,我等乃是白鹿书院弟子,岂能容你光天化日之下下行凶?”几个书生纷纷跃开,方唯朝怀里一抽,一口鲜红的紫薇软剑唰的弹出,剑上白罡吞吐三尺来长,指往王钟喝道。
王钟冷笑一声:“都自该死。”甩手一指,一片黄云凭空涌起,当头盖来。方唯冷笑道:“区区妖法,怎奈何得天地间的浩然正气?”剑光挥洒,白雾弥漫,条条剑气破空斩出。
王钟又是一脚,把尸体踢成两截,踏身而过,手一晃,就抓住了这掌柜的喉咙。
“带我去白莲教总舵找许天彪!”王钟精修天魔**,这方唯虽然武功不弱,但怎是他的对手,见面就被杀死。
“你是谁?”掌柜死死挣扎,脸成了猪肝色。
王钟嘿嘿笑了一声,朝四周一看,只见白鹿书院几个书生见武功最高的方唯都不是对手,生死关头,都乱了方寸,吓得夺门而逃。
“等下叫你答话!”王钟一手拧了掌柜脖子,随后把头发一摆,千万银丝射出,只听惨叫连连,大堂之中的人全部部被头发贯胸而入,死了个干净。
把足一顿,黄云涌起,裹住身体飞出了门外,追上那些先前跑出去的人,也一一杀死。
“你是谁,让我们死个明白!”几个书生夺路而逃,但黄云一飞就至。知道妖人厉害,万万不能逃脱,反而停了下来,强作镇定。哪里知道,话才落音,也被王钟劈面一爪抓死。拧了头颅,踢过尸体一边。
当下直杀了尸横满街,鲜血铺地,客栈之中随白鹿书院书生哄闹的,一个都没逃脱,全部被王钟赶上杀死。落个身首两分的下场。
这一连杀了数十人,王钟见得家家关门闭户,惊惶一片,世界仿佛干净了,这才心满意足。拧住掌柜脖子,直提起来,把足一顿,嗖一下,黄云翻腾,人己破空离击。
“你是华山剑仙司马不群的弟子,又是白莲教的接头人,你那华山派长老灵光剑客乃是白莲教左副教主,我岂会不知?”王钟抓了这风渡客栈的掌柜,落到黄河边上问。“我是五代黑山老妖,你最好不要隐瞒,免得受炼魂之苦。”
“你!你!你!”这掌柜喉咙咯吱咯吱做响,半晌才说出话来“许副教主在骊山。”
‘骊山?”王钟皱了皱眉头,“骊山靠近秦陵,往内三千丈,地心熔炉深处便是祖龙魔殿,曹操就是遁进其中,我才没得追赶。”
秦始皇继承韩非道统,为法家宗师,上古大圣一流,杀戮决断,自古以来,乃天下一等一的人物。
“当年四代黑山老妖闯祖龙魔殿,只是祖龙未醒,决战未成,如今蚩尤之旗现长空,天下征战将起,祖龙受得感应,必然苏醒,大兴法家。莫非许太彪与他有什么渊源?”
王钟想了想,只问这掌柜道:“你叫什么名字?”
‘周中庸,江湖人称儒剑客,你既为五代黑山老妖,威震天下,何苦与我一个小炼气士为难?我己经说出副教主所在之地,你便与我活命,不损你天下第一_妖人的威名。”周中庸强做镇定道,看见王钟绿光闪动,料定自己没活路,突然叹息道:“我自幼学剑,行侠仗义,却死在妖人之手,老天,你怎么这般无眼?”
“没无名无姓死在我手,己经是便宜你了正要杀尽你这等人,方才痛快。”王钟冷笑一声,屈指一弹,一点磷火弹,转眼就把周中庸烧成灰烬,尸骨无存。转身朝陕西骊山飞去。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刀一口,性喜割人头,日行千里不怕远,十步之内血漂杵!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花发时百花杀……”
黄云之中,声音滚滚,一路向陕西骊山飘荡而去,将风陵客栈一干人,不论三教九流,贤良不肖,全部杀死,又逼问出许天彪的下落,王钟心中满意至极,甚是痛快,去时凌空一摄,从客栈里面取了四五坛陈年花雕,用袖子裹起,拍开封泥,顿时香气扑鼻,酒如琥珀,拉线成丝,入口甘醇,沁人心脾。
他顿时心中越发痛快,飞上空中,一路痛饮高歌,大笑而去。
“酒是陈年好酒!人是杀人的人,随心而行,不亦快哉,痛快,痛快!”
酒不醉人人自醉,王钟双眼微红,迷离朦胧,仿佛又回忆起当年在现代帝王大酒店一口气连杀十数人的日子,也是那般的说。“除了国贼除家贼,真是痛快阿。”至今天,还回荡在耳边。
一怒之下,血溅五步,随后亡命天涯,九死一生,把一介七尺之身,落进颠簸迷离的红尘乱世中,天道之下,就算强如天妖,也是浮萍一般。但王钟从没后悔过,可杀之人若不杀,便是屈心低头,怎肯违之?若违之,便是碌碌凡俗,小人愚昧,纠缠纷乱如麻的束缚中,又怎知痛快二字真意?
生死二字,那是极其容易的,天下之大,哪天没个生死幻灭,梦幻泡影一般。若不屈心,那便是极难了。
却说四面景物走马观花似的变换,一顿饭的功夫,王钟已经沿着黄河飞行,到了陕西境内,眼见离骊山不远,便在无人的野地把云头按下,举步而行。。。

huns

帖子数 : 170
注册日期 : 10-05-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